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青灵诛心》青灵诛心第三章 Twink 青灵诛心强受
《青灵诛心》青灵诛心第三章 Twink 青灵诛心强受

青灵诛心 红尘志异 著

伯吉甫,郁红枝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0-15 10:16:09
辣文《青灵诛心》是红尘志异新出的一本仙侠类新书,剧情中的光环人物是伯吉甫,郁红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出神入化,感觉不错。精彩内容试看:落日的余晖,送走归巢的鸟儿。孤零零的老树,目送残阳落在青山之外。一男一女面朝如血的残阳,并肩而跪。面朝火红的天空,两人附身一拜。兮伯吉甫朗声诵道:“一拜苍天。苍天作主。我兮伯吉甫,愿与郁红枝结为夫妻。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落日的余晖,送走归巢的鸟儿。

孤零零的老树,目送残阳落在青山之外。

一男一女面朝如血的残阳,并肩而跪。

面朝火红的天空,两人附身一拜。

兮伯吉甫朗声诵道:“一拜苍天。苍天作主。我兮伯吉甫,愿与郁红枝结为夫妻。若今日一战取胜,我愿扎草结庐,独居山林,余生与妻冢朝夕相伴,至死方休。”

面朝远处的青山,两人附身二拜。

郁红枝朗声诵道:“二拜青山。青山为媒。我郁红枝,愿与兮伯吉甫结为夫妻。若今日一战取胜,我愿背离天道,遁入红尘,死后与夫君合葬一处,长相厮守。”

二人面朝大地,附身三拜,齐声叩道:“三拜厚土,厚土保佑。我二人生不能白头偕老,但求死后化为黄土,相依相伴,永不分离。”

兮伯吉甫端起一爵交杯酒,举到郁红枝面前。

郁红枝与他双臂缠绕相挽,交杯相对。

喝酒之前,兮伯吉甫微笑道:

“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要好好活着,别太急着见我。倘若遇到一个对你更好的人,也可以考虑改……”

“嫁”字还没说完,郁红枝柳眉一蹙,已用酒杯堵住了他的嘴,灌了下去。

喝完交杯酒,二人缓缓从地上站了起来。

望着丈夫被夕阳映红的侧脸,郁红枝问道:

“甫郎,你现在后悔认识我吗?”

“后悔?”兮伯吉甫望着远方凄绝的美景,朗声笑道:“看尽天下英雄,谁有我兮某的福气?我一向不畏苍天,但今天我要感谢它,感谢苍天让我能娶得如此相知相爱的娇妻。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说罢,兮伯吉甫望着妻子绯红的脸庞,问了一个相似的问题:“你的修为已至巅峰,只差渡劫一步便可得道长生,你不后悔吗?”

郁红枝摇了摇头,微笑道:“甫郎,我已经想通了。人若不快乐,活那么久又有什么用?生有所爱,死亦无惧。况且这里正午如春,黄昏如夏,夜晚如秋,晨曦如冬。四季中最美的时刻,都在这里交替变幻。若能死在这美丽的梦里,死在你的怀中,也算不枉此生。”

兮伯吉甫点了点头,绝决地说:“红枝,若能死在你的剑下,我亦死而无憾!”

话音刚落,恭骨楼上的酒客们又开始议论起来:

“你瞧!这俩人有病吧!既然已经结为夫妻,又何必以性命相搏?”

“人的想法可真够怪的!真想过去扇他俩一人一巴掌,让他们清醒清醒!”

“唉,算了吧。这活在世上的人,又有几个是真正清醒的?你又怎么打得过来呢?”

“人总以为人定胜天,殊不知世上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还没等输给天,就先输给了自己。”

此时,苏季已经回到了窗边。他的耳朵不像狐狸一样灵敏,听不清楼下的两个人正在说什么。他只看到二人站在夕阳下,静静地伫立了很久。

郁红枝指着远处的天空,轻叹道:“你瞧那天边的云朵。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世间离合,亦复如斯……”

兮伯吉甫眺望远方的天边,只见云朵已被落日染成红色,那是一种能让人不禁颤抖落泪的火红。

他曾经把女人比作一团火,而此时此刻,他对这个女人的感情,也如火焰般奋不顾身地燃烧,只为一刻炫目的火红。

郁红枝微闭双眸,一滴眼泪从她的脸颊轻轻滑落。

她敛气凝神,一道白光幻剑,霎时间封化在右腕。

“红枝,出剑吧!”说罢,兮伯吉甫将手按在琴弦上,指间缠绕着一股淡淡的紫气。

高人之间的对决,往往只在瞬息之间。

兮伯吉甫只手抚琴,伺机而动。

郁红枝眨眼间已来到他面前,手捻剑指,朝他心脏刺去!

兮伯吉甫清楚看到了那一剑的轨迹,而他却淡淡一笑,松开双手,缓缓闭上了眼睛。

古琴从他手中坠落,掉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郁红枝顿时瞪睁大眼睛,但收手显然来不及了,剑指已经笔直刺中丈夫的心脏!

恭骨楼上,几乎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捂住眼睛,不忍直视那凄厉的一幕。

然而,只有苏季一人直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嘴角居然还露出一抹微笑!

此刻,郁红枝的剑指,已经戳在丈夫的胸前!

奇怪的是,兮伯吉甫却没有感到一丝疼痛。

难道她的剑已经快到让人感觉不到疼痛了吗?

过了一会儿,兮伯吉甫慢慢睁开眼睛,发觉自己仍在呼吸。胸前虽然传来一丝极其微弱的疼痛,但是那种疼痛几乎可以忽略。他只觉得刚才被对方用手指头戳了一下而已。

郁红枝眨着泪光莹莹的眼睛,奇怪地望着自己的手。她的两根手指点在丈夫的胸前,可是封化在指间的白光幻剑,却已经消失了。

两人百思不解的,互相对望了一眼,气氛有些莫名的尴尬。

恭骨楼上看热闹的酒客们,都感到莫名其妙,纳闷这两个人用手指头戳来戳去,这是在玩什么呢?难道这也算决斗?

就在这时,只听楼上传来一声朗朗的吟诵:

“关关雎鸠,在河之州。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恭喜二位,贺喜二位!”

楼下的两人一起抬头仰望,只见那楼上吟诗的人,正是苏季。

郁红枝问道:“恭喜什么?”

“当然是恭喜一位谦谦君子,终于娶得一位窈窕淑女。我不但要恭喜,还要祝二位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郁红枝运气吐纳,却发觉自己修为尽失,竟使不出一丝法力。

兮伯吉甫眼光一转,望向地上已经空了的交杯酒爵,仰头问道:

“贤兄,你这次在酒里掺的,只怕不是水了吧?”

苏季笑道:“我这次掺的是一种叫做化清散的好东西,能让你娘子的玄清气暂时消失,好让她冷静下来听我说话。这化清散本来不是给你娘子准备的,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若不这么做,只怕你们非要为了一撮毛争个你死我活不可!”

说罢,苏季将一个墨绿色的匣子扔了下去。

兮伯吉甫见那匣子在地上摔成两半,里面飘出一撮淡青色的狐狸毛。

苏季对兮伯吉甫说道:“凭你现在的修为,应该能识破里面装的是什么了吧?”

兮伯吉甫眉目间泛起紫色的微光,扫视过后,惊愕道:

“这是青丘狐灵的障眼之法,其中还隐隐蕴含着一种惑人心智的咒术。”

郁红枝虽然暂失法力,但凭她阐教首席女修士的见识,也认得那匣子里装的是什么,不禁失声道:

“我们竟然为了这东西,差点……”

苏季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对兮伯吉甫说道:“如果没有猜错,当初把造化玉牒交给周厉王的,正是这个施展障眼法的青丘狐灵。他把截教的传教圣物交给周厉王,是想激化截教与周室的仇恨,至周厉王于死地。而周厉王对你所说的必要时候,根本就不存在!造化玉牒就像一个危险的诅咒。周厉王既不想把造化玉牒还给截教,又不想让后代子孙和自己一样死于这个不祥之物。所以,这个会惹来杀身之祸的不祥之物,就落到了你这个忠臣的手中。他相信你忠心耿耿,一定会誓死守护先王所托之物,甚至把这个诅咒传给下一代,永远保管下去。”

郁红枝紧咬红唇,愤然道:“这样无情无义的王室,不值得你誓死捍卫!”

兮伯吉甫垂着头,沉默良久,一时间有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苏季脸上的表情放松下来,笑着说:“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至于信不信,你们自己斟酌。不过,如果还想继续打架的话,恐怕短时间内,你们只能扇耳光,揪头发了!”

郁红枝不禁噗嗤一笑,早已无心再战。她转头望着兮伯吉甫,眼含热泪,娇嗔道:

“刚才那一剑真刺在你心上,你必死无疑!你为什么不躲!”

兮伯吉甫沉默良久,微笑道:“我的心已经给了你。我的人又能躲到哪去?”

话音刚落,楼上所有男的全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而所有女的却一个个春心荡漾,听得连骨头都酥了。如此痴情的男子很不招男人待见,可是每个女人却连做梦都希望有一个男人能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郁红枝纵然修为已至巅峰,但毕竟是女人。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心却已经跳得飞快。

紧接着,楼上陆续有人鼓掌欢呼:

“哈哈哈哈!皆大欢喜!皆大欢喜!”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么有趣的事!”

“是啊是啊,这可比决斗有意思多了!”

“喂!你们夫妻俩还等什么呐!”

“手也不牵!嘴也不亲!这样是造不出小宝宝的!”

“你傻啊。他们正在梦里。有在梦里造人的吗?你当这是春梦呐?”

郁红枝终于按耐不住羞涩,脸颊泛起一抹红霞。

兮伯吉甫表情释然地望向妻子,挽起她的手,却没想到被她用力挣脱。

郁红枝扭转腰肢,含着热泪跑开了!

兮伯吉甫一时间愣住,不知该如何是好。

苏季站在楼上,焦急地喊道:“爹!你还在等什么呢!”

兮伯吉甫愣了一下,问道:“贤兄,你……刚才叫我什么?”

楼上的酒客们纷纷转头,惊愕地望着苏季!

苏季迟疑了片刻,说道:“我想说蝶……周公梦蝶,伊人已去,还不快去人间把她追回来!”

兮伯吉甫朝苏季拱手致谢,转身追了上去。

苏季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喊道:“你们既然拜了天地,千万别忘了入洞房啊!”

兮伯吉甫朝身后,挥了挥手,道:“贤兄放心,我一定会生个像你一样的好儿子的!”

这句话听着很别扭,但苏季却又实在不知该怎么反驳,因为这世上恐怕再也找不出他这样的好儿子了。

望着父母离去的背影,苏季心头感到阵阵暖意,不禁感激海棠君给了自己这样的机会,能以这种方式体会到曾经失去的亲情。

然而,他知道尽管自己在这里做了一些事情,但这些事都没有改变过去的轨迹。他开始感到一丝忧虑,那些真正需要自己改变的事情即将发生,而距离最后的期限,只剩下两天了。

《青灵诛心》算是近期仙侠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伯吉甫,郁红枝)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伯吉甫,郁红枝)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