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陇头吟:缘定三生》DNF缘定三生 御姐 陇头吟:缘定三生君臣文
《陇头吟:缘定三生》DNF缘定三生 御姐 陇头吟:缘定三生君臣文

陇头吟:缘定三生 忍顾 著

小汜,殷禾赫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1-13 12:39:01
这次小编呈现给各位书友们忍顾原创网络小说《陇头吟:缘定三生》,主人公是小汜,殷禾赫,文笔稳重情节引人,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这几日睡得不好,陪着小汜姑娘在山里头风餐露宿的,搞得我都有点神经不对头了.清早,昏昏沉沉抬起了头,实在是不记得昨天晚上到底去干了什么事情,约莫是记得了我在闲庭散步的.之后,就什么都不清楚了.翌日,小汜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这几日睡得不好,陪着小汜姑娘在山里头风餐露宿的,搞得我都有点神经不对头了.

清早,昏昏沉沉抬起了头,实在是不记得昨天晚上到底去干了什么事情,约莫是记得了我在闲庭散步的.之后,就什么都不清楚了.

翌日,小汜姑娘整装完毕之后,就强迫着带上我继续上路.

其实我还是听遗憾的,我觉着这和尚庙挺好的,有吃又有喝的,而且还不干活什么的.也不知道此去经年,是不是还可以回来蹭一点.

经过一个小和尚的带路,我们很顺利的就离开了常乐寺,到了市集.

正是个天气极好的晌午,阳光普照,幽幽的散了一地的春晖.

这一回,我学乖了,不带着小汜去什么大酒店了,就在大酒店旁边的一个茶寮旁边的一个包子铺前的小贩处买了俩烧饼,预备着当伙食.

茶寮里面坐着几个虬髯大汉,都在随意的大碗喝酒,时不时的说一点如今不得了的大事.

我本是无心的,却还是无奈的听到了一些传闻,是我们在山林之中乱算了许多时之间发生的事.

这桩事说的也很简单,就是亓国丞相的三子被人给刺杀了,被取了首级,就悬挂在了黄颖的城门之上.打更的更夫三更天在城中巡夜的时候看到了的,被吓得第二天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了,疯疯癫癫的卧病在家,像是痴傻一般.

好似是撞见了那个拿着丞相三公子首级之人的真面目,被吓傻的.有的人说那定是个来自九幽的牛鬼蛇神,定是长着三头六臂的凶兽......以至于如斯守卫森严的丞相府都可以被其来去自如的取人首级,且取的还不是别的人,正是那素来都铲迹销声,从不抛头露面的相府三公子的.

而也只是我知道那到底该是个什么事物,取走了他亓国相府三公子湘玶的首级.

我模模糊糊的回忆起那一日,湘玶正准备杀掉姮娥之时,卷耳带伤跑出来说过的话,说他湘玶若是在三日之内抓不到她的话.待她伤好痊愈之际,便就是来取他首级项上人头之时.

她没有食言,是的,她不会食言的.

想必,若是那一日湘玶当真的抓住了她,她也不会食言的,会嫁给他.这样就像是她的两个姐姐都想要维护的那秦国的尊严,那是一个国家的威仪啊.

百无聊赖的听着他们谈论着这样或者是那样的事情,在经历了如是多的事件之后,我却变得异常平静了起来.面对着这样的生离死别,死生契阔,我竟然开始变得异常的平静.

小汜姑娘显然没怎么像我这般去旁听别人的谈资,而是一个劲的蹲在了角落里面吃烧饼.时不时的瞥了我两眼,道:\\\"我见你看那边的各位,看得愣了那么久,这两块烧饼,你是不是不预备着吃了的?倒不如给我吃吧?\\\"她的话还未说完,就伸出了爪子,凑了上来.

说话之间,我已经将一块烧饼咽下了肚子,可怜兮兮的看向了小汜姑娘,小汜姑娘很不好意思的施施然收了手.

饭后,我们小小的盘算了一下行程,发觉着以我们徒步的速度,抵达辰都想必殷禾赫的婚期是铁定要过了的.不过我想着过了他的婚期,没准也是件好事情,等到小汜姑娘死心了之后,我们就可以往回走了,就回去那个客馆看看,现下是不是还缺人手,没准老板可以对我们的私下跑路既往不咎的网开一面,让我继续去打杂.

但小汜姑娘表现的十分决绝,说是一定要带着我上路去找殷禾赫.介于我一向是实行的绥靖政策,在小汜姑娘的软磨硬泡和强力打压之下,就早早的缴械投降,泪奔着随她上路去了.

我只知道我很害怕,很害怕,可什么都不敢说出来.

而我佩服于她的魄力同口才,竟然在身无分文且两袖清风的情况之下,就雇到了一辆马车.那马车夫正乐呵呵的等着到了辰都的那小汜姑娘口中的如意郎君前来为我等付一付车马钱的.

可谁又晓得,等真的到了辰都,又会有着什么样的事情在等着我们的呢?

渐入五月,天气热了起来,且日趋炎热的走向是愈发的严重了起来,暑气难抗.我掀开了车帘纳凉,望着眼前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恍恍惚惚之间,像是忘记了许多的事情.

约莫是快要到了申时三刻,我们到了下一个市集.

夕阳西斜,颤巍巍的挂在了西边的天空,迎头就可以看到那种烈艳的色彩,有一点刺眼,又有一点温暖.

接下来的住宿完全的就是那个车夫在做打点的,真的是不明白这车夫当真的就能够这么的相信我们可以一分钱不落的还给他的么?订的房间还统统的都是上等房,虽说是让我同小汜姑娘住在一间里面,但这总比露宿在野外强多了的.

待沐浴更完衣之后,我就和小汜姑娘躺在了一张床上,两个人双双望着前头的帷幔,皆是默然不语.

良久,我见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困意袭来,便就迷迷糊糊的开始入眠了.

也不晓得是过了多久的,醒过来的时候,正感觉到有人在我的胸口掏来掏去的.我心想了一下,我这个人没钱又没色的......

这么说来,除了还有一条命,其余唯一的有的就是那一面镜子,是的是那一面离镜.

是的,这个人若是当真的想要从我这里找点什么东西出来的话,想必那定该是——离镜.

可猛的惊醒之后,才发现正是小汜姑娘一脸纠结的正在摸来摸去的.

她见我醒了,就一脸惊恐的看着我,惊魂未定的道:\\\"平日里衣服穿的多,一直看不出来,没想到你的胸部竟是这么大的......\\\"

说话间,又比了比自己的胸部,一脸的郁郁.

我:\\\"......\\\"

我算是被莫名其妙的夸赞了一回,说实话我这还是头一遭被人夸奖,不曾想竟会是夸的这么一桩事.心下伤心,扶额又睡了过去.

直到感觉到了小汜姑娘离开之后,我才睁开了眼睛,蹑手蹑脚的下了床.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猝不及防间扑鼻而来的是一阵木香花的香味,盈盈的若近若远,飘飘渺渺.

这香味如是的熟悉,很像是什么地方就曾经嗅到过的.我有那么点好奇的想要跟上去看看,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晓得的.

可我也不敢跟的太近了,是怕小汜同她什么的那个人发现了.就望见他们两人站在了不远处的榕树下似乎正在交谈着什么,我凑近了一点,就听到那个隐在黑影之中的男子沉声担忧道:\\\"你不晓得,寒家那边已经派人来寻你......只怕是非得抓你回去不可的了.且来的还不是旁的人,是特意寻回了寒家的那位传闻之中嗜血成性的少主!\\\"

接着是小汜特有的那种漫不经心淡然且淡漠的声音:\\\"寒家的人想要抓我,抓得着么?\\\"

那个男子继续出声:\\\"其实,还有一桩事.我这次破例前来寻你,便就是想要同你说这桩事的......你还是快快的随我回去吧.快把那个姑娘快点还给殷禾赫吧!他在那姑娘被我们抢了地方寻了多时,虽是迫于无奈被逼回了辰都,却依旧晨兴夜寐的四处在寻她!只怕再过两日,他也会找到你们的......唉,你不晓得,卷耳已经被他杀掉了......他殷禾赫本就不是个信守承诺之人,为达目的素来可以不择手段!是个遇魔杀魔,遇神诛神的性子......若是被他知晓我与你干出了这么一桩事,以如今他对那个姑娘的看重程度,即便我与他是自幼的交情,想必也是不可能全身而退得了的!到时候,我自身难保,更何况是保住你!\\\"

\\\"我不管!\\\"小汜姑娘不满的大声叫了出来.

\\\"慕采采!你疯掉了么!\\\"

这么一声虽是说得极轻,可于我的世界而言,却是真真正正的五雷轰顶!

\\\"我没疯!我只是想要完成他的心愿而已!仅此而已!你想要残喘苟活,那是你的事!\\\"她大声的反驳,话讲的如是的清晰,一点都不含糊.

那个叫做江有汜的姑娘竟然就是慕采采!

呵呵,老天爷还真的是同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她就是慕采采?他心心念念的慕采采?他那个怎么都放不下的心上人?他那个心里面对一无二的姑娘?

一时之间许许多多的念头纷纷扰扰的在我的脑海之中乱窜着,我不想要承认!

下一刻迅速的掉头飞奔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想要朝着什么地方跑去,反正就是想要逃离掉!逃离那里!

身后的灯火迷离远去,我什么都不想要听见......

我终于明白了她为何如是的决绝,一定要找殷禾赫问个究竟!因为她是慕采采!这样的话,她就有着足够的理由去质问他,去问问他为什么要负了她!

而我呢?就会像是可怜的小尾巴一样,站在一边可怜兮兮的乞求着旁人来怜悯一下这份卑微的欢喜.

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我一路跑着,一路掉着,那副稀里哗啦的模样,虽未被夜色映衬出来,但想必也是很搞笑的.

就如着我的爱慕一般,搞得停好笑的.

说实话,开始阅读的时候,真有点看不下去,因为本身对克苏鲁的设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忍顾)又添加了一些新设定和名词:“迷道”“天玛斯”“铸骨者”等等很影响阅读的顺畅感,本身小说《陇头吟:缘定三生》开始主角(小汜,殷禾赫)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较纠结和神经质,让我差点错过了这本好书。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却意外地觉得很带感。随着情节的推进,一副恢弘的奇幻画卷徐徐在我眼中展开,不管是主角(小汜,殷禾赫)甚至是某些短暂出场几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当然问题也有,作者(忍顾)很多描写过于琐碎,而且完全没有必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