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夜妖娆》夜妖娆好看么 鬼畜 夜妖娆御姐
《夜妖娆》夜妖娆好看么 鬼畜 夜妖娆御姐

夜妖娆 莫言殇 著

满青藤,叶氏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4-12 15:12:18
畅销热文《夜妖娆》由莫言殇墨下的其他类型的佳作,主线中的主线人物是满青藤,叶氏,主线韵味无穷,非常耐看。书中主要讲述:夜幕低垂,外头的雨水,已然停了。屋里也亮起了灯,浅浅的黄色光晕,照着女子清丽脱俗的面容,现出一丝红润来。如陌睁开眼睛时,四更刚过,身边没人。她动了动手,发现有了力气,好像回到了头天早上,除了手臂和左肩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夜幕低垂,外头的雨水,已然停了。屋里也亮起了灯,浅浅的黄色光晕,照着女子清丽脱俗的面容,现出一丝红润来。

如陌睁开眼睛时,四更刚过,身边没人。她动了动手,发现有了力气,好像回到了头天早上,除了手臂和左肩的伤口有些疼,其它没什么不适。

看来,南宫晔救了她。枯寒神功,果然不凡,若有朝一日,对上她的天一神功,不知谁输谁赢?

如陌起身,打开窗子,看到对面书房,竟然亮着灯。不禁一愣,运完功,他应该十分疲累,可这个时候,为何还没睡?如陌关上窗,思量片刻,开门走了出去。

由于白天下雨的缘故,院中空气潮湿,微微有些凉。如陌来到对面,在窗外停住,窗子未合,露了一丝缝隙,如陌看到南宫晔正埋首政务,面色虽然已经十分疲倦,但批复奏折的态度却极为认真。

“来人,给本王倒杯热茶。”南宫晔头也不抬地吩咐,但半响没人回应,他这才想起,已过四更,所有下人都已被遣退。便自己起身倒了水,饮了一口,重又坐下,继续看折子。如陌在窗外站了一会儿,看着此刻他的满眼疲惫,再回想起白日里,他冷酷的表情、怀疑的眼神、愤怒的言行,竟分不清,自己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感觉。

如她所想,他会误会她,也会救她,但是没想到,耗损近半功力,他还能撑着,连夜处理政务。人们都说,皇家无亲情,他还真是个例外。当年叶氏叛乱,南宫晔平乱之后,完全有资格也有能力坐上王位,但他却毫不犹豫地选择支持他的哥哥。他如此在意亲人,如此维护皇权,如果,她能找到解蛊之法,那将来,以他们二人的身份,又该如何相对?

想到此,她目光倏然黯淡,在这无星无月的夜空下,心也黯然地看不到一丝光明,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

“什么人?”南宫晔忽然喝道。

如陌一愣,想不到他在这么疲惫的状态下,居然还能保持着高度警惕。被这样发觉,她也不慌,转过身,静静地站在窗外。

南宫晔拔剑而出,身形如风,出手快如闪电,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剑带着浓烈的杀气,架上了她的脖子。

如陌背对着他,没有动作,面色异常平静。

四周漆黑,唯有书房里的光亮透过窗子,薄薄的洒在她的身后,照着她单薄的背脊,南宫晔看清之后,愣道:“陌儿?是你!你醒了,怎么站在这里?”

如陌没回应,南宫晔迅速收了剑,扳过她的身子,她目光冷冷淡淡,他却喜形于色,情不自禁地笑道:“你是来看我的吗?”

如陌微微一怔,直觉地蹙眉,“你怎么不怀疑,我是来打探消息或者想加害于你?”

以他的猜忌之心,那才是他应有的反应!

南宫晔目光一黯,想到白日里发生的事,心中顿感歉疚,“陌儿,白天……我……”想道歉,但习惯了高高在上,那些歉意之语,难以出口。

如陌接道:“已经过去了。当年我救你一命,今天你救我一命,我们之间,就此扯平。以后,两不相欠。”

她语气淡淡的,脸色亦是平静淡然,心却如波涛翻涌,十年的情,就这样一笔勾销。

这一回,不是玩笑,不是试探,不是自我欺骗。是她刚刚才做的决定,决定放弃,不再利用这十年里,她唯一想要珍惜的东西。原本,她是想利用这次误会使得他内心产生的愧疚,来减轻他的防备,但就在刚才,她站在窗外,看到他满眼疲惫的那一刻,突然悲哀的意识到,不管他怎样对她,她都不可能对他狠得下心。她所有的利用,到头来,也许伤害的,只会是她自己的真心。

推开他的手,如陌退后一步,望着他皱起的眉头,眼生波澜,苦涩而笑:“我本该……醒来就离开,但我不想像你当年那样,不辞而别,所以,过来跟你辞行。但愿,以后,你我……后会无期。”她说完就要转身。

南宫晔面色一变,飞快抓住她的手,拧眉问道:“你要走?现在?”

自打他知道,她的确中了媚毒之后,她的离开,就在他意料之中,但没想到,她连天亮也等不了。

“陌儿,今日之事,是我错怪了你,让你受伤落湖,我……”

“你不必再说。”如陌冷冷打断,回眸看他。

夜风掀起她的长发,拂过二人眼前,在这浓郁的黑夜,像是看不见的刀子,在二人中间,划下的裂痕。南宫晔抓着她的手,越握越紧,想起她在湖里挣扎的样子,想到她挂在岸边被冷风吹得直抖的单薄身躯,心里充满了懊悔、心疼还有歉疚。

“陌儿……”

“南宫晔!”如陌再次打断他的话,微微转过头去,不看他眼中的歉疚和挽留,缓缓说道:“你说,你希望我们能像十年前那样,相互信任,无需猜忌防备,但其实,你从来没有信任过我,也从未放下过对我的防备之心。”

南宫晔黯然道:“那是因为,你始终不肯告诉我,关于你的一切。我曾经派人,查了十年,也查不出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以为,不知名姓,所以才这么难打听,但十年之后,你以这种方式出现在我面前,琴技超群,武功不俗,百毒不侵,如此特别之人,绝不应该是泛泛无名之辈,但我仍然查不到关于你的半点消息。我想,如陌,绝非你的真名!一个连真名都不愿告诉我的人,你让我如何相信?”

如陌道:“你说的不错,如陌并非我的本名。但十年前,我连这个名字也不曾告诉你,为何你却又信了我?”

南宫晔失语,一时无言以对,如陌又道:“因为那时候,你除了信我,别无选择。但如今,时移世易,你已经不再是当年石屋里的少年。而我,始终固守从前,希望能找到过去的那个人,当真愚不可及。”她自嘲地笑,推开他,转身就走。

南宫晔心间一紧,反射性地再次拉住她,“你去哪里?”

如陌没有回头,淡淡笑道:“去我该去的地方。辰王府,我不会再回来了!以后,你不必再费心防备我,我也不用……时时猜测,你对我另眼相待,究竟是为报恩,还是真的对我有情?”她笑着说,眼泪却渐渐浮上眼眶,数日朝夕相处的挣扎,已胜过十年独对背影的心酸。她微微抬头,望着暗无星子的漆黑夜空,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几转,始终也不曾落下。当初,决定入府之时,她没有料到,她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她越来越分不清楚,她来他身边到底是为了什么?

南宫晔看着她这个模样,心疼得揪起来,忍不住一把扯过她,紧紧抱住。

她身子纤细,在夜风中冻得冰凉,而他身躯高大,怀抱结实而温暖,让人舍不得推开。

“陌儿,我以后不会再怀疑你,也不会再防备你。我娶你,不为报恩,你别胡思乱想。”南宫晔抚摸着她单薄的脊背,心一瞬柔化成水。那带着歉意的温柔声音,轻轻响在她的耳畔,慢慢剥裂着她在他面前早已脆弱的心房。

“陌儿,这次是我不对,原谅我一次,别离开,好吗?”他放低姿态,恳切又温柔地请求,像是变了一个人,让她恍然觉得,她对他来说,似乎非常重要,不可或缺。

心头微动,她抬手,轻轻推开他的怀抱,抬头见他深邃的双眼,竟然溢满浓情。她慌忙移开目光,将紊乱的心绪急急平复,道:“可我不会告诉你,我的身世或者身份。”

“我不问。”南宫晔答得爽快,如陌却蹙起了眉,五指悄悄攒住自己的衣袖,南宫晔又道:“我等着有一天,你主动告诉我。”

“如果我一直不说呢?”

“那我一直等。”

“你不怕我留在你身边,真的是别有目的吗?”

南宫晔目光微微一怔,继而笑道:“我相信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陌儿,我说了,以后我都不会再怀疑你!”他握住她的手,说得那么诚恳。

如陌心底一震,怔怔望他,只怕他,把她那句话,当成了赌气和试探。殊不知,她是认真的。

“夜晚风凉,快回屋休息。走,我送你过去。”南宫晔牵起她的手,放掌心握住,就往对面行去。如陌看着他带笑的灼亮目光,拒绝的话,竟哽在了喉咙,无法出口。她不由自主地举步,跟着他走,纠结的心,不知不觉地慢慢向一边靠拢。不由自控。

到底是离开的心,不够坚定,就因为这一分不坚定,导致了后来无数个夜晚,几乎悔断肝肠,难以成眠。

回到卧房,南宫晔扶她躺到床上,仔细为她盖好被子,若是以前,她定会不习惯,但今日,却突然不想抗拒。

轻轻合上眼,她静静躺在那,南宫晔坐在床前,默默地望着她,没有离开,似是在等她睡着。如陌想了想,开口问道:“很晚了,你回去睡吧。”

南宫晔握了下她的手,轻声说道:“我不睡了,再过一刻钟,该上早朝了,还有一点事情没处理完。你快睡吧,等我下朝回来,带你去一个地方。”

那个地方,不是别处,竟然是朝忆苑。

由长风领着她去的,还未进门,便听到一阵哀婉悲怆的琴声自院中传出。如陌微愣,长风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退下去了。

朝忆苑的大门,依旧陈旧隐蔽,爬满青藤。如陌轻轻推开大门,看到院中,南宫晔面朝门口,抚琴而坐。

琴音低沉,曲调悲伤,宛如孤雁哀鸣,自胸腔而发,让人闻之心情沉重,悲从中来。

如陌惊讶地顿住脚步,向来只知,南宫晔早逝的同胞弟弟——三王子南宫澈,天赋异禀,六岁便已弹得一手好琴,却不知,南宫晔竟也能弹出如此动人心弦的曲子。

空旷的院落,他一人独坐,就坐在上次她被鞭打时所站立的那个位置。面容孤漠,神色寂然,指拨琴弦,弹得正入神。

如陌静静地站在门口,静静地望着他,第一次看到他穿这样纯白的衣裳,没有任何图案,仿佛被洗去了尘世的污垢,气质也变得清华起来,与平常她所认识的南宫晔判若两人。然而,就是这样的他,让她觉得,他心里,也许藏着别人所不能理解的天大的痛苦,否则,弹不出这样悲哀的曲调。

春日的微风,似乎感染了悲伤的气息,将琴曲中暗含的无数挣扎、懊悔、痛恨、哀伤的情绪,散发在寂静的空气里。如陌被这气息所笼罩,心不由自主地竟疼了起来,恍然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雪天,她穿着鹅黄色的小棉袄,跟着母亲爬上那座被大雪覆盖的狼崖山。山路陡峭,雪滑难行,她那么认真地爬上山顶,一路跌倒,摔破额头,没有开口叫一个痛字。因为那时候她就能感受到,母亲心里的痛苦,她以为凭着母亲对她的爱,她可以安慰母亲受伤的心,但是,万万没有想到,曾经爱她如命的亲人,竟然会亲手将她推下悬崖……

“铮!”

如陌正沉浸在久远的回忆里,突然,琴声断了。她蓦地回神,见南宫晔望着断掉的琴弦,怔怔出神。如陌看着他的表情,忽然想起上次在屋子里看到的一个灵位,上面写着南宫晔的名字。

“你来了。”南宫晔终于注意到她,抬眼,面上的悲伤仿佛遇风化解,弯唇朝她微微笑了笑,自嘲道:“十几年没摸过琴,想不到,竟然生疏至此。”

这一笑,连眉眼都充满了温柔,整个院子里的沉重压抑感,一瞬尽散。然而,悲伤的感觉,已然深植人心底。

如陌没说话,缓缓走到他面前,等着他为她解惑。她直觉,这里的秘密,也许不仅仅是一个灵位一个名字那么简单,也许,还有她想知道的东西。父亲,为什么会背叛母亲,不顾他们兄妹的跪求,执意要娶公主为妻?

南宫晔起身,牵着她的手进屋。屋里依旧干净整洁,一尘不染。桌案上,那个灵位还摆在原处,灵牌前,燃过半截的三支香,青烟寥寥。

实体书的文笔,作者(莫言殇)更新稳定,可惜节奏实在是太慢了。。开头主角满青藤,叶氏被偷了五块钱,虽然五块钱在那个时代不算少了, 但是围绕五块钱抓贼的一系列情节《夜妖娆》一写就写四十章,后面也出现了大量无关紧要的情节叙述。在这个快餐时代,很多读者估计都撑不下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