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地狱乐书》乐书小站 Twink 地狱乐书419
《地狱乐书》乐书小站 Twink 地狱乐书419

地狱乐书 南宫誩 著

古香,阿水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06 12:12:44
优质小说《地狱乐书》是南宫誩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文,本网络创作的主人公古香,阿水,精彩内容:第三十九章:深夜哀叹·公主病惹恼君王心,月圆夜独现紫袍影日落黄昏,倦鸟归巢,繁星点点,烛火旖旎。初秋凉爽,褪去炎热,晚风拂来,不禁颤抖。再平常不过的一个晚上,今夜东门初白却显得焦躁不安。从疏月观回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第三十九章:深夜哀叹·公主病惹恼君王心,月圆夜独现紫袍影

日落黄昏,倦鸟归巢,繁星点点,烛火旖旎。

初秋凉爽,褪去炎热,晚风拂来,不禁颤抖。

再平常不过的一个晚上,今夜东门初白却显得焦躁不安。从疏月观回来,他就一直等着阿水的消息,以往的配合中,此时阿水早就应该飞鸽传书,回复事情办妥,而现在已然迟到了两个时辰了。

辗转回宫,他即刻去了古香公主的暗香宫殿。满身风雨而至,急切着娇惯的妹妹是如何的病着痛着。而事实是,刚踏进宫门,未进殿厅,便闻得公主极具穿透力的咆哮,怕是又有那个侍人惹她不开心了,正在训斥。驻足听了片刻,火爆的脾气、高涨的嗓门,哪里是病入膏肓的样子。无奈之下,他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地盘,焦急的等待阿水的消息。

侍人禀报太子殿下来访,未进殿内却又急着离开了。知道已经穿帮的古香,立刻怒退侍女,娇滴滴的追随着东门初白的步伐而来。

“皇兄,你总算回来了,我都快憋闷死了,父皇又不准许我出宫……”古香公主毫无意识到东门初白不安的情绪,依旧撒娇道。

“所以你就骗我回来?”东门初白一向拿这个不懂事的妹妹没有办法,但看她如此疯癫却也心生闷气。

“是啊,是啊……”古香开心至极,“还有那个夏秋央,快让她来陪我玩,我保证不欺负她……”古香一副坏笑嘴脸。

“她有事,过几天才能来。”东门初白把古香按在椅子上,耐心十足道:“小祖宗,你能不能消停的一个人玩啊,我有很多事要忙的,你什么时候能够好好听皇兄的话呢?什么时候能够长大呢?”

“你说过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的,我不想长大,长大了会有很多烦恼。”古香噘起小嘴,不依不饶的撒娇、耍横。

“是,但这并不矛盾。你若能懂事一些,我自然还是会照顾你一生一世,只是……只是……”东门初白顿时口吃,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古香,也许是迟迟不归的阿水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一直无法安心。

“哼!只是我若懂事谦和,你就可以不用管我了对不对!”古香推开东门初白,气急败坏,往门口跑去,一边还大喊大叫:“你只顾着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潇洒自如,就是不想顾着我罢了……”

“咚……”古香一头栽倒进门的阿水怀里。

“公主……”阿水,拱手致歉,一只手略略发抖。之后,向里面的东门初白望去。

“看看,他又来了!天知道你们整天在嘀咕些什么,每每总是要避开我。今天,我就是不走了,说什么秘密,我这个公主也要听听!”古香大步跨进来,用力坐在椅子上,一副不理解、不商量、不妥协的坚决模样。

东门初白见阿水的脸色稍有苍白,一只手无力发抖,这是不太好的预兆,便对这个骄横已久的妹妹大吼:“立刻给我滚出去!”

一语重下,包含这千斤万斤的责骂与怪罪,古香是东门初白最疼爱的妹妹,从未如此言重至此,古香一个傲慢的公主哪受得这一声重喝。

顿时,整个宫室都安静了,好像全世界都在盯着东门初白,一向飘逸多情的他又何曾这样气愤过,何曾在妹妹面前失过仪态。

古香停止了胡闹,雪白的小脸上落下两行热泪,闪电一般的飞出东门初白的寝宫。

阿水也很少见东门初白如此动怒,没有想到他对夏秋央真是志在必得,竟如视若珍宝的妹妹无端的发火,便温声劝解:“殿下,您……”

“她怎么样了?”东门初白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仿佛在等待着刑官的判决一样。

看着东门初白动容的面色,立刻单膝跪下,抱拳道歉:“她……她好像内力不足……”

“谁让你下手那么重的?!”东门初白用力拍在桌面上,桌面上的那杯茶水瞬间崩裂了。

“属下该死!”阿水紧忙曲下另一条腿,双腿跪地,双手伏地,面朝手背,“属下想,只有让夏秋央身负重伤,才会增加她住进皇宫的机会”

阿水听东门初白没有声音,便接着说:“属下拳拳之心,都是为殿下考虑……”

东门初白重叹一口气,缓缓坐下,轻声到来,“她伤势如何……”

“她……”

“好了,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你那一掌,够她受的了……”东门初白还是朝阿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打心底不希望秋央有任何的危险,“起来吧,你,胳膊怎么了……”

阿水徐徐起身,依旧不畏不惧的缓声道:“值得高兴的事儿就在这……”阿水很会吊人胃口,这么多年,能够自荐来到皇宫,并得到东门初白的重用,不仅要功夫好,还要有一张能言善辩的巧嘴。

“什么意思?”

“想来那夏秋央也是多福之人,被我打伤之后,便有一个功夫深不可测的老婆婆救了她,想必现在已然医治得差不多了,恢复身体并非难事……”

“哦?!老婆婆?比你功夫还深不可测?看来,我有必要亲自去一趟那个南宫迟用三百万白银换来的随安镇,瞧上一瞧,到底是何等贵地……”

“殿下,您还不能直接去随安镇……”

“不错,我跟秋央相约红楼会面,我先要去那做场戏,才算不穿帮。”

***

空晴星稀,朗朗月下,随安小镇的街口,可谓是:多灾之人偶遇糊涂之神,福祸难辨。

且说,青花母女一直在讨论秋央的年纪,进而聊起了偶遇南宫迟的种种,以及多年来漂泊的艰难,如今这正要寻找之人病在眼前,竟然忘记了搭救。

小草一直责怪母亲青花,怪她大大咧咧的,竟然不先替秋央看病,若稍有迟疑,即便找到了、找对了人也不过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而已。

“你个臭丫头,不要催我,我这不是正在细细诊断吗?”青花对于一直在耳边碎碎念的女儿不耐烦至极,这个臭丫头真是扮老太婆扮得太久了,唠叨的毛病是越来越严重了。

“你到是快说啊,能不能救活!”小草想必是给她娘亲当“婆婆”当习惯了,还是一副管教的语气。

“很严重啊,你再啰嗦我就没办法集中精神救她了!”青花也如同小孩子一般,同小草争辩上两句才算罢休。

小草顿时安静了,坐在一边,不说话,不乱动,静静的听结果。

“那人功力不低,要不是被你那八卦功唬住,你是打不过他的。”青花毫不留情的揭穿小草。

“那是,我那八卦功唬人天下第一……”小草扬起下巴,骄傲的很。

“但那人也不是全力出掌,似是没想下死手。这丫头内力浅薄,用上全部掌力往她胸口这么一拍,必死无疑!”青花解释,一边帮秋央处理嘴角的血渍,一边检查身上是否有其他的伤口,“她身上并没有其他伤口,此刻气息微弱,情况不太好……”

“给她吃一颗你的丙申丸,先续了命。”小草在床下拿出一个大盒子,盒子分九宫,每宫都有多多少少不同的方形木瓶。只见她从最中间的那个小格子里拿出一个标记有“丙申丸”的木瓶子,取出一颗红色的丹药,塞进秋央嘴里。

青花随即端了一杯水,慢慢倒进秋央的嘴里,水不断的益处,下咽很慢,秋央当真生死一线之间。

“娘,您不是说那黑衣人没用尽全力吗?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水基本上咽不下的。”小草盯着秋央的脸、身体,上上下下不断打量。

“那就是,她受伤之前就已经五脏疲惫受损了……”

一夜之间,小草和青花两个人的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秋央,时隔半个时辰便给她往嘴里送上半杯水,以免脱水。

半天的诊治情况观察,秋央根本不像是一个四十多岁人的身体,青花和小草的疑惑只得在她清醒后方能化解,此刻,她们似乎对这个瘦小的身躯为何会疲惫至此,而更加心急,莫不是三朝后人们又出现哪般争端,需尽快调养好她的身子方是上策。

圆圆的明月挂在夜空,把整个随安小镇照的亮堂堂的,只是并没有人走出来寒暄,没有人能明白那份看得见的安详是什么样子,因为他们都沉浸在酣睡之中。

又是一个十五月圆之夜,多年来,竟还不见她的身影,天意如此,作弄人运,见不得人情两愿、相亲相爱。

午夜轮回,白云山紫云石旁又多了一声叹息。

声声叹叹,神色迷离,夹杂着泪水斑驳的咸味。

山石之上,冷风时起。紫色的身影,随着紫色的散发飘舞……

热切的目光逐渐暗淡,暗淡在无尽的深夜之中……

哀叹,哀叹……

罢了,许是真的来不了了……

已经等了十多年了,即便触碰不及,也是还是……

相见,不如怀念罢……

【画外音】

紫袍道人:时间真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跨度,让惨痛变得苍白,让执着的人离开,然后历经沧桑人来人往,你会明白,万般皆命,半点不由人。

南宫誩的《地狱乐书》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