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撩倒冷殿下 SM 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YD
《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撩倒冷殿下 SM 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YD

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 碧晓 著

白秀,凤鸣山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1-02-17 12:12:03
火爆新书《占身为王:殿下轻点撩》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碧晓,传奇人物白秀,凤鸣山,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我必须带锦泽见见白秀,因为他太没见过世面了,白秀才应该是天下男人都争相喜爱的女子。我回到凤鸣山,一方面是要带锦泽去见白秀,另一方面是因为凤鸣山的信号好——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收到二殿下发来的讯息了。敲响念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我必须带锦泽见见白秀,因为他太没见过世面了,白秀才应该是天下男人都争相喜爱的女子。

我回到凤鸣山,一方面是要带锦泽去见白秀,另一方面是因为凤鸣山的信号好——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收到二殿下发来的讯息了。

敲响念青丘的石洞门的时候,白秀才刚起床,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白秀的脸出现在朝阳镜里时,我看见她被抓得乱蓬蓬的头发,还有那一袭粉粉哒的睡衣裙摆。我骂骂咧咧地在朝阳镜里对她说:“你丫的,总在关键时刻丢老娘的脸。老娘给你相亲来了,速速起来刷牙洗脸!”

白秀的脸嗖的一下消失在朝阳镜的那边。

锦泽对我挑挑眉:“这就是你说的绝世美女?”

我说:“年轻人看事物不能只看表面的,白秀梳洗打扮后绝对清水出芙蓉!”

锦泽煞有其事地回味着我的这句话,我拿眼睛觑着他,那感觉就像一个老妈子在打量自己不听话的儿子。

不一会儿,白秀出来了。

深黑色的眼睛,烈焰般的红唇,还有那脸上涂得又浓又厚的粉。当然这还不够,将腰部露出一圈来的迷你小短裙又是哪里来的?

“不是让你打扮得清水出芙蓉点吗?眼前的这个妖姬是谁?”

白秀瞪着涂了厚厚眼影的眼睛看着我:“你刚才没说啊?”

我对她咬唇道:“还用说吗?相亲诶?相亲穿成这样,你找死啊!”

多年的交情,总是让白秀轻而易举就能读懂我的唇语:“你不是说对方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间少年吗?我这让他见见世面有什么不好吗?”

我立马把疯狂的白秀遣送回去:“你这是让人见世面吗?你这是毒害他!”

白秀心不甘情不愿地进去卸妆,一边走一边骂我迂腐:“难怪你现在还单着,一点也不了解男人!”

我为了证明自己很了解男人,转过身来对锦泽说:“你觉得白秀刚才的打扮好看吗?”

锦泽对我笑笑:“我觉得还不错。

你见过兔子爆粗口吗?

我现在就是那只爆粗口的兔子!

——

果然,男人的世界我是不懂的,半个时辰,锦泽就和白秀打得火热。

白秀告诉锦泽,男人要会说漂亮话才会讨得女人的欢心;锦泽继续深入地问,“如果对方不解风情呢?”

白秀说:“那就去征服她!用行动告诉她,什么叫做爱!”

锦泽那天受益匪浅,竟然转眼间改叫白秀“大师”,白秀很受用说是这是自己这辈子收的悟性最高的一位徒儿!

如果早知道和男人聊这些就能抓住男人的心,早在几年前,我早该这样了!

——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木槿花香飘十里。

一个长相白净的年轻侍从突然走过来对我说:“仙子,我们主子要邀请你过去共赴晚宴。”

我看都懒得看他一眼:“我这正赏着花呢!”

那年轻侍从又说:“主人说今晚的菜式很特别,姑娘一定喜欢!”

“菜式?特别?”

我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几个字:有好吃的?

完了,心动了!

“你家主子是谁啊?我认识他吗?”

年轻侍从莞尔一笑道:“我家主子是当今的二殿下,因为久仰姑娘大名,遂特此一见。”

久仰我的大名?

我在心中仔细地揣摩这句话,“是久仰我是天地初开以来,第一个吃荤的兔子吗?”

我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跟去赴宴了,还好宴会是真的,如果对方是什么假扮王子皇孙的“人肉集团”,我想我就这么被卖了。

到的时候,二殿下正背对着我,他长身玉立,虽然隔得不近,可我依然嗅出了从他身上散发的优雅的气息。他转过头来的时候,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简直太帅了!“常听人八卦说:“帝君的这几个儿子个个才貌非凡!”如今一见,果真非同凡响!

首次见面,他便对我微笑,那笑容就如灌了毒的蜜酒让我窒息。

“你就是胭脂?”

我点点头,嘴里含糊其辞地说:“嗯!”

他又笑笑:“真人比画上漂亮。”

我又仔细揣摩他这句话的含义,难道他曾对着我的画像“睹物思人”?咦,想一想,我就觉得兴奋,心扑哧扑哧的跳个不停。

可,事实是我想多了。

因为他看都没再看我一眼,就转身去了屋里。

虽然,心里有些惆怅,可我依旧亦步亦趋地跟着他进了屋。

二殿下摆了一桌子的菜请我吃饭,光是这种殊荣就令我开心好几天了。

“你好,我是俊猊。他们都叫我二殿下,或者你可以直接称我\\\'俊猊’。”

我有些懵:“是狻猊的那个猊吗?”

传说龙生九子,龙的第五个儿子就叫狻猊。

二殿下:“是的。”

“可是,你这么温和为什么你父亲要给你取这么一个狠厉的名字呢?”

话一出口,立马又有些后悔。

然而俊猊只是笑了一下,并没有露出任何厌恶的表情。

“他们都这么说。可这也不是我决定的,你说对吗?”

我点点头也是:“这个世界上,奇怪的父亲有很多。比如我就认识一个人类少年,他的父亲似乎要杀了他。”

俊猊突然抬眸看我,他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道忧伤的目光,我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身边的侍卫挥刀想要警告我,可是俊猊都让他们下去了。

“现在屋里只有我们两个,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丝毫没觉得这是俊猊特意为我开的小灶,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了。

“所以啊,天下什么样的父亲都有,不就是一个名字吗?你真的不必放在心上。”

最后说得俊猊哈哈大笑起来,他突然向我靠近,他的那张俊脸就快贴到我的脸上:“胭脂,你真特别!”

——

我不知道那天俊猊为何请我吃饭,我只知道那晚因为这句话我思考了好半天,后来终于以无解告终。

从那以后,俊猊似乎很照顾我,隔三差五往我住的“月灵阁”送东西。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只要是稀罕玩意儿,我这儿总少不了。

二殿下的母亲沉玉帝妃曾害怕自己的儿子看上了我,多次派眼线来打探。最后都以结果是“二殿下究竟是玩玩啊还是情根深种结果不明”而告终。而事实是只有我们这些当局者才明:我跟二殿下明明就是什么也没有的革命友谊,尽管有一天,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他。

当我发现这一点的时候,二殿下依旧在往我住的地方送东西。这一次是用极其珍贵的西海珊瑚打磨的女子头饰,还有用极其细腻,火烧不断、刀砍不坏的冰蚕丝做的女子纱裙,用的布料是我最喜欢的胭脂色。

私下里,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他们纷纷揣测二殿下这是看上了我,要拿我做他的小妾。我一向无意嫁入豪门,更无意嫁入皇室,可是一想起俊猊那清俊温柔的笑容,我的心还是在砰砰跳的。

俊猊这天傍晚照例请我吃饭。

桌上的饭菜再丰盛都无法让我集中注意力,我的注意力都停留在俊猊那深不可测的眼底。

他在对我露出那种温柔的笑意,他的长相本就清俊,风度本就翩翩,此刻他的笑意就像是使人会上瘾的蜜,我贪婪地想要更多。

俊猊又笑了,他这一笑啊让人如沐春风,十里桃林也不及他春风十里。

“胭脂”,他轻柔地唤我的名字,“不管别人怎么想都可以,请 他终于说话了:“胭脂,这件衣服穿在你身上真好看!”

我的脸不知不觉就变成了粉红色,想要拼命掩饰,可是不论怎么掩饰也只是让我的脸变得更红而已。

他将一块梅菜扣肉夹进我的碗里:“多吃点这个!这是你爱吃的!”

我以为他会说些什么,比如他这么做的目的,可是他却什么也没说的,就像只是在招待一个普通朋友那般的,劝我多吃这个,劝我多吃那个,然后夸奖我今天的头饰和服饰相得益彰。

我很想从俊猊的眼神里或是肢体动作里找到点“蛛丝马迹”,好好好解释一下他这么做的原因,可是无奈都以失败告终——因为他太自然了,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就好像他对每个人都会这么好一般。

“你有心事?”俊猊突然问我。

我对他笑笑:“你怎么知道的?”你无论如何记住一点:不要不来我家吃饭,不要拒绝我的邀请。”

我的脑袋一懵,他却笑眯眯地摸摸我的头道:“对了,我三弟他,想见你。”

说实话,碧晓这本带点仙侠奇缘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白秀,凤鸣山)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碧晓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碧晓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