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那年盛开》重生之那年盛开百度云 Size Queen 重生之那年盛开妖孽受
《重生之那年盛开》重生之那年盛开百度云 Size Queen 重生之那年盛开妖孽受

重生之那年盛开 古道西楼 著

许思,许思年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1-02-04 12:01:18
《重生之那年盛开》是古道西楼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创作,剧情流光溢彩,文笔淋漓尽致,值得品味。这几天高考生都忙着对答案,连贺谢都窝在图楼家里紧张的搜刮脑子里仅剩的那点记忆,对好一门绕着墙角绕一圈,什么时候心情平复了再接着对下一门,搞得图楼都跟着有那么一点紧张了,不过再紧张他也顾不上或者懒得对。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几天高考生都忙着对答案,连贺谢都窝在图楼家里紧张的搜刮脑子里仅剩的那点记忆,对好一门绕着墙角绕一圈,什么时候心情平复了再接着对下一门,搞得图楼都跟着有那么一点紧张了,不过再紧张他也顾不上或者懒得对。

除了每天必备的跟许思年见一面,其它时间他几乎都在跟电脑打交道,贺谢抱怨他生了一双弹钢琴的手却用来玩游戏。

图楼嗤之以鼻,懒得跟他计较。

对了答案之后,贺谢还是挺高兴,以他平时的成绩,这次高考也算是发挥不错了,勉强上了二本,也是垫底的料,三本倒是有望当一回第一,可二总比三好不是?

虽然那什么——二就二吧!

期末考试完之后,许思年的安排依然满满当当,早上跟父母去店里帮忙,下午三点到五点补课,上一批要小学毕业的学生已经不需要她的补课,又加进来几名,再抽一个小时的练字时间,剩下的都在画画。

这样充足而忙碌的生活步调,已经成了她的习惯,习惯之后就是享受这种习惯。

补课这么长时间挣得钱虽然不能跟别的补课老师的比,可她觉得这就不错了,给母亲买了一条裙子,给父亲和陈爷爷各买了一个按摩枕,虽然都不是很贵的东西,可三人依然高兴的跟邻居聊起来时,止不住乐呵呵的嫌弃自己的女儿孙女乱花钱什么的……

经过许思年和图楼的大量笔记,以及钱进和苏望龙的不断督促,再加上怕拖后腿,跟几人越来越远,这一次钱来和苏望舒的期末成绩进步了不少,由其是苏望舒,本来以前她的成绩就不错,只是贪玩耽误了一段时间。

这么一来,钱来尽管没心没肺整天到处耍流氓,也有了一些紧迫感,那种只有他被排除在外的不安感。

查成绩这天,图楼正好在南关,明天图楼就要动身去S市,他把手里的活儿暂时放下,今天来就是给许思年当模特来着……果模!

是不可能的!

许思年的床比学校的单人床稍大一点,不过长度却不够,图楼裸着上半身本来是想半躺在上面的,奈何前腿搭拉着半节,索性坐在了床沿,两腿自然的伸展开,头发沾了水故意的弄成一种凌乱美,身上的肌肉线条紧实而充满力量。

此刻阳光正透过玻璃窗照进来,图楼整个人被分成了两部分,一半融进了炙热的阳光里,一半隐藏在黑暗中,这种明暗分明的视觉对比让他看起来有一种别样的性感。

床单有些凌乱,随意的扔着几本书,还有他手腕处绕着的黑色耳机,胡乱扔在床边的衣服,配上他冷漠不耐烦又桀骜不驯的表情,就像一副被修过注入某种意境的照片。

许思年就坐在离他不远处的地方专注的描绘他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晃动的眼神,她画画的速度很快,再看她落在纸上的根根线条又精准无比,很难想象这种手法是出之一个十八岁的女孩身上。

如果说许思年在专注的描绘着此刻的图楼,那图楼就是认认真真的盯着此刻的许思年,除了刚开始被他裸着的上身弄的发呆了几次,之后就再没出现过专注以外的神情。

心跳的很快,都说认真起来的男生很帅,却不知认真起来的女生同样丝毫不逊色,这个动作他保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不耐烦,如果换做是别人来让他当模特,他是绝对不会答应的,没有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应该是属于她一个人的,别人谁都不行。

最后一笔落下,许思年笑着舒了口气,图楼一见立马没骨头似得躺回了床上,光裸的背部被棱角分明的书硬生生的磕出一个红印子,不过他懒得管了,只想安静的躺五分钟,没准儿就这么睡过去也可能。

图楼从善如流的翻过身去,趴在床上,胳膊一扫乱七八糟的书本就被推到了床头。

许思年抿嘴一乐,先是碰了碰他背上被磕出来的红痕,她的手心永远都是带着热度,而他的背部却冰冰凉凉,这一碰,两人都是一愣,接着便是一阵尴尬。

许思年有些后悔说出那句话了,现在感觉连空气都带了尴尬。

“困。”

闷闷的声音传来,许思年的手就落在了他的背上,什么尴尬、害羞统统跑了个没影儿,认认真真的给他锤了一会儿腰背,其实她不会,就是瞎捣,不过看某人倒是很享受的样子,于是她捶的越发来劲儿。

捶着捶着就感觉图楼的背在动,而且幅度越来越大,到这个时候她要是再不明白就成傻子了,最后一拳用了力毫不留情的锤了他一下,便郁闷的坐在床沿看他:“笑啥?!”

图楼趴着笑了一会儿,支起半边身体侧过来看她,眼睛里的笑意怎么都消不下去:“不笑啥。”

许思年抽抽眼角:“别学我说话!”

“恩。”图楼倒是配合:“不学,不过啥啥的挺好听。”

“是吗?”许思年弯了嘴角:“可能是我声音好听,学一些方言会加分。”

图楼心情愉悦的挑眉:“学两句听听。”

“不晓得!”

图楼一愣:“什么?”

许思年乐:“不晓得啊~”

两人愣愣的对视两秒,许思年先被自己逗笑,梨涡都跑了出来,接着图楼也跟着笑了起来,左手支在头侧,忍不住伸手揪了揪她泛红的耳垂。

很软,指腹传来的触感让他有一种,希望时间就定在这一刻,不要走。

“思年,你爸妈呢?”

“恩?”许思年停止了傻笑,愣了一下才道:“去陈爷爷家了,怎么唉……”

图楼只听到了上半句,后面不想听,单手搂着她的腰直接把她捞上了床,左手肘支在她的头侧,右手搂着她的腰,就这样等着她回神。

许思年被吓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好不容易缓和了又被眼前的情形弄的再次跳了起来,她从来不知道心脏跳起来会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你……”

“画完了?”

“啊,恩,没。”许思年有点磕巴:“事后再修一修就完稿了。”顿了一下又加了两个字:“很快。”

图楼有时候有一种腹黑属性,他知道怎么控制自己的声音,会让许思年陷入一种混沌的状态,平时他的声音会带有磁性,早晨起床会沙哑,还有一种就是他说的,一种刻意压低的声线,带着低沉微哑。

头向她靠近一点,偏向她的耳侧:“你要怎么报答我?”

许思年两边的耳垂不自觉的动了动,时刻注意她的图楼勾起了嘴角。

“报答?”许思年知道图楼在故意逗她,不过还是因为他的声音狠狠的抖了一下:“捶背,你想耍赖吗?”

图楼可惜的叹气,不过:“我不耍赖,你也不能耍赖,还记的你答应我的条件吧?我想我要使用第一个了。”

许思年一愣,如果图楼不说,她还真就把这件事忘了,不过君子一言么。

“行吧,你想要我杀人还是放火,趁我还年轻,进去几年出来还不算太老,不过我建议你最好不要第一个就说这么血腥的条件,要不然老唔……”

图楼直接一口咬在了她喋喋不休的嘴上,闷笑着看她:“你在转移注意力哦……”

“……没”

后面的话全被堵回了嗓子里,图楼低头吻上了她的唇,像小孩子玩儿似的贴着她,来回轻轻磨蹭,两人鼻息相闻,周身热度瞬间掩盖了一切。

慢慢的磨蹭改为啃咬,试探的扫过她的牙齿,舌尖被挡在了外面,右手滑到她的腋下,轻轻一碰,许思年立马想要去推他,图楼眼睛含了笑意,顺势就抵开了她的紧闭的牙关。

炙热的太阳毫不羞耻的照在两人的身上,图楼结实精瘦的背部线条,像被打上了一层光晕,许思年被图楼半压着,只能看到被阳光打出来的一小片眼影,以及通红的耳朵和毛茸茸的头发。

直到手机铃声响起,两人才分开,粗重的呼吸在静谧的空间里显得异常清晰,许思年用左手盖住眼睛,不想理他,图楼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最后扫了一眼发红的嘴唇,撇开眼起身坐在床沿接起了电话。

贺谢疯狂的大嗓门瞬间便传来:“老大老大,哈哈,你怎么这么牛逼啊,我都快爱上你了,理科省状元啊我曹,快点快点你自己去查一查,咱班人都快疯了!等着给你庆贺呢,我帮你回绝了……”

之后贺谢还说了什么图楼觉得已经不重要了,表面不在乎,可每天晚上都失眠,尽管他把该掌握的知识都记得一丝不差,可还是怕……

怕自己食言;怕他爸失望;怕辜负谢意;怕曾经对许思年夸下海口的那句‘我要让全世界都羡慕你’成了泡影……

原来,他远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定。

许思年从身后抱住他,在他光裸的肩膀上咬出一排小牙印,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的侧脸:“真棒!”

图楼感受她软软的身体,笑了笑回头:“谁棒?”

“你。”

“我是谁?”

“我许思年的男朋友。”

图楼回身一把搂住了她:“谢谢,我图楼的女朋友。”

许思年蹭了蹭他的头顶:“不同谢。”

“思年?”

“恩?”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啊?”

“你答应我的条件。”

“啊,哦,你说,只要不杀人放火都行。”

“以后在画我之前主动亲我一回。”

“……你还是让我杀人放火吧!”

图楼埋在她的肩膀闷笑不已。

“笑屁啊!”

“恩,笑屁。”

“……”

古道西楼算是现代言情的老司机了,他的小说《重生之那年盛开》也属于典型的装逼流小说,自嗨骚包的主角(许思,许思年)和令人捧腹的垃圾话是其一贯的特点,虽然自嗨的到后面难免让读者感到腻歪,开后宫也开得令人无比尴尬,但还是推荐给喜欢现代言情类小说的朋友吧,虽然我放下去就再也捡不起来........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