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三国幼麟传》三国幼麟传为什么断更 419 三国幼麟传腹黑攻
《三国幼麟传》三国幼麟传为什么断更 419 三国幼麟传腹黑攻

三国幼麟传 山药泥饭 著

关羽,石斌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4-05 10:26:30
火爆辣文《三国幼麟传》由山药泥饭新写的历史类型的故事,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关羽,石斌,内容引人入胜,值得一阅。主要讲的是:麦城位于当阳县城东南五十里。说它是城,实则只是一个只可容纳千余人居住的小市集,筑于一座土丘之上,地势勉强说得上易守难攻,城池周围用一段土垣围住,俯卧在沮水之畔。如今此地正是关羽屯扎残军之处。城中一处修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麦城位于当阳县城东南五十里。说它是城,实则只是一个只可容纳千余人居住的小市集,筑于一座土丘之上,地势勉强说得上易守难攻,城池周围用一段土垣围住,俯卧在沮水之畔。

如今此地正是关羽屯扎残军之处。

城中一处修缮得还算整齐的房屋,眼下关羽正下榻其间。

房屋外,关平坐立不安,正在门前等候。

他今年三十七、八岁年纪,自小视以父亲关羽为英雄偶像,自懂事起就跟随父亲苦学兵法武艺,不仅治军指挥一道尽得真传,便是喜怒不形于色的气度也隐有几分乃父的风采。

但此时此刻,他却左右踱步不止,面有焦色。

原来关羽下午时分竟然晕厥过去,关平大惊之下,匆匆找来军医石斌诊治。石斌进入房中良久,始终不曾出来。

“父亲一身干系荆州军民众望,万万不可有失,上天若能眷顾父亲身体安康,保他平安脱险,我关平愿意舍身以偿!”他万般无奈之下,只得闭上眼睛耐心祈祷。

许是他的祈祷感动了上苍,不多时,军医石斌终于转出。

关平忙上前拉住,急问道:“敢问石先生,家父身子如何?”

石斌年约五旬,慈眉善目,他叹了口气,回道:“上个月君候臂膀中了一记毒箭,当时樊神医为君候刮骨疗毒妥当,照理说歇息个把月也就好了。但今日晕厥,实乃毒症复发之像。以老朽多年行医的经验判断,必是这些日君候忧思过虑,夜不能寐,导致内外邪气交错,而正气不足以驱邪,症疾终于发作。”

关平追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石斌道:“要治此症说难也是不难。老朽根据樊神医所述,已经写了一味药方,君候只需按时服用,好生调养歇息便可安然无恙。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哎,不敢瞒小关将军,方子虽属寻常,但军中有数味药材,尤其是牛黄已经耗尽了。”

“可有什么替代之物吗?”

石斌摇头道:“牛黄取自牛体内胆囊,炮制繁复,仓促之间,让老朽上哪里找去?”

关平大急之下,又追问几句。石斌只是一味摇头。

关平还待再问,门内忽传来一阵威严的低喝:

“定国,你进来,为父有话问你。”

闻得父亲声音一雄浑如往日,关平浮躁之心顿时大定。他向石斌赔了一礼,便推开房门而入。

屋舍内虽然点着油灯,但光线依旧昏暗。关平小心走到关羽塌前,只见关羽赤裸右臂,身上半披着平日常穿的绿袍,半坐于榻上。

关平立于关羽身侧,关切道:“诸事自有孩儿操持,父亲身躯干系重大,石先生嘱咐要好生静养,万望保重!”

关羽颔首道:“无妨。方才不过疲乏之下睡了一会儿而已。医者父母心,何况石斌追随某多年,他若有办法,自会替为父延治,不必相迫。”

他顿了顿,问道:“定国,今日军中走脱几人?”

听父亲提到正事,关平不敢怠慢,忙打起精神,愤懑道:“昨日夜里又走了百八十人,眼下城中兵卒已经不满千人。枉费父亲平日里待他们亲厚,关键时刻竟然背弃父亲逃跑。”

关羽沉思片刻,目光微微下垂:“人之常情耳,某不怪他们。”

原来关羽接到江陵失陷的消息后,马上自樊城撤退。彼时汉军尚有精兵两万余人,而吕蒙新据江陵不久,兵不过万,关羽自忖尚有一战之力,便引军进逼江陵。期间,他曾多次派使者进城与吕蒙,希望吕蒙能够知难而退。

不料吕蒙使出攻心计,每次都厚待关羽的使者,允许其在城中各处游览,向关羽部下亲属各家表示慰问,有人亲手写信托他带走,作为平安的证明。

使者返回,关羽部属私下向他询问家中情况,尽知家中平安,所受对待超过以前,因此将士们都无心再战,趁夜纷纷逃散。不几日,士兵就已逃散大半。

关羽乃是堂堂正正的战将,如何提防得到吕蒙使出这般绝户之计?一时吃了大亏,此消彼长之下,只得率领残部退守麦城。此时此刻,只有不满一千的残兵相随。

他是光明磊落之人,虽然中计吃了大亏,但他从不怪罪逃散的士卒,但对背盟偷袭的吕蒙和献城投降的糜芳恨得益发刻骨。

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关平安慰道:“好在留下皆是校刀营的将士,这一营将士对父亲忠心耿耿,战力也是精锐,必能保护父亲杀出重围。”

关羽缓缓颔首,又问道:“城外兵马为何人统领?”

“孩儿只探得朱然、潘璋两部军马,每部人数不在三千人之下。”

关羽闭上眼睛,沉默半晌,忽开口道:“想我关羽自负盛名,今日竟受辱于无名小辈之手。”说罢只作一声长叹,神色间竟是说不出的悲凉。

好半晌,他才振作起来,又问道:“元俭可有消息传来?”元俭是关羽主簿廖化的表字,数日前被派去上庸寻求援军。

关平摇头道:“尚未有消息传来。”

“军中粮草如何?”

“不够十日之用。”

“不够十日吗?”关羽轻抚长髯,陷入沉思。只过得片刻后,他蓦地睁开双眼,二目开合间精芒爆闪,虚室生电:“如此我军就不得不突围了。你速将王甫、赵累两位将军请来此处,我等共商突围之计。”

关平迟疑道:“只是父亲的身体……”他本欲再让父亲好好休息一阵,但在关羽严厉的逼视下,终于躬身领命而去。

麦城简陋逼仄,不一会儿,他就领着王甫、赵累回到屋内。此时关羽早已穿戴整齐,一如平日威严模样。

待相互见礼后,关羽开门见山道:“某意已决,明日向西突围。请两位将军前来,是想请两位参赞一二。”

这确是关羽处事的风格。通常他在定好大方向后,才会召集群僚讨论细节。王甫、赵累跟随他多年,自然深谙关羽的习惯。眼下也确实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于是几人振奋精神,细细商讨突围细节。

时光飞逝,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连油灯也添了好几次油,东方渐渐翻起鱼腹白色,众人却始终一筹莫展,不曾想到什么妥善的法子。

毕竟城外敌军成千上万,而城内只有不到一千的疲兵,缺衣少食,马匹亦是奇缺,无论如何筹划,都只有不到两成的把握。

关羽端坐良久,毒气上涌,晕眩之感再次袭来。他不愿打扰其他三人的思路,只作闭目调息。

正当他兀自强撑之际,一条身材高大、黑面虬髯的大汉忽然一把推开大门,挟带起一阵冷风,冲到众人面前,激动道:“君侯…君侯,你…你看是谁来了!”

他话音还未落下,身后忽闪出一名高大少年,绿袍银甲,不是关兴是谁?

关兴眼见父亲须发灰白,脸色中隐隐透着黑气,只不过隔月余,就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可想而知,父亲在这些日子里,也不知吃了怎样的苦楚。

他心下不忍,忙上前两步,跪倒在关羽膝下,颤声道:“父亲,请恕孩儿来迟了!”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历史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三国幼麟传》,会想起关羽,石斌,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