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王爷妖孽:王妃别好疼 036 生死与共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小攻

发表时间:2020-05-23 07:32:47    编辑:大沙    来源:互联网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

热销小说《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沙曼夭,光环人物王府,王爷,是一本穿越类型的网络创作,精彩章节节选:天狼寨上依然热闹似火,天狼寨下,宁静如初,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悠远的笛声响起,带着淡淡的愁绪,天狼寨上,云破晓端着酒碗的手停顿了一下,火羽奇怪的看着云破晓,伸出爪子轻轻挠了她一下,云破晓收回思绪,

作者:沙曼夭 状态:已完结 类型:穿越
立即阅读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 免费试读

天狼寨上依然热闹似火,天狼寨下,宁静如初,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悠远的笛声响起,带着淡淡的愁绪,天狼寨上,云破晓端着酒碗的手停顿了一下,火羽奇怪的看着云破晓,伸出爪子轻轻挠了她一下,云破晓收回思绪,伸出手指弹了一下火羽“少喝点,瞧你那要醉不醉的狐狸样!”

火羽颇为不服气的挺着自己的小肚子,在云破晓的面前走了两圈,仿佛在说,看,我的酒量还是不错滴!然后一个倒栽葱摔了个四仰八叉。

“哈哈哈,二货!”云破晓忍不住的伸出手弹了弹火羽的小脑袋“就你这酒量,还跟我拼,下辈子吧。”

火羽在地上翻了个滚,再翻了个滚,瞪了云破晓一眼,就那么抱着个酒碗睡着了。

云破晓目光看向山下的方向,幻朔在山下吗?这家伙,莫不是一直跟在自己后面,难不成他真以为自己在生他的起,真是的,她只是气她自己没用,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还要他们时刻忧心她的安全。

云破晓抱着酒坛子,看着自己一众兄弟喝得乱七八糟的样子,傻傻的笑了,似乎很久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放开心怀跟自己的兄弟一起喝酒,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就单纯这般快乐的喝酒,就好像回到曾经的云家,大家在任务归来,三五一块的凑在一起喝酒玩乐,可是这样的日子以后再也不会有了,因为云家已经没了,爷爷也没了。

“老大,是不是觉得很怀念?”华月蹭到云破晓的身边坐下,看着喝高了的兄弟们,傻笑着问道。

“嗯,确实很怀念。”云破晓喝了一口酒,压下心里的苦涩“明明就是半年前的事情,我却觉得好似很长很长了一般。”

华月眉头蹙了一下“老大,你是不是又打算抛弃我们?”

云破晓抱着酒坛的手僵硬了一下“你胡乱想些什么!”

“我听说,老大你经常被人追杀,以前是一字并肩王,现在是另外的神秘人,你是不是担心我们在你身边,会拖累你?”华月的目光看向早已经被灌醉的云五,为了从这家伙的口中套出些消息,他可是费了很大的劲的。

“不是的!”云破晓快速的摇头,目光看向醉的跟头死猪一样的云五,磨了磨牙“我只是担心给你们带去危险而已。”

“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是打算抛下我们?”华月苦笑“我们就那么不值得你信任吗?”

“不是的,华月,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只是……”

“你只是想一个人去面对那些危险,让我们在一边心惊胆战是吗?”阴冷的声音传来,云破晓抖了抖,颇为无奈的耸肩。

“七杀,你走路能发点声音吗?”

七杀伸手就把枪插在云破晓的脚边,云破晓快速的缩回脚,才避免被刺伤“你谋杀啊!”

“云破晓,我告诉你!”七杀表情狰狞的看着云破晓“你若是敢一脚将我们踢开,我就用这把枪戳死你!”

云破晓怕怕的拍拍胸口,拍拍身边的位置“坐下说。”

“哼。”七杀气冲冲的坐下“别以为你装乖,我们就会上当!”

云破晓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她装乖“华月,七杀,不是我抛弃你们,而是,跟在我的身边有太多的危险,而我的敌人一直在暗处,势力庞大,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我不敢拿你们的Xing命去开玩笑。”

“我不怕死!”

“我不怕死!”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可我怕!”云破晓大声吼道“你们是我来这里的第一个朋友,也是唯一的朋友,我很担心因为自己给你们带去杀身之祸,所以我不敢回来,也不敢找你们!”

七杀愣住了,随即站起来,抓过云破晓怀中的酒坛子就扔出去,随即拎着云破晓的衣领“云破晓,你这是在侮辱我,侮辱我知道吗?你有危险,却把我们排斥在外,云破晓,我跟华月难道是贪生怕死,背弃朋友之辈吗?”

“我没有这么说,我只是……”

“我告诉你云破晓,这次你休想丢下我们一个人去涉险,你这次若是再次丢下我们一个人去涉险,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七杀激动的说道。

云破晓整个人都愣住了,良久都没有反应过来,整张脸憋得通红,直翻白眼,华月赶紧的将七杀推开“你别太粗鲁了,你差点勒死她了,蠢货!”

七杀看了看云破晓被憋得有些通红的脸蛋,冰冷的脸总算红了一下,不过却哽着脖子道“哼,再有下次,可不是勒死你这么简单,我一定让你死去活来!”

云破晓好不容易喘匀了气,没好气的翻白眼“七杀,我没被人杀死,却差点被你勒死了!”

“勒死你,还算便宜的!”

云破晓憋了瘪嘴,有些理亏“七杀,你这么粗鲁,也不怕以后女人看到你就退避三舍!”

七杀冷睥了云破晓一眼“哼,我七杀喜欢的女人必定是坚强的,彪悍的!”

“扑哧!”云破晓突然爆笑出来“七杀,你不会是喜欢母老虎那样类型的吧!”

七杀的脸红了红“你少胡扯。”

云破晓耸了耸肩“好,接下来说正事。”

华月和七杀见云破晓瞬间变得严肃的面容,也严肃起来“你说。”

“跟在我身边,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你们可有随时会丧命的觉悟?”云破晓吐出一口浊气,与其让两人去乱闯,还不如带在身边,她可能不是敌人的对手,但是她一定会为了他们拼了Xing命!

“没有这点觉悟,我们岂会认你做老大!从你挑了我们山寨那天起,我们就是生死与共的好兄弟了!”

“对,我们是生死与共的好凶,对了我现在的身份是南国的昭懿郡主,云傲天是我爹……”

“谁?”华月眨巴着眼睛问道。

“云傲天!”

“南国的皇叔?人称冷面阎王的云王爷?”华月哆嗦着开口。

“嗯,其实他没有传闻的那么可怕,挺好相处,挺温柔的一个男人,还天天给我做饭,你别说我老爹做饭的手艺一绝啊,改天让你们尝尝。”云破晓一脸坦然的开口。

华月和七杀忍不住的哆嗦“不……不……不用了……”

“我老爹厨艺真的很好!”

“我们知道了!”两人不住的点头,冷面阎王煮的东西,除了你敢吃,谁敢?他们自认是无福消受的!

“对了我七哥的厨艺尽得我老爹真传,虽然比我老爹差了一点点,不过也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厨子!”云破晓竖起大拇指“明日你们就随我去云王府吧。”

华月一听,总算松了一口气,还好她没有打算丢下他们,不过一想到冷面阎王一出,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又咽了咽口水,云王爷是官,他们是匪,若是出现在云王府,会不会被云王爷一巴掌给拍回娘胎再造?

七杀则是眸子亮了亮,紧抿的唇角微微松动,不过还是很欠抽的开口“到时候,你可不要拖我们的后腿!”

云破晓摸摸鼻子,讪讪的笑“不会,不会,绝对不会,我一定不拖你的后腿。”

“……”七杀愣了愣“知道就好,我整理行李去。”

云破晓看着七杀别扭离去的背影,脸上浮起一抹温暖的笑意“谢谢你们,华月。”

华月转过身“我也收拾行李去了,顺便将山寨的事情交代好,兄弟们跟了我们这么久,要走了,总得有个交代。”

“是该有个交代,我也会交代云弋痕照顾天狼寨的。”

“有南皇罩着天狼寨,想必没有我们在也不会有什么了,我收拾行李去。”

夜深人静,天狼寨总算安静下来,云破晓看着熟悉的山寨,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一个家,如今就要离开,竟然有几分的不舍,不过她明白她必须离开了,因为她还有她的使命要去完成,她一定要查清楚是谁要灭云家,是谁一直不休止的追杀她,还有,在梦中见到的那个被冰封在玄冰之下男子又是谁?

第二日清晨,云破晓带着两人在天狼寨众兄弟恋恋不舍的目光中,悠悠然的下山了,瘦猴咬着衣袖,眼泪汪汪“大当家,二当家,三当家,有时间别忘了回来看我们。”

“知道了。”

“二当家,你可要保护好大当家。”

“我知道。”

“三当家,你可千万不能把大当家拿去还钱了啊!”二虎抹了抹眼泪,哭兮兮的开口。

华月嘴角抽了抽,他倒是想把云破晓拿去还钱,可是也要有那本事啊,只怕他还没把云破晓卖掉,自己就已经被卖了,说不定还傻兮兮的帮着数钱!

“七杀,华月,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毕竟是跟了你们这么多年兄弟。”云破晓小声的开口。

七杀抬脚一脚踹在云破晓的屁股上,云破晓就惨叫着朝山下滚下去,云五一看,浑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了“郡主!”

华月眨巴了下眼睛,看向七杀,七杀冷睥了他一眼“她太磨叽了,再不把她踹下山,她待会就该把我们踹回山寨了!”

“也是,只是你这般将她踹下山,要是一身伤的回到云王府,云王爷还不扒了你的皮?”华月幸灾乐祸的开口。

七杀瞬间冷汗下来了,他早就忘了云破晓有个爹,还是个很恐怖的爹!

云破晓带着七杀等人站在云王府的门口,嘴角微微上扬“七杀,华月,这里就是我的家,以后也是你们的家。”

华月看着威严华贵的云王府,双眼直冒星星,这么大的王府一定很有钱吧,自己是不是就能管理很多钱了?

七杀看着威严的云王府,整个人僵硬得不像话,说话一字一顿“我、知、道、了!”

华月挑眉,蹭到云破晓身边“老大,云王府有管家吗?我给你做管家如何?把云王府的金银财宝给我管就最好了!”

“云王府现在的管家是我大哥,如果你抢得过他,让你做管家,也没什么。”云破晓不咸不淡的开口,说实在的,华月确实有当管家的天赋,只是毕竟云王府一直是大哥在管家,她贸然让人插手也不太好。

“真的?!”华月兴奋无比,若是能兵不血刃的说服晓晓的大哥认输就好,说不服就让七杀上,打得他服输,那么他就可以做云王府的管家,每天看到无数金灿灿的宝贝了!

“真的,不过我大哥的功夫不低,七杀估计打不过。”云破晓瞟了一眼七杀,这小子绝对的想着先说理,说不通就让七杀上,这是云王府,大哥声望不低,一呼百应,到时候这两个二货别被大哥给收拾了!

华月的眼角抽搐了下“有什么办法让我可以当云王府的管家吗?”

“有”

“什么办法?”

“说服我爹,或者打败我大哥,没有其他!”云破晓吹了吹口哨,你敢去么?

华月脑海中瞬间闪过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场景,配合着冰山一样凌冽的男人杀人的目光,身子抖了抖……好可怕!

云五嘴角抽了抽,真不明白郡主的这两个朋友的脑子是什么构造的,一个只知道打打杀杀,一个只知道金银财宝,看到钱比看到亲爹娘还要亲!竟然还想做云王府的管家,云王府跟天狼寨可不一样,他做得来王府的管家吗?就在这里,云王府的大门突然打开,云王爷带着人出现在门口,目光扫向几人。

“总算回来了,都站在门口做什么?”云傲天的脸色依然冰冷,语气中却带着难得的温柔“晓晓,一路上,可累?爹做了你爱吃的糕点。”

“爹,我又不是什么娇气的花儿,哪有那么容易累,对了,爹,给你介绍一下,七杀,天狼寨的二当家,华月,天狼寨的三当家兼管家。”

“见过云王爷。”两人无比僵硬的开口,他们幻想过无数个见到云王爷的画面,可怎么也没有想到是这样一幅画面,云王爷竟然讨好的对着他们家大当家笑!大当家果然威武啊!

“到了云王府就不用拘谨,就像在自己家里。”云傲天难得的扯动嘴角,仿佛只要是女儿喜欢的,他也喜欢,女儿的朋友,他也当成自己的孩子。

七杀和华月跟在两父女的身后,小声的嘀咕“云王爷不像传说中的那般可怕!”

“嗯”

“你说我去告诉他我想做云王府的管家,他会答应吗?”

“不知道!”七杀僵硬的回答。

华月哀怨的看了一眼七杀,再看看跟云王爷并肩而行的云破晓“果然咱们老大就是不一样,连冷面阎罗云王爷都对她和颜悦色。”

“那是因为云王爷是她爹!”

“那宫雪衣呢?”七杀蹙眉,宫雪衣没有关系吧,可这混蛋竟然逮着他家老大就是不放!就算吃了一次又一次亏,依然不学乖!

七杀嘴角抽了抽“宫雪衣那是欠抽,你没看到他落到老大的手中,不是被扒光了衣服,就是被拍晕毁了容,他们两人天生八字不合,见面就动手!”

云傲天眉角微微抽搐,他一直听说宫雪衣三番四次的栽在自家女儿的手中,欣慰幸灾乐祸的同时,又担心自家女儿会吃宫雪衣的亏,那人毕竟最擅长的就是扮猪吃老虎,这般三番四次的栽在自己女儿手中,只怕不会轻易的善罢甘休,不过,有他云傲天在,宫雪衣休想碰晓晓一根汗毛。云傲天在腹诲的时候,完全忘记了前些日子,自己为了讨好女儿,三番四次死皮赖脸的找上宫雪衣的事情了。

“爹,宫雪衣不回来了吗?我去一字并肩王府看了,还是没人,连钟离和陆言也没有看到。”云破晓听到七杀他们嘀咕,又想起宫雪衣,她似乎很久很久没有见到那妖孽了,上次自己不告而别,也不知道那妖孽有没有生气,毕竟自己答应了在一字并肩王府做三年府医。

云傲天悄悄瞥了一眼自家女儿“我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回来。”

“也是,他毕竟是中州太子,一直呆在南国是不可能的。”云破晓点点头。

七杀和华月却只听到一句话,那就是宫雪衣是中州的太子,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中州太子!竟然窝在小小的南国做王爷,这怎么可能?幽怨的盯着前面父女俩的背影,可惜,两人都没有给他们回答。

“王爷,郡主。”云三突然出现“宫中来了圣旨。”

云傲天紧蹙眉头“皇上送来的?”

“是。”

“迎接。”

正厅中,云傲天就那么傲然的站在那里,仿佛一尊冰雕,不断的散发着冷气,云破晓依靠着柱子,看着从进来就一直颤抖个不停的李公公,忍不住的好笑“李公公,你打算一直这般抖下去吗?”

李德禄一听到云破晓唤自己,脚一软,瞬间就跪倒地上去了,满头大汗,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云破晓无奈的摇摇头,将云傲天推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李公公这才觉得身上的压力一松,赶紧的抹了抹额头的冷汗,这皇叔还是一如既往的可怕!让皇叔跪下接旨,他不敢,就算站在那里,他都说不出一句话,好在郡主体贴,让王爷坐下了。

“好了,小李子,说吧,什么事?”云破晓在一旁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的开口“莫不是我皇上表哥想我了?”

李德禄赶紧的将圣旨递过去“回郡主,圣旨曰,昭懿郡主既然已经找回,身份文牒已经送往宗人府,太后感念昭懿郡主在外多年,吃了不少苦,因此决定三天后在皇宫举行晚宴,将昭懿郡主介绍给文武百官认识,请昭懿郡主与云王爷务必出席。”

“太后的意思?”云破晓起身蹲在李德禄的面前,吓得李德禄如捣蒜般点头“皇上也应允了。”

“既然要与文武百官认识,想必京城的大小官员都会参加吧。”云破晓笑得甚是邪魅,看得李德禄生生的打了个冷战,想到这位郡主每次去御书房,指使皇上端茶倒水按摩伺候,他这个微不足道的小太监是惹不起的,圣德太后招惹到她,只怕这位郡主也不会善罢甘休!

“回郡主的话,不只是官员,还有朝廷命妇、官家小姐以及青年才俊都要参加。”李德禄话中透露的意思,瞬间让云傲天阴沉的脸更加的阴沉。

云破晓则是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官家小姐,青年才俊,看来这圣德太后还没有学乖,这么快又把爪子往她的身上伸,那么她可不可以废了她的爪子呢?

李德禄狼狈的咽了咽口水,赶紧谄媚的将食盒奉上“皇上说,郡主多日未进宫,怕是有些想念御书房的绿豆糕了,命奴才送了些过来,东西送到,奴才就先告退了!”

云破晓看着李德禄堪比逃命的离开速度,瞬间笑了“爹,你说这圣德太后又想打什么主意?”

云傲天嘴角抽了抽“晓晓你不用怕,谁要是敢找你麻烦,打回去,打死了,打残了,爹负责!”

“若是太后找我麻烦呢?”

“照打不误!”

“文武百官上告我怎么办?”

“爹帮你揍他们!”

七杀和华月冷汗直流,总算明白云破晓那天不怕地不怕的Xing格像谁了,十足的像这冷面阎王,听听,随便惹祸!打不过爹帮你!有你这般纵容女儿的吗?

偏偏云破晓非常认真的点了点头,鬼畜的笑了“爹,女儿知道了,女儿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也不会让太后失望的,更加不会让自己被人欺负的!”

七杀和华月瞬间有些怜悯某些人了,撞到他们家老大手中,只怕连骨头都不会剩下!

“好样的,不愧是爹的女儿,想吃什么,爹给你做去。”

“爹做什么,女儿都爱吃!”云破晓笑眯眯的开口,云傲天瞬间傻笑着离去,云五甚是无语的看着云破晓“你连你爹都不放过!”

云破晓勾住云五的脖子“五哥,你说三天后的宫宴,我要怎样才能让众人目过不忘呢?”

云五心里闪过很不好的感觉,嘴巴上却说道“郡主您天生丽质难自弃,就算你随意这般站在那里,天下人也是过目难忘的!”

“借七哥吉言,对了五哥,帮我照顾一下七杀。你应该懂我说的照顾,宫宴过后,我可是要验收的。”云破晓阴测测的开口。

云五眼睛一亮,他上天狼寨时,一肚子的怒火没地撒,这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贴心的送上枕头,怎么能放过。

云破晓被云五兴奋的样子给吓住了,瞬间想改变主意,但是很快就打住了,接下来,她将会面临很多危险,不求其他,只求七杀和华月能有自保的能力,至于华月的师父,幻朔应该很合适,华月和七杀丝毫不知道,他们已经在云破晓三言两语中被卖了。

精彩点评

在穿越类的小说里还算可看,几个女主(王府,王爷)也写得有特点,但是你不要去看结局。一本明明白白的穿越小说,最后一章被作者(沙曼夭)强行硬掰成科幻,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这样给读者喂屎的作者。。。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王妃阵痛临盆小说 主角是宫雪衣,小王爷的小说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BL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
沙曼夭/著| 穿越| 已完结
《王爷妖孽:王妃别喊疼》作者:沙曼夭,穿越类型作品,主角:宫雪衣,小王爷,本网络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一俊美潇洒的少年,身边跟着一风情万种的女子,女子一身红衣,潋滟风华,少年一身白衣,干净如莲,两人站在一块,宛若一对金童玉女,让人移不开双眼。红衣女子依靠在白衣少年的身上,嘴角是含羞带怯的笑容,声音宛若
相关文章
免费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