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琅邪王妃》重生落魄农村媳 清水文 琅邪王妃cj
《琅邪王妃》重生落魄农村媳 清水文 琅邪王妃cj

琅邪王妃 姝子 著

司马,王爷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0-13 20:07:47
光环人物是司马,王爷的作品《琅邪王妃》此文是姝子撰写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无懈可击主线精妙绝伦,绝对是可以一阅的经典小说,精彩情节试读 她觉得他话里有话,却不明白他的深意,“王爷到底想说什么?”司马睿抬头看她,一脸的审视,“王妃不应该感激本王劳师动众的替你寻回宝钗吗,那可是你最喜爱的首饰。”懒得理他,也不愿再与他多谈,“多谢王爷。”洛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她觉得他话里有话,却不明白他的深意,“王爷到底想说什么?”

司马睿抬头看她,一脸的审视,“王妃不应该感激本王劳师动众的替你寻回宝钗吗,那可是你最喜爱的首饰。”

懒得理他,也不愿再与他多谈,“多谢王爷。”

洛阳的皇宫果真气派巍峨,从外宫一路驶来,透过车帘看到所到之处的奢华,终于渐渐明白那些纷争的诸王,对天下人来说,这座宫殿有着太大的诱惑。

最终马车稳稳的停在宫内的殿前,司马睿先行下车,依旧是将她拦腰抱下,孟央抬头望向这承光殿,雄伟高大的殿宇,气派威严的屹立在大地上,精细雕梁的石柱和台阶,玉瓦上面是无边无际的蓝天,成片的云朵飘过,衬托的这大殿极是霸气。

整座洛阳皇宫,太极殿才是主位,那里有着至高无上的龙椅,是皇帝处理朝政及早朝的地方,但是承光殿就这样巍峨,可想而知太极殿的奢华。

与他缓缓走上台阶,踏上大殿的时候只感觉一切都不真实,她以为琅邪王府已经是极致奢华,这大殿内满堂生辉,远远的看到正前方摆着高大的紫铜鎏金座椅,座椅两侧整齐的摆着成排的长桌,中间是辽阔的空地。

随着司马睿坐在离座椅最近的左侧,随后便有人一一走进殿内有秩序的坐在应该坐的位子。不一会的时间,人都到齐了。她这才发现,东海王的寿辰竟然请了这么多的人,远远望去,对面的人竟有长长的几排,一直延伸在大殿门口。自己身后也是满满的人,好在桌子间的空隙够大,不至于觉得拥挤。

她心里一阵紧张,这些对她来说太过遥远的人物,即将一一出现,东海王司马越,除掉CD王司马颖之后成为八王之乱最终的胜利者,听闻其年轻时谦卑和善,理应是一代贤臣,可掌控朝政之后,变得如同其他诸王一般,专擅威权,居功自大,毫无爱民之心。

那些权贵王臣们,或许曾经都是亲善之人,前方那至高无上的龙椅,真的可以使人展现贪婪的本性,一旦坐上那个位子,是不是所有人都会变得荒淫无道?孟央想着,下意识的将目光望向身旁的司马睿,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会是特殊的吗?

东海王还没到,整个大殿议论声不断,司马睿大概察觉了她的不自在,竟亲手给她倒了杯茶,柔声说道:“怎么了。”

他随意的一个举动,使得不少权臣家眷对她微微侧目,对面的一位老者举着酒杯走了过来,他已至不惑之年,眼中有着精光,对着司马睿笑道:“琅邪王艳福不浅呐,都说你府中姬妾如云,皆是美艳动人,这位美人竟如此清姿卓越。”

司马睿含笑起身,“太尉大人说笑了,蒲柳之姿,蒲柳之姿而已。”

“哦?这样貌美的女子对王爷来说只是蒲柳之姿?”那老者的目光毫不客气的打量着她,接着凑近司马睿笑道:“王爷风流倜傥,平日必定美女环绕,乱花渐欲迷人眼嘛,但老夫可是最喜欢这样清幽的女子,不知王爷肯不肯成人之美?”

孟央心里暗惊,她今日穿的极为素净,略施粉黛且低调,看来他根本没料到她是金贵的王妃,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司马睿,却见他仿佛左右为难的样子,“太尉大人,这……”

“怎么?王爷舍不得?”

“王府里确有绝色美女,若太尉大人不嫌弃,改日一定挑选好的送到大人府上。”

“纵然还有更美的女子,可老夫只想要眼前这位。”他说着,微微眯起眼睛,别有深意的叹息一声:“王氏世族皆在王爷的封地,族弟王导王敦如今也在尽心为王爷效力,讨伐CD王时王爷劳苦功高,老夫可是一直提醒着东海王记住你的功劳,以便日后好好犒赏王爷。”

王氏世族?王导?王敦?东海王司马越?

那么眼前的这个人是,王氏世族的头领,太尉王衍?自武帝登基后他便身居要职,八王争霸,他选择站在东海王这边,如今自然得到东海王的重视,官封太尉不说,又是朝中元老,司马睿助东海王司马越诛杀CD王,司马越掌控朝政本该重用他,但看来真的如琳青所猜测的那样,他们下一步不会走的风生水起,司马睿引起了司马越的忌惮,因为如今的他成为唯一有能力对抗他的人,难保司马越不起杀心。

权欲之争,从来无关亲情,武帝的诸子自相残杀,手足相残,他们早已埋葬了本性,只有永恒的利益和对手。若王衍真的在东海王耳边挑拨几句,指不定就会引起一场蠢蠢欲动的厮杀。

事已至此,她总算明白了司马睿方才对王衍的谦卑,他怕是早就想到了这一层,故而放低了琅邪王的身段,对一个太尉客气有礼,他受得这些委屈,恐怕只是忍辱负重。可是,他真的会把自己送给王衍吗?

“太尉大人喜欢的东西本王怎会不舍得,既然如此……”

司马睿刚刚开口,她的心已经狠狠的跳了下,为求自保,随即含笑起身,“想必您就是王衍大人,妾身总听王爷提起您,今日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王衍很有兴趣的望着她,“哦?老夫倒很想知道王爷是怎样跟你提起我的?”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独立而不改,可以为天地母,吾未知其名,强名之曰道。老子与庄子的玄理之谈妾身也很受教,可惜妾身愚笨,很多地方难以读懂,王爷告诉妾身,大人乃我大晋名士,喜谈老庄玄理,且言论精辟透彻,妙不可言,妾身对您崇敬的很呢,只可惜没有这份福气亲耳听大人清谈。”

她惋惜的轻叹一声,不卑不亢的模样,果真使得王衍诧异起来,在这样的乱世之下,能够理解玄理的女子必定不是普通之人,除非她是官宦人家从小饱读诗书的千金小姐,若不是十分聪慧,定不会说出这样一番话。如此看来,她应该不是普通的姬妾。

王衍禁不住开口道:“不知夫人出身何处?”

“家父乃六品文学虞预,让大人见笑了。”

当年姝子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姝子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琅邪王妃》是姝子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司马,王爷)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