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种运之眼》穿越本命气运白气 第二十章 奎阳城里 种运之眼全文阅读

发表时间:2020-08-01 14:04:33    编辑:阿却    来源:阅文集团
种运之眼

热销新书《种运之眼》是却道秋新出的一本玄幻风格的作品,光环人物松寒,松家,精彩片段试读:奎阳城是个饱经战争摧残的城市,羯族不久之前的一轮劫掠之后,这里更显的苍凉。虽然奎阳城还没有被羯族攻破过,但是周边的村庄、田庄都已经是一片糜烂,颇有些“千里无鸡鸣”的感觉。肃州这样的态势其实主要归罪守边

作者:却道秋 状态:连载中 类型:玄幻
立即阅读

《种运之眼》 免费试读

奎阳城是个饱经战争摧残的城市,羯族不久之前的一轮劫掠之后,这里更显的苍凉。虽然奎阳城还没有被羯族攻破过,但是周边的村庄、田庄都已经是一片糜烂,颇有些“千里无鸡鸣”的感觉。

肃州这样的态势其实主要归罪守边将士的消极抵抗态度,肃州最最西北的玉泉关紧邻羯族地域,可以说是大齐对西北防线的最后一段部分。在大齐强盛的年代,玉泉关五万将士就已经是呈现“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踢北海幼儿园”的态势了。

西域一帮子小国基本上被玉泉关的将士打得年年上供,甚至还流传有名将千里奔袭连夜劫掠三国的传说故事。更不用说羯族这样的小部族,当初基本上只能听从大齐的军令,在大齐将士后面捡一捡残羹冷炙,然后俯玉泉关的鼻息过活。

有一点子像明朝李成梁养的女真族,羯族是大齐从极北草原雇佣来打仗的,苦活累活羯族上,钱多的地方齐军自己冲上去一通乱抢。

不过也同样的是,衰弱的王朝往往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这些臣属,齐国也一样。现在羯族在玉泉关外扎根已经不怎么受齐军号令,反而隔三差五就会绕过玉泉关来关内劫掠。

要是在刚开国时,羯族敢如此,早就被举族灭亡,女人都被卖到中原的青楼里去了。可惜现在大齐暗弱,基本上帝都的肉食者们只顾着玩乐,皇帝也根本顾不上肃州这。守将养不起这么多士兵,只好大量裁军,靠着原来五万人的军饷养着万把装备还不怎么齐全的兵丁。

这让守将如何敢出城狙击羯族南下劫掠的骑兵,万一被引蛇出洞击破了,那大齐脸面丢了倒还是小事,关键肃州可就大半沦陷了,这可是诛九族都不可挽回的大罪。

不过冷血的商人松寒可没有那么多伤怀感慨,反正搞不到我头上,而且我可是要造反的人,人民困苦到时候还不是比较容易实行自己的猥琐扩张计划。

毕竟肃州北部还是世家稀少的地域,而安和郡以及天朗郡就不同,大量的像李家一样的小世家,还有大量的王家一样的中等门阀存在。家族的私兵就是一个大项的兵源,要是敢南侵,一个召集,直接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世家比朝廷更有威严,可不就是如此咯。当然羯族再往南战线也就稍微有点长,在不想攻城据地的情况下,保持这样的生态也就可以理解了。但是羯族可以理解,但是受苦的城中的人民可不能理解!

松寒坐着高头大马在城中巡游,两边的衣衫褴褛的人民纷纷躲开,根本不敢上前冒犯,有的小孩稍微犹豫了一点就被父母连滚带爬的拖拉走,这是他们天然的对世家子弟的畏惧。松寒虽然冷酷,但是眼前的这一幕幕还是能引起他的同情,只不过他救得了这些,救不了那些。即使松家的财力足够救济很大一部分灾民,那也会招致其他人的怀疑,难道你想造反?如此搏这种乐善好施的名声在这个时代可是都有特定的意味的。

就在松寒无病呻吟,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时候,不远处发生一场闹剧。

“抓住那该死的小贼!”

“给我别跑,等我抓住你非得打死你不可。”

“敢打少爷,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一群帮闲式的人物乱哄哄的,你推我挤的在不算宽敞的街道上狂奔,颇有些三流影视剧的劣质味道。

明显比人群跑得快一大截的被追击人物是一名短髯大汉,身手矫健,完全没有被追捕的危机感,甚至还有空回头粗豪的大笑:“狗腿子们来啊,能追上我就来了,你大爷我捶不死你们。”口上这么说却丝毫没有停下脚步,反而是继续加快速度,两三下就把追兵甩的干干净净。

松寒倒是对他发生了一点儿兴趣,因为虽然这名汉子衣衫褴褛,本命也只是白色,但是却有着不低的武运,甚至要超过自己从小就精心教导的朱玉。要知道,平民练武极为不易,要练到这个地步,基本上可以说是天赋异禀了,松寒升起招揽之心也是人之常情。

虽然一般的人追不上他,但是松寒可不是一般人,随便找了一家客栈把马寄进去,松寒就一跃上了房顶,直接抄近道往大汉的逃窜方向飞奔,自从武艺又进一步提升,这样的行动已经属于常规操作,普通人的界限已经离松寒越来越远。

在“鹰眼”和“气运识别”的帮助下,松寒完全没有跟丢,反而是慢悠悠的吊在后面,倒是想看看这人想去哪。

半晌,大汉在城中一个破烂的废弃土房子外停下,走了进去。这样的房子在奎阳城还是有很多的,毕竟这里长期动乱,也是个人少地多的城市,不过也好在有这些废弃的民居,才给逃难进来的流民一些活命的空间。

大汉跑进门,屋里还有一名在做饭的妙龄女子,见大汉进来,惊喜的冲上来:“哥,你终于回来了,咱们不报仇了好不好,不要再去招惹世家那些人了行不行,你这一趟实在是太危险了!”

大汉却是满不在乎的说:“没事儿,你放心,今天我趁人不备把刘家那小子打到吐血,要不是怕来人太多,我非活活打死他不可,敢多我们家的地,也不看看他几斤几两。你放心,凭你哥的本事,总会把这些田都给抢回来。”

女子一脸焦急忧虑的刚要反驳,这时候松寒敲了敲门,轻问一声:“里面有人吗。”

大汉顿时示意女子噤声,让他走进里屋,从腰间抽出一把短刀,轻轻的推开门,刚想用武器伤人,却发现不是自己想象的人,有些诧异:“你是谁,为什么出现在我家门口!”

松寒自认为霸气的哈哈一笑,拍拍大汉的肩膀,引起大汉一个随时要暴起的姿势,才把手缩回去,说:“我是安和郡松家商号的一名商人,在大街上无意之间看到壮士矫健的身手,倒是想来看看,若是能聘请为护卫倒也是一件好事。”

“松家商号?你是说城中最大的松家粮行的那个松家商号吗?”

“正是区区松家。”松寒表面上还是很谦虚。

大汉看了看松寒身上的穿着,最上等的面料制成一身北地特色的劲装,腰间佩戴一把雕着复杂花纹的长剑,看起来倒是有点富家子弟的样子,心里有一点相信了,又问:“你真的不是刘家派来的人?”

“哈哈哈,要是派人来抓你们我们还能在这安心聊天吗?难道不请我到屋子里坐一坐吗?我们可以在里面详谈。”松寒回答的都非常的随意,毕竟身上的BUFF三神器可不是白带的,这么个小角色还是可以解决的。

大汉也放下了一些警惕,请松寒进屋商谈,不过还是抓着短刀,看来也没有完全信任他。

松寒也不在乎他的举动,只是昂首阔步的走进小土屋里,等着大汉给自己倒茶。两人随即天南地北的聊了起来,在橙色本命的压制以及BUFF三神器的增幅,谈话的气氛一直都被松寒所掌控,大汉像打开了话匣子似的,什么话都藏不住的往外冒。

原来大汉名叫樊仁,是奎阳城外的一名小地主,也是因为颇有家资而得以习武,但是天赋颇高,才十二岁就已经打遍十里八乡无敌手了。因躲避羯族劫掠而带着妹妹樊梨逃入奎阳城中,但是羯族一退避,家中田产就被奎阳城唯一的豪族刘家所侵占,并且刘家大少爷还想侵占自己的妹妹,所以樊仁一怒之下偷袭把刘家大少打成了重伤。

没错,奎阳城连世家都没有,连县级官员都没出现过的豪族刘家就已经是奎阳城首屈一指的势力了。因为这里的县令、县尉等等都是由郡中派遣的,从来没有本地人当上过。想来也是,要是有了开创世家的资格,谁还会把自己的家业置于这种危险的地方呢?也就一个不入流的刘家在此称王称霸罢了。

听到这里松寒心里有了点数,大包大揽的说:“没问题,你们兄妹俩跟我们松家商队走就好了,我们不信他们区区刘家还敢跟我们松家过不去。”就在这时候,松寒头顶的橙色本命开始摇曳,三神器的紫光也开始波动起来。

在多重效果之下,只见樊仁一脸激动的“噗通”一声跪下,大呼“公子大恩,唯有用命报答”之类的话了。

听起来好像有点夸张,瞎几把几句话就直接刮走了一个人才?就是这么的夸张,要不是本命压制这么严重,世家怎么能把持;天下这么多年呢?靠的就是这种心灵压制。

就在这时候,樊仁激动的叫出自己的妹子:“小梨快出来,快来拜见我的新主公!”

只见破败的陋室里怯生生的走出一个明丽的人儿,却是也是人如其名,好像春日里的梨花一样的纯洁清雅。整个人一出现在你面前,好像就有一种青春扑面而来,霎时间照亮了整个破房子。

这下松寒改变了主意,本来准备只是带走兄妹俩,现在觉得要在美人面前出一把风头。

精彩点评

玄幻小说题材不断推陈出新,就算是本身应该较严肃的小说,现今也演变成了各种恶搞娘化和变身,让人脑洞打开;但如果溯本求源,这本《种运之眼》可以算是此类文的鼻祖了,荒诞不经的语言,恶搞的手法,实在让人忍俊不禁;同时由于作者(却道秋)本身恶搞太过,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续和较稚嫩的文笔,看到后面难免会让人感到审美疲劳;不过不管怎么说,这毕竟是十年前的小说,在那个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师的坏境里,《种运之眼》的创新确实难能可贵,所以本次点评我给这本书打三颗星。
《种运之眼》穿越本命气运白气 娘受 种运之眼GL
种运之眼
却道秋/著| 玄幻| 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种运之眼》是却道秋原创的一本玄幻类作品,主线中的主人公是松寒,恩公,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懈可击,极力点赞。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在原地喘了一会儿,松寒的疲累稍微缓和了一些,确实,要一个人端掉一个盗匪窝实在是太困难了。即使是松寒这样炼体巅峰的武者,配合上如此出色的箭术,也几乎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到现在,松寒也没有杀光这个山寨的所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