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翼皇大帝》九皇大帝是什么 by鸟不羽 翼皇大帝腹黑攻
《翼皇大帝》九皇大帝是什么 by鸟不羽 翼皇大帝腹黑攻

翼皇大帝 鸟不羽 著

谈子墨,东玄宗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5-03 19:11:57
《翼皇大帝》为鸟不羽所编写,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竟然取笑本小姐的判断是凡民间的小道八卦……”“好!”少女嘟了嘟嘴,“我就跟你较真了!炼翼之术,万变不离其宗,不管展翼时吸取多少灵气,最后都得将双翼化为翼能收入体内,这样才能和翼灵融会贯通,达到淬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你竟然取笑本小姐的判断是凡民间的小道八卦……”

“好!”少女嘟了嘟嘴,“我就跟你较真了!炼翼之术,万变不离其宗,不管展翼时吸取多少灵气,最后都得将双翼化为翼能收入体内,这样才能和翼灵融会贯通,达到淬羽升星的目的,我就从没听说过这种奇葩的炼羽之术……”

“事实上你根本就收不了翼,是残废之身,而你每天以双翼示人,却谎称是独树一格的炼翼之法,说吧,你究竟靠的什么狗皮膏药维持这般苟延残喘……”

谈子墨稍显困意地揉了揉耳朵,每天都有新入的新人依着老生的怂恿对他耳提面命,对此他早已习惯。

他懒得解释,索Xing乖乖地听着,平日里都是等到别人自己说累了,或者等炼羽钟再次敲响,他耳根子就能清净了。

“你……”见谈子墨如此不搭不理的作态,少女有些憋屈。

她尽量压抑心中越发奔腾的疑虑,叹了口气道:“好吧,炼羽之术都是因人而异,东玄宗也有规矩,在宗内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方式炼羽,或许你的炼羽之法确实不高明,可这,是你的选择,是你的自由,其他人无权干涉!”

“就姑且量你是个白痴,真的愿意坚持这种只有傻子才信的炼羽之术……”

少女摇了摇头,突然表情严肃道:“但听说再过九个月,你入宗就期满三年,即使羽翼健在,可晋升不了三星,也定然要被驱逐出去,我并不觉得你的炼羽之术高明!”

谈子墨嘴角弯着一缕蹉跎的苦笑,不是很情愿地回嘴道:“其实我这人从小就不爱走寻常路,当然,就算收翼炼羽,勤加苦练,纵使这样,三年内未能升星被驱逐出去的人也比比皆是,所以收翼与否,跟高不高明有一毛钱关系?”

“还有……”每天都有新生旧人对他指手画脚,其实谈子墨心中一直都觉得好笑,“我炼翼之法高不高明,时满三年被驱逐与否,又与你们何干?”

“当然有关系,本小姐接受的是正统教育,不管是何种炼羽之术,不收翼,又如何能锻翼炼灵?好吧,纵然真有不收翼的炼羽之术,也不妨碍你收下翼让我瞧瞧?”

“若是成,我便相信你!”

谈子墨冷冷笑道:“你信或不信,跟我何关,我干嘛要收翼给你看?”

见少年脸色不悦,少女却突然表情一滞,由硬转软,戚戚解释起来:“他们欺人太甚,一定要让我说服你收翼,不然……”

谈子墨缓缓转过头,视线里扫过一些正看着好戏的黄级地头蛇,眼底闪动着一丝莫名的意味:“不然怎样?”

“不然就要扒了我的衣服,叫我在广场上示众!”

谈子墨却是突然轻笑开来,语气懒懒:“他们就知道欺负新人,但你要知道,我谈子墨在黄级广场,可是有人罩着的,所以,并不比那些人好惹……”

“有人罩着?”

少女低声:“所以,你能帮我?”

谈子墨轻轻地摇了摇头,语气更加冷淡:“我帮不了你!”

说罢,幽幽地望着少女,见她嘴角颤了颤,便又补充道:“好吧,若是你真的被扒衣示众,我会上报到黄杖殿,黄杖殿的执法杖缩地五寸,幻化本体可达三丈,肇事者会得到报应的……”

少女一惊:“啊,黄杖殿,我竟然忘了还有执法甚严的黄杖殿,黄级弟子但凡触犯宗规,定然毫不客气!”

“原来你也知道黄杖殿?”

谈子墨眼中意味未名,唇角一勾:“刚入宗,不知道黄杖殿也不奇怪,他们便是借此欺负新人,可是你既然知道黄杖殿的雷厉手段,也该料到他们不会有这种名目张胆的举动,只是吓吓你罢了。”

“不不不……”少女慌忙摇手,“刚才我说错了,他们要把我弄进深山,定然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说让我……”

谈子墨眉毛便是一挑:“这回又让你怎样?”

“让我……”少女似乎不忍启齿,“你一定要帮帮我,不然我真的待不下去了!”

谈子墨本不想再多废话,但见少女戏演得足够投入,只得不耐地训教道:“东玄宗就是这样,如果你左怕虎又怕狼,那我奉劝你还是不要来东玄宗,好走,不送!”

少女急然道:“这东玄宗岂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我要这么离开,定被当成离宗叛门,死得更惨!”

谈子墨淡淡地扯出一丝笑容:“那我倒是可以告诉姑娘一个方法……”

少女洗耳恭听:“什么法子?”

“自断翼筋,净身出宗,便可!”

少女瞠目:“你……”

谈子墨事不关己地摊了摊手:“是我!”

“我……”

“是你!”

少女语噎,咬牙切齿:“谈、子、墨……”

“本小姐记、住、你了!”

她狠狠地盯着谈子墨,就如一个怨妇,这时,听得有人远远喊来:“那位穿白衣服的女弟子,那里是第十七阵列,不是你该待的地方,你快随我来,晨练就快开始了,入位失误,等于犯了黄级规矩,要受处罚的。”

来者身穿银袍,五十多岁,最别致是头上弄了一个葫芦形发髻。

谈子墨在黄级弟子的宗域待了两年有余,岂能不知此人身份,这人名叫卢三变,外号芦爷,是东玄宗的管事之一,身职丹羽阁,主要管的,就是东玄宗弟子每月的月俸。

看管着宗内的灵羽丹药奇珍异宝,本就是一个肥差,坐在这位置的,通常都有着不俗的背景,不仅得是宗主的亲信,更要本身实力不俗。

然而,谈子墨却是想不通,就说东玄宗宗域涉地极广,此间就有山数十座,若不及发俸之日,平时真难见芦爷踪影,可这一大早,芦爷怎么会跑到黄级宗域西山的羽修广场,还特意提醒一个新入宗的女弟子不要站错阵列,而且,所谓的言行之举,张弛有度,虽然极力表现自然,却也不难看出其对少女极为小心恭敬。

“你这个小妮子初入宗门,不甚熟悉,第一次晨练,可别误了规矩,来,我带你过去!”

云千羽小嘴一嘟:“不,我就要在这里!”

“不许任Xing!”

云千羽黛眉蹙起,特意一字一顿:“我说,我就要在这里!”

芦爷一怔。

此间羽修广场上就溜达着不少登记员,他们司职御户阁,主要的工作就是监察弟子的日常Cao行。

芦三变身后跟着的是一个手执鹅羽笔和箔纸的登记员,但要跟上芦爷鬼魅的步伐确实有些累人,芦爷停步已有数息,而他后脚才到,声音中可以听出明显的气喘。

“这名新人胆敢私自……调阵,顶撞……宗管,按宗规,要杖罚……三十,若是……再训不改,可以直接……驱逐出宗!”

“啪!”

听闻背后人声,芦爷转身就是一个巴掌,直接将登记员的纸笔呼落在地。

“谁说的私自调阵,你们御户阁是什么办事效率,要是管理不了弟子的排列登记,我老芦就接管了,这名新人昨天晚上就调到了第十七阵,怎么轮到现在还要我来知会你!”

“啊~这……”

芦三变仿若要掀翻整个御户阁的口气让登记员神情慌张不已:“是是是,是小的失职,下次……下次一定注意!”

“哼!既然知道失职,现在还不赶紧去把阵列牌号给我改了!”

“这……”

东玄宗弟子的牌号一一对应,芦三变当然知道普通的登记员没有权限擅自修改弟子的牌号,想要更改牌号需要经过复杂的手续,而且需要御户阁管事的印章才能生效。

没有御户阁的官文,弟子的牌号登记员肯定不敢乱动的,牌号绑定的是各弟子的贡献值、有相应的特权和宗内兑换灵羽丹药的俸点,这属于越权,饭碗丢了是小,把Xing命赔上了就玩大了。

“这什么这……”芦三变瞪了一眼登记员,“还不把地上的笔给我捡起来。”

“给我!”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芦三变拿着登记笔,越飞到第十七阵的阵前,非常惆怅地勾了几笔。

……

谈子墨疑惑地看了看少女,如此一看,便知她身份尊贵,竟连芦爷都要鞍前马后不敢杵逆,更似乎,这芦爷还不敢公然冒失地拆穿少女的身份,只顾小心翼翼地打点照顾!

这般一想,谈子墨更是迷糊,东玄宗有东玄宗的规矩,就是不知她为何要来这里,要知道作为东玄宗的黄级弟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在东玄宗,若修为不到三星羽翼,哪怕你出身娇贵,一样得从黄级弟子做起,住的是漏风的茅屋,吃的是粗茶淡饭,平时还得做做杂工来抵补在宗内衣食住行的花费……

还没等谈子墨多想,登天峰的钟声又起。

“咚……”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鸟不羽)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翼皇大帝》开始主角(谈子墨,东玄宗)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谈子墨,东玄宗)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鸟不羽)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