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血洗千华》血洗现场 小说大结局 血洗千华同人
《血洗千华》血洗现场 小说大结局 血洗千华同人

血洗千华 顺小意 著

秦昊阳,小姐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14 09:11:37
此回小编分享给各位书友们顺小意原创新篇《血洗千华》,主人翁是秦昊阳,小姐,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粉丝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主要章节节选 穿过中院,至后院,身后声音渐消,我才稍微放松下来。抬眼左顾右盼打量着这座庭院,入眼一池碧水,一条青石小径铺于水上,小径曲折,毫无阑干可倚,再加之两旁荷叶遮蔽,原本仅透出些许光影的道路若隐若现,似云阶月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穿过中院,至后院,身后声音渐消,我才稍微放松下来。

抬眼左顾右盼打量着这座庭院,入眼一池碧水,一条青石小径铺于水上,小径曲折,毫无阑干可倚,再加之两旁荷叶遮蔽,原本仅透出些许光影的道路若隐若现,似云阶月地。

我紧跟着那仆从,深一脚浅一脚,提心吊胆的行至房前。

未及抬首先回头再看那来时之路,不禁感叹,这设计当真心思巧妙。

夏秋之时,路径全然淹没于荷花碧叶遮蔽之下,那汪池水似横亘在院门与这楼第之间,毫无联通之路。

春冬之时,荷叶凋敝,青石小径裸露,碧水如镜,映照春之落英,冬之白雪,一年四季,四时如画,尽收眼底。

“姑娘请进吧。”仆从恭谨相让。

我这才回头仰望面前虽然颇为素朴简单却与园内景致相得益彰的楼阁。

抬步拾阶而上,一个婢女开门引我进去,穿过中厅,绕过一座三扇花屏,眼前有三人围在上好的黄花梨打造的罗汉榻旁。

我悄然入内并未惊动三人,那婢女本欲通禀,被我按下来。

眼前三人中有一人正是秦昊阳,还有一人跟随在他身边递换手巾、银针等物,想来是御医院中人,另有一人俯身在榻上看不真切。

秦昊阳额上细汗密布,恐在诊治的紧要关头,我不敢出声怕惊了他,摆手让婢女自行退下。

我缓步走近,眼前德王躺在榻上,被褥盖了一半,血迹似点点红梅印染在胜雪白襟上触目惊心。

更让我触目的,是那俯下身托着德王的男子,面上竟着半张银色面具。

那夜的梦境似流水一般缓缓倾泻,我心中惊疑不定。

就在我站在原地发愣时,忽然床上之人开始抽搐,秦昊阳大惊,猛地抬头看见我,急道:“快过来帮忙,按住他的腿!”

我霎时慌乱,急急扑上去紧紧按住那两条腿。

只觉片刻后,秦昊阳舒了口气,取下一方浸满了黑血的罗帕,“好了,算是稳定了下来。”

我望着那方血帕,心中发怵,腿上一软,竟是没有站起来。

身后有只手拍拍我,“顾悠悠,你可是很喜欢这双腿?”

我赶紧撒了手,扶着床边立直了身子。

再扭回头时,看着一脸打趣地秦昊阳,视线稍微扫向那戴面具的男子,却未看出他眼中的任何异样。

天下戴半张面具的男子又非此一人,许是我多心了。

“你怎在此?”秦昊阳再次开口,面前只剩下他和面具男子二人。

“我......”

其实方才的情形我本不该进来,只是没想到方才的仆从和婢女竟让我进来了,一时我竟不知为何。

“是殿下吩咐过,若顾小姐上门,直接请进来。”戴面具的男子替我解答。

秦昊阳面色转了几转,看向我时笑里藏了许多内容。

我不做理会,只是看向床上的男子,确实德王无疑,此刻面容苍白,嘴唇泛着青紫,双目紧闭,眉眼微凝,看来中毒不浅。

“殿下,怎么会中毒?”我直接问道。

“这就要问小姐了,不知小姐那枚绣着梨花的荷包中怎会有马钱子?”面具男子继续发问。

马钱子?

绣着梨花的荷包?

我只记得慕千和是喜欢梨花的,昨夜给齐娇的那套衣裳上确实搭了一枚绣着梨花的荷包,但是,何来的马钱子?

即便里面装了马钱子,若不去食用又怎会中毒?

思及此,便问了出来,面具男子还未回话,秦昊阳就说了出来,“那马钱子是与其他香料混在一起的粉末,德王不小心沾染在手上又拿食了别的东西,这才进入口中。”

我一愣,“如此的话,那但凡拿到这个荷包的人岂不是都会中毒?”

“不,如果只沾染少许,只会引起一些不适,但殿下偏爱梨花,昨夜看着那荷包做工精巧便向齐小姐讨了过来,搁在手中把玩了片刻。”

“所以毒不是在昨夜所用的器具上发现的?”

“对。”面具男子说完,一脸审视地盯着我。

秦昊阳也是一脸怪异地盯着我,我心下一惊。

“你们,你们不会以为是我?我根本不知道什么马钱子。”

片刻又想起什么,“也绝不会是齐娇。”

“我知晓。”

床上传来低沉的声音,许是我们三人言语吵醒了床上之人。

“你们都下去吧,我与顾小姐说几句话。”

眼看着二人躬身离开,我急切表明,“昨夜的事情是我谋划的,但是我绝无害你之意,齐娇更是不会。”

床上之人深吸一口气,“我知道,你且放心,今夜我会按时出席宫宴,倒时齐娇自会没事。”

“你,为何不追查下去?”脑中忽然灵光乍现,“莫非,你知道下毒之人是谁?目的为何?”

德王不答反问。

“若要追查,光这衣裳就不知经了几手,你可还追查得到?”

“昨夜远黛离开时,看见一个身影,或许,或许是想查探情况?这夜间或许还有别人也瞧见过,总之,一定会有蛛丝马迹......”

“够了!咳咳,这件事,你不用再管。”男子怒气已发,我一时噤声。

许久,室内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安静。

我兀自理着思绪,心中疑问更甚,杵在床边还是不愿离开。

那毒是在我的衣裳上找见的,那下毒之人一开始针对的,便应是我。

我心中一颤,不自觉拽紧了衣袖。

德王如此态度,说明他至少知道些什么,却处于什么原因不愿告知。

面对他如此态度,我的火气也蹭蹭往上窜。

“你凭什么不让我管?那下毒之人的目标原本是我,你让我不要管,你分明是知道什么!这荷包秀着梨花,为什么不是桃花杏花,或者别的花?因为梨花是慕千和生前最爱的花,下毒之人分明是把我当成了慕千和。而殿下一力隐瞒,若不是那人实力非凡,必是殿下想袒护那人,可悠悠所知德王无论想袒护谁都应不会得罪齐家,那试问这普天之下能让殿下有所忌惮的......”

“住口!”

一个物件从床榻上飞出来,打断我,掉落在地。

然而,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我只是不明,皇上已尊帝位,又何以要费心针对一个弱女子。

我捂着被砸痛的额低头一看,一枚绣着梨花的香囊。

弯腰伸手捡起来,香囊在手中翻转之际传出一缕清淡的梨花香。

我将香囊握在手中,却听他道:“我知你是被千和所累,你放心,经此一事,没人会再怀疑你是慕千和,毕竟慕千和对梨花不可能毫无反应。你走吧!”

冷淡的语气中有些许失落和颓然,我拱手一揖,缓缓退出。

秦昊阳立于门外阶下,见我出来,面有敌意,大概在屋内争吵他都听见了。

“你可真是好手段,如此帮衬姐妹。”

我一笑,淡然道:“你也当真是好眼力,好生伺候的便是你妓院里遍寻不见的那位。”

说完我径直走下去,丢下面色涨红的秦昊阳。

刚行至阶下面对一池碧水又是犯难,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正欲返回去讨要个仆从带我出去,却看见远远对岸行来几人,其中一人正是我那义父——姚丞相。

待几人过来,我正欲开口,忽觉耳边生风,脸上被什么东西剐蹭,火辣辣的疼,姚丞相一个巴掌打下来手僵在身前。

我呆立原地却听姚丞相怒斥:“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竟私自出入王府,你可知礼义廉耻,你把丞相府置于何地?”

我抬头看见姚丞相身后几人宦官模样,扑通一声跪地,顺便压住一个小小的土纸团,垂首应道:“是女儿不孝,女儿丢了丞相府的脸面,请父亲责罚。”

“伤风败俗!够了,你还不快滚回去?”

姚丞相一指,一个婢女上前扶起我,领我走出了后院,一路上脸上的五根手指印也不遮掩,前院的人见了皆是诧异,又是议论纷纷。

我不做理会,出了王府直接上了马车,车上远黛端坐在一侧,另一侧银色面具的男子手握利刃指着远黛。

我径自摊开方才姚丞相挥手间扔在地上的纸团,土黄的纸上写了几个字:“隔墙有耳,静候消息”。

我转而抬头看向男子,“你是谁?有话直说。”

男子也看向我,“你不怕我杀了你?”

“不怕,以你的本事,远黛都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杀我根本无需等到我开口。”

“既然顾小姐明白,那我便直说了。德王府内有奸细,王爷为保小姐平安不允许您再追查,但是,小姐只怕不愿意罢手吧?”

“那毒本是冲着我的,齐娇因我入狱,德王因我中毒,就算殿下可以不计较替我受过,但我始终还要给齐家一个交代。”

“如此甚好,我欲找出府内细作,小姐欲追查出下毒真凶,我们也算殊途同归。”

听至此时,我才明白此人意图,笑曰:“你是想与我合作吗?可是你连自己的底细都未做交代,不知你何来自信我会答应呢?”

“在下德王府赵南风。”

赵南风?南风?

记忆中忽被掀起一角波涛却瞬间又恢复平静,我迟疑道:“你我可曾认识?”

面前男子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却道:“不曾。”

我不再追问,只是照着方才他的计划继续说:“你既然听命于德王,当知德王并不愿我过问此事。你又打算如何行事?”

“属下一切皆为殿下,问心无愧。”

接着又说道:“德王府若有了新的动向,细作必会有所行动,此番小姐与丞相入府,便是最好的机会。只是殿下为免打草惊蛇,欲留下那人再做打算,其实......”

“不妨直说。”

“其实,殿下知道那荷包有毒,只因一来他还心怀希冀,以为小姐便是千和县主,心存试探;二来他欲借此事查出府内细作,好有所应对。不过,顾小姐大可放心,齐小姐在大理寺是绝不会受苦的。”

我自嘲一笑,原来如此,这将计就计借题发挥的本事倒是让我自愧不如。

血红碧连天无色,邪风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无出处,一曲漂泊始踏歌。记得当年还收藏了一套《血洗千华》的正版书。这本小说以后,感觉(顺小意)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点怀念当年那个号称年薪百万的网络写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