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锦田》锦田花园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锦田章节在线试读
《锦田》锦田花园 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锦田章节在线试读

锦田 吉字 著

巧儿,沛氏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3-04 08:33:39
这次给兄弟姐妹们赏析吉字笔下的古代言情新书《锦田》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巧儿,沛氏两位主线角色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这少妇就是许儿的大嫂沛琴,将将二十出头,长得清秀,自以为是个了不起的读书人,高傲的时候那八字倒挂的眉毛分分钟能飞上天。平日里踹相公,撕婆婆,还非得立个惠外秀中的牌坊,那暗戳戳算计人的本事堪比千年老妖。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少妇就是许儿的大嫂沛琴,将将二十出头,长得清秀,自以为是个了不起的读书人,高傲的时候那八字倒挂的眉毛分分钟能飞上天。平日里踹相公,撕婆婆,还非得立个惠外秀中的牌坊,那暗戳戳算计人的本事堪比千年老妖。

这种人不宫斗,实在可惜了。

应许儿又往那旧得脱皮的木门后面挪了挪。

直播婆媳大战啊,此等真人版大戏岂能错过。

萧大娘心中的小火苗经儿媳的这么一番话,蹭蹭地直上天灵盖,脸红脖子粗的能煎鸡蛋——就是这么火大!

说起来萧茵雪也不是个省事的主,那半拉眼珠子一挂能戳死个人。想当年她抱着比一堆干草贵不到哪儿去的嫁妆,嫁进应家,没少受应家人背后寒酸。好在应老爹是个情种,对萧大娘不离不弃,嫁妆少就少点吧,又不是没有饭吃,甭管别人怎么说,应老爹只道娶的是媳妇不是嫁妆。

这嫁妆风波才消停了。

萧大娘也争气,进来头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是应老爹兄弟几个里头第一个带把子的娃,这可长了萧大娘的威风。生完孩子三月了,还时不时扶一下腰,就怕应家人忘了她一等一的大功。

然而风水轮流转,十年河西,十年河北。

自萧大娘生完头一个孩子,这肚子就没再鼓起来。偏这个时候应家老二的媳妇,那肚子三年鼓了三次,可谓你方唱罢我登场,还回回都是带把的。

短短三四年功夫应家老二家人丁满满,哭奶声一阵高过一阵。成天成夜的奶娃声差点没把萧大娘憋出病来,饶是应老爹像个软柿子一样苦苦相劝说来日方长,奈何骄傲的萧大娘架不住应家老太的横眉厉眼啊!一年两年也就罢了,萧大娘在生下大儿子应宝强之后,愣是八年下腹空空,怎么也鼓不起来。

骄傲霸气的萧大娘耐不住岁月蹉跎,被平平的小腹硬生生逼成了杏花村中雄纠纠气昂昂的女汉子。

然而这还不算完。

生完应宝强的第八年,萧大娘终于又怀上了,欣喜若狂生下来却是个女娃——这便是应许儿了。

萧大娘抱着一身酱紫皱巴巴的许儿,当时就嚎啕大哭一场。不过后来还是接受了许儿的女儿身,毕竟都是娘亲身上掉下来的肉,没有不疼爱的。

只可惜许儿落地后不久就发了高烧,请了郎中来瞧,说许儿脑子烧坏了,以后就是傻子了。

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话,让原本的女汉子瞬间成了女泼妇,就差没有拎起郎中脑袋哐哐往地上砸,保准一砸一个坑。

“让你在家教娃写字那是不想让你下地受苦,你真以为识几个字了不起啊!不乐意教是吧,下地干活去!”萧大娘将手里锄头咣当往地上一锄,又道:“连个女娃都看不住,你还有脸坐在这儿!你还有理了!”

这嗓音洪亮得一波三滚,连院门外的应许儿都被波及到了。

沛氏吊起八字眉,小腰扭起来一点看不出已是三岁小娃的娘,撅着屁股先把地上的锄头捡起,转了委屈道:“娘,您为儿媳着想,儿媳又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半个时辰前许儿还在屋子里呢,谁知道一转眼就不见了。要不儿媳现在就出去找,指不定还没走远……”

呦西,这态度转得也太快了吧!

许儿的残缺的印象中,沛嫂子可没少拿她出气。理由是家里养了个只吃不干的傻娃,沛氏心头不舒服。

萧大娘见沛氏知错能改,便也没有再追究下去,毕竟得先找到应许儿不是?逐喷着粗气道:“得!你还是呆在院子里吧,瑶娃子刚三岁多些,正是到处乱跑的时候,巧娃子大些,但到底才九岁,留她们俩在家不合适。”边说边往门边去。

沛氏十分服帖道:“是,娘。”

可脸上表情却高傲得很,待萧大娘走远了,她转身就对巧儿使眼刀子,并沉声呵斥,“去,给嫂子倒水去。教你这么半天,嗓子都要冒烟了!”

应巧儿浑身一紧,不吱声的就去了。

应许儿把院内的一举一动看得透透的。

便宜娘模样唬人,一腔热血抵不过头脑简单。

心机嫂子,外表瞅着清丽温顺,实际上心狠手辣。

巧儿妹妹,那就是个纸人,叫别人一捏一个准,还是个活脱脱的叛徒,自己犯了错总往许儿身上推。

至于那三岁的小侄女,别看人家年纪小,有那么个娘在,小心眼使起来可谓滴溜直转......

掐指算算,特么有一个稍微正常些能过日子的吗?

贼老天,可不带这么虐的!

许儿想得出神,一时忘了萧大娘正朝她走来。破门吱呀一开,顿时原形毕露似的愣在原地。

奇了怪了,为毛觉得心里怕怕的呢?

直到一声霹雳下来,许儿有了答案。

“咋的又跑到河里摸鱼去了,看看这浑身脏的,一家子人一天到晚尽给你洗衣服了!快进屋把衣服换了,脑瓜子上还流血呢,再弄破了,又得请郎中!”

应许儿只觉耳膜被震得生疼,左肩被提着,一路斜着身子进屋,脚跟几乎没占地,全靠脚尖前行。

到了屋内,人还没站稳,外衣就已经被扒光。

好家伙,给人留点面子成吗,外头仨都搁房门口看着呢!虽说原主是个傻子,有着十三岁的外貌,俩岁的智商。可架不住换了芯子的应许儿是个二十八岁的成熟女郎啊!

在那开放的17年,都没这么开放过。

“娘,许儿都已经这么大了,脑子不好使,手脚总是好的,洗件衣服又不是什么难事,何不让许儿试着学学,以后嫁了人,总不能连衣服都不会洗吧!”沛氏领着巧儿和瑶儿进来,嘴上说的是洗衣服的事,手却伸到了大鲤鱼身上,转手交给巧儿,对着厨房努了努嘴。

巧儿对沛氏百依百顺,抱着鱼就往厨房去。

很显然,原主经常往家带活鱼,这一家人早习以为常。

然后便听见扑通一声,大鲤鱼得水,快活了。应许儿心里却不好受了。

靠之。

她怎么忘了她还背着一门亲呢,对象不是别人,也是个傻子,还是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成天作威作福、捡了羊屎当黑糖吃的福二代。贼老天,太特么坑爹了!

宝宝心里苦~

“她连个饭碗都端不住,你倒说说怎么教她洗衣服!我看是平日对你过分纵容,现在连件衣服都不愿意多洗了是不是!”萧大娘这一声吼刚好在许儿耳朵边,简直震耳欲聋,惊得她浑身一哆嗦。

一部十分平庸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吉字)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锦田》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巧儿,沛氏)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