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神医难养》神医娘亲养萌 T吧 神医难养罗御
《神医难养》神医娘亲养萌 T吧 神医难养罗御

神医难养 兰爵 著

慕容,楚晋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24 17:03:23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神医难养》的新篇,是作者兰爵执笔的古代言情新篇,小说的主线还是很有看头的,感觉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创作。蝎子毒不严重,有万毒之宗九殇谷的解药,自然药到病除。反倒是房屋倒塌的砸伤,拉扯之中的刺伤更为棘手。楚晋带着人在废墟中找寻幸存者,有些被屋梁压住了腿,有些被木棍戳进了胸口,还有抬出来就已经没有了呼吸脉搏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蝎子毒不严重,有万毒之宗九殇谷的解药,自然药到病除。反倒是房屋倒塌的砸伤,拉扯之中的刺伤更为棘手。

楚晋带着人在废墟中找寻幸存者,有些被屋梁压住了腿,有些被木棍戳进了胸口,还有抬出来就已经没有了呼吸脉搏。

一个十几岁的少年被挖了出来,满脸是血根本看不清长相,他牙关紧闭,身体僵直已经没有心跳了。

楚晋叹了口气,为他盖上白布。生命确实是不公的,有的人颐养天年、寿终正寝;有的人却遭飞来横祸、少年早夭。固知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在死亡面前,他们都太过于渺小了,只能留下哀默与敬畏。“抬到那边去吧。”楚晋指了指路边停放了整整三排的尸体,意外地看到了一群人安静地围在尸体旁屏气凝神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突然,有人大叫一声,“活了,活了!二子活过来了,神医给救活了!”

“闭嘴!”慕容泠风瞪了那人一眼,“都围在这儿干什么?还不快去帮忙,叫个大夫来接手,他大腿骨折,给带上夹板,记住平放不要挪动。有任何问题立刻来找我!”

说着,慕容泠风皱眉推开人群,“散开,散开!都别堵在这儿!还嫌空气流通得不够慢吗?”

小神医救过来一个便将人交给其他郎中,没有丝毫停顿又开始抢救下一个,边动手边忍不住小声嘟囔,“这梅州府郎中的水准也太低了吧,是死是活都弄不清楚!云漠,压住他,这胸了,还有救。”

诸位水准不够的郎中也只能在旁边乖乖地听着,技不如人还能怎么着?

没脉搏没心跳没呼吸可不就是死了吗?谁知道这位敲两下揉揉胸就能缓过来啊。也是,要不人家怎么能是神医呢!

家属们都像是看到了新的希望,抬着尸体排队往这边跑。

慕容泠风抽空瞥一眼,“死透了,没救了。”

“你不是神医吗?你肯定能救活的!”

慕容泠风将竹管插进那人的胸口,把气放了出来,那人的脸色也好了些,“是啊!小爷是神医,不是神仙!不会起死回生,让开,别捣乱。”

楚晋带着衙役将情绪激动的家属拉走,过来和云漠一起给她打下手,“这些人真的还有救?”有些还是他亲自下的死亡诊断呢,怎么让小神医随便按两下就缓过来了?

“学着点,”慕容泠风十指交叉跪在地上给患者做胸外压,“注意节奏,尽量和自己的呼吸保持一致,如果压上二三十下还没有心跳就放弃吧。”

慕容泠风又做了几个示范,告诉他手怎么放,力如何使,什么情况要坚持,什么时候该放弃。楚晋怎么说也算是师出名门,悟Xing极高,很快便得了要领。慕容泠风又看着他做了几个就放手让他自己来了。

这时,她要知府大人准备的房间也收拾好了。慕容泠风指挥衙役将她挑出的几个人抬进屋里,关上门只留下云漠帮忙,

云漠好奇了三天的药箱子终于被打开了。里面果真暗藏乾坤。慕容泠风将小药瓶都清出来,打开了最底层拿出两套无菌服、手套和口罩,又拆开左边的夹层抽出一盒手术刀止血钳来。在云漠疑惑的目光中,给他穿上无菌服,戴好手套、口罩。

“条件有限,就先这样吧。”

云漠从未见过这些,好奇心自然是大大的,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容泠风用小巧却锋利无比的手术刀割开人的肚皮,将污血清理干净,又用针线缝上,他这个医学门外汉,除了惊叹再也找不到其他表情了,“这个是九殇谷的秘技?”

“算是吧。”慕容泠风缝上最后一针,然后把手套脱下来丢到地上,又拿出两副,示意云漠也换上,“你在这里看到的一切都不准说出去,否则……慕容家的势力你是知道的,小爷若是想要谁过得不痛快可有的是办法,哼!”

被威胁的圣王爷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种得到认同的喜悦,“那你怎么就放心被我看到?不怕我偷学了去?”

“开什么玩笑!”慕容泠风冷哼一声,“学医是要有天分有悟Xing的!元帅您还是排兵布阵去吧!”想她家雪女王那么聪明的,身边围着四个顶级大医师,旁听了二十多年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南宫云漠这说了十来遍还分不清止血钳和皮肤钳的,她用得着防吗?

第三个病人是一位女Xing。一位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可状态却是**的女孩子。

慕容泠风站在案边看着女孩鼓起的肚皮有些发愣,“她的肚子刚刚有这么大吗?”

云漠摇摇头表示不清楚,他一大男人,没事注意人家姑娘的肚子干什么?有违君子德行。

慕容泠风却觉得不对,医生在危急时刻向来是最分得清轻重缓急的,而孕妇身上没有小事情,就算是划破一个小口子也绝对耽搁不得。若刚刚这女孩的肚皮真的有这么大,她一定会放下手中一切事情先照看女孩的,可是……

就在两人说话间,女孩的肚子似乎又鼓了些。慕容泠风将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按了按,手下一块一块的小凸起,咯咯愣愣的。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就脉象看来,这女孩并没有怀孕,而且她的伤势并不算严重怎么会昏迷不醒呢?

“把她的主治医生叫来。”

云漠不明白,“主治医生是个什么东西?”

慕容泠风指着女孩说道,“给她看病的郎中。”

圣王爷脱下手套、无菌服,乖乖地跑腿叫人去了。一会儿拉着一个白胡子老头走了进来。老头之前为女孩诊病的时候就觉得奇怪,以为自己学艺不精,便将女孩一起送进来,想让神医看看。

“这娃子一开始也没什么情况,就坐在地上捂着肚子愣神,老朽以为她是肚子疼呢,可也没见着有伤口,问她话她也不答,可能是吓傻了。老朽给她把把脉,也没发现什么大问题,就打算把她安顿好了接着去救人。可还没等老朽转过身去,娃子就开始吐黄水,嘴里哇哇往外冒黄沫子,全身抽搐止都止不住,还不得抽了半柱香的时间!可是这期间脉象一直是正常的,看不出什么毛病来。这么折腾了两三次,娃子两眼一闭就厥过去了。老朽也是没法子了,才送到神医这里,想让神医您给看看这娃子究竟是怎么了。”

听这意思倒像是抽羊癫疯,“她可有什么旧疾?”

老头摇摇头,“这娃子是老陈头家的孙女,平日里喜庆着呢,又开朗又漂亮,脾气还好得很。这不快及笄了嘛,老陈家的门槛都要叫媒婆子踏破了。”老头边说边摇头,“这时候若是出了什么事可要毁一辈子哩。”

了解了女孩的情况,慕容泠风便让云漠将老郎中请了出去,自己又把手放到了女孩的腹部仔细地按了按,从刚刚她便感觉到女孩的肚子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而且还是活的,不停地游动着。

慕容泠风剪开女子的衣裳,在她脐下三寸的地方找到一个小小的伤口,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伤口上似乎还有些粘液状的物质,无色无味却湿冷黏浊,给人感觉很不好。

慕容泠风皱着眉头有了些想法,虽然离奇却也不失为一种可能。小神医决定为女子做一次开腹手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但也需要切实的证据去支持。

正准备下刀,慕容泠风抬头看了眼,她唯一的助手居然背过身去面朝大门直挺挺地站着,背影看上去还有些拘谨。

“喂,”慕容泠风拿着手术刀歪着头,“你看什么呢?还不过来帮忙!”

云漠不自在地咳了两声,“要不我去给你找个嘴巴紧的医女来吧。”

身后半天没有回应,想来是不同意的,云漠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姑娘还没嫁人呢,我要是……”

“这么多事,你娶了不就得了。那么大的圣王府还养不起一个小丫头了?”慕容泠风不以为意,“若是能做得了圣王妃,也算是她的福气喽。”客观来讲,圣王爷人帅钱多势力大,文武双全不说,还是个皇亲国戚,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的尽管往他脑袋上扣,没有半点虚名。

云漠听了皱起眉头,语气有些生硬,搁谁让自家未过门的媳妇这么埋汰也不舒坦啊,更何况还是为她守身如玉二十三年的圣王爷,“本王的王妃,十七年前就已经定好了,圣王府只能有一个女主人,本王这辈子也只会有一位妻子!”

慕容泠风抿着嘴脸颊泛红,还好有残影面具遮挡着,但她那红扑扑的小耳朵可就掩不住了。欲盖弥彰大概说的就是这种时候。“医者……医者是没有男女之防的。照你这么说,我刚刚都看了这么多男人了,是不是得挨个嫁过来?”

“你敢!”云漠气急败坏地转过身来,凌厉的眼神似乎下一秒就要将她扑倒就地正法。

慕容小神医向来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敌硬我就软,敌强我就弱,傲气骨气什么的早就不记得了,嘟着嘴巴睁着大眼睛缩紧肩膀委屈地不敢看云漠。

见她这样,云漠反倒不敢发火了,可是一想到她的话圣王爷就心烦。云漠斜眼扫过那几个被慕容泠风救活过来的男人,强忍着怒火收紧十指,用仅剩的一丁点理智压下一剑削了这几人的冲动。

“以后没有我在,不准给男人看病。”

慕容泠风张了张嘴想要反驳,最终在云漠眯起的双眼的注视下乖乖地香了回去,“哦。”

见她这么听话,云漠总算是没那么生气了,反正除了自己心里堵得慌他也不能真的发火,“不许直接触碰别的男人。”

“哦。”

“手也不行。”

慕容泠风举起两只手晃了晃,“戴着手套呢。”她指指躺在书案上肚皮又涨大一圈快要爆裂的女孩,“可以开始了吗?”

云漠认命地撕开一副新的手套戴上,在慕容泠风的指挥下继续着他的助手生涯,最后还不忘提醒她,“这件事不准说出去!”他可不想惹麻烦,背上莫名其妙的桃花债,要知道越是偏远老旧的地方就越是保守固执认死理,“圣王府只能有一位王妃!”

“知道了。”慕容泠风噘着嘴应下来,可似乎并没有多不甘心,反而隐约泛起一丝甜蜜,刚刚的委屈也都消失不见了,专心地做起手术。

她先是拿出云漠从未见过的注射器,将一管麻醉剂推入女孩体内。今晚云漠已经见过太多稀奇古怪的东西了,早就麻木了。他在慕容泠风的指挥下给女孩的肚皮消了毒,慕容泠风点点头,稍稍比划了一下,便横切一刀割开了女孩的肚皮。小神医手法熟练,流出的血并不算多。云漠用纱布擦干血迹,女人肚皮底下的情况一览无余。

她确实和怀孕快要分娩的女人一样,鼓胀的子宫将其他脏器挤到一旁,几乎看不到了,只剩下它还在不停地胀大。

子宫壁下面一个个肉眼可见的鼓包在里面游来游去,有的还不时地跳动一下。

慕容泠风盯着子宫沉默了许久,才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术刀在子宫壁上割开一个小口,而后伸出左手,“镊子。”

云漠把最左边的递给她。

慕容泠风撇了下嘴,自己抻着胳膊拿过旁边的两个,用一个撑开豁口,另一个伸进去,小心翼翼地夹出一个透明的鹌鹑蛋大小的圆球,靠近烛光照了照,里面一只小蝎子正在沉睡。

“果然。”

云漠咽了口唾沫悄悄后退半步,“怎么会这样?”女孩的肚子里怎么会有蝎子的幼卵?按这个大小算,至少也得有个上百只。

慕容泠风走到桌边,将蝎子卵丢进茶碗里,顺脚踢过来一个铜盆。她又用剪子顺着宫壁上的豁口剪开,仔细地把里面的蝎子卵全数取出,一遍一遍地清洗着,生怕有一丝遗漏。

等她最后把女孩的肚皮一层一层缝合好,这才有功夫回答云漠的问题,“这种蝎子叫做库提格蝎,大多生存在北阳库勒河堤。”

“库提格蝎雌雄同体,自身便可以产卵繁衍后代。但它们只有卵袋可以储存受精卵,却没有办法给予受精卵营养,供其生长。所以它们会在卵囊盛满之前找到雌Xing哺Ru动物,用精管直接穿破皮肉刺入哺Ru动物的子宫中,通过精管将卵囊中的受精卵注入到哺Ru动物体内,受精卵便会自己吸收哺Ru动物体内的营养,消耗母体,迅速生长,最终撑破哺Ru动物的皮肉,破体而出。”

就像云漠谈论军政,她听得云山雾绕一样,慕容泠风这一堆什么哺Ru动物,什么受精卵的,说的云漠头都大了,“说人话!”

慕容泠风撇嘴,“蝎子看上这闺女了,要让她给自己生小蝎子!”

这本《神医难养》应该是作者(兰爵)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慕容,楚晋)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