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酋长的爱妃》酋长和爱妃的故事 娘受 酋长的爱妃小说大结局
《酋长的爱妃》酋长和爱妃的故事 娘受 酋长的爱妃小说大结局

酋长的爱妃 乱鸦 著

孟青夏,青夏姐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0-13 12:48:15
优质辣文《酋长的爱妃》是乱鸦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光环人物孟青夏,青夏姐,精彩情节试读:那石盘面积太大了,修复工作才进行到凤毛麟角,但就这凤毛麟角,孟青夏站起身一看,也足够她惊叹的了,那石盘上图文并茂,雕刻的应该是这个墓主人的功绩与生平,那石盘上的画,像是忽然间动了动,孟青夏面色一变,忙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那石盘面积太大了,修复工作才进行到凤毛麟角,但就这凤毛麟角,孟青夏站起身一看,也足够她惊叹的了,那石盘上图文并茂,雕刻的应该是这个墓主人的功绩与生平,那石盘上的画,像是忽然间动了动,孟青夏面色一变,忙问小何:“你看到了吗,刚才那里动了。”

顺着孟青夏的手指望去,那巨石盘上,竟然是个男子模样的人形,尽管已经精密修复,可形态模糊,根本连模样都看不清,只隐约看到,这是一幅这个男人正在受万人膜拜的场景,就这一眼,足以让人震撼了,可说到会动?小何笑了:“青夏姐,你是眼花了吧?我早说了,这么卖命,你的身体吃不消……”

“不是……”孟青夏的目光仍然紧紧盯着那石画,像是被某种无形的魔力吸引了一般,就连脑袋都越发混沌了起来,那石画上的男人,好像会睁开眼睛,正看向她,目光温柔,蛊惑,像是要把她吸进去一般,何止是会动,她忽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像一道红光一样笼罩向了她……

“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父以教,成人以仁。四守之内,莫不郡县。四夷八蛮,咸未贡职。民遮蕃息,天禄永得,刻石改号……”

“青夏姐?青夏姐!青夏姐……”

小何的声音忽然将孟青夏从那混沌中拉了回来,她的脸色还有些茫然,小何则满脸后怕,孟青夏看了他好半会,才问了句:“我怎么了?”

“怎么了?!”小何拍着自己的胸脯,表示惊吓未定,向孟青夏说起了刚才的事来,那石盘上每幅场面,都刻以铭文一样的文字,那些正是陈老他们所发现的比甲骨文和任何文物上面的铭文还早的文字,谁也看不懂,可孟青夏刚才就跟看懂了一般,张口地便念了出来,小何一欣喜激动,赶紧照着记下了,可这下再给孟青夏看,孟青夏却始终记不清这是从自己口中说出的,她再看向那些古文字时,发觉自己根本不能看懂……

她虽是这方面研究的专家,可还不至于神通广大到张口就能辨认出这些从未有人见过的文字是什么意思……

小何叹了口气:“青夏姐,你太累了,这活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完的,还是先上去休息休息吧。”

孟青夏神带倦色,点了点头,小何面色一喜,赶紧收拾东西在前面走着,边走嘴里还边絮絮叨叨地数落孟青夏废寝忘食都出现精神恍惚了,这样下去迟早得生病。

小何在前面走着,孟青夏刚想动,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根本不受自己控制一般,那阵似存在又似不存在的红光再一次朝她笼罩了过来,鬼使神差地,孟青夏又一次朝那石盘看了过去,石盘至上,那正在受万人膜拜的男子,恍惚间,微微地弯起了唇角……

事天以礼,立身以义。事父以教,成人以仁。四守之内,莫不郡县。四夷八蛮,咸未贡职。民遮蕃息,天禄永得,刻石改号……

她只觉得眼前红光一片,脚下的地面忽然开始晃动起来,霎时间,地动山摇,整个遗迹发生了坍塌,不疼,她一点也没感到疼痛,只觉得那红光笼罩着她,那些砸落坍塌的巨石似乎根本落不到她身上,可紧接着,她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2013年6月,龙山文化堆新遗址坍塌,考古队员孟青夏离奇失踪,疑似遇难。

阴暗和潮湿的气味令人作呕,狭小的空间里,关押的是拥挤的奴隶,他们每个人蓬头垢面,身上的布料皮毛也少得可怜,身上是伤痕累累,手上脚上都铐着沉重的铐链,每行走一步,地上都拖拽着沉重的巨石,长途跋涉,他们作为奴隶,被当作畜牲看待,驱赶到了这个地方,关押在了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们空空的脚底板几乎都是烂的,一路上,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病死或是被打死杀死在途中。

这里的人,或是原本就是奴隶,或是一夜之间从贵族变成了奴隶,那一双双眼睛空洞洞的,充满了恐惧,枯槁的眼神灰暗混浊,蜷缩着身子,一有微小的动静,就像是刺激到了他们的神经一般,尖叫,发抖,奋力地抓自己的头发,抓得满手都是粘血连着头皮的毛发。

这气氛压抑得可怕,神经紧绷,这种恐惧,几乎要把人逼疯。孟青夏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几乎就是这样的场景,但她也比他们好不到哪去,她的这副躯体,不过八九岁,浑身是伤,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在这么多的奴隶中,瘦瘦小小蜷缩在角落的她,显得格外显眼。

在这样一群垂死挣扎又眼睁睁瞪大了眼睛任凭命运发落的奴隶之中,唯有那蜷缩在角落的孩子,眼神坚定又清亮,咬着唇,沉默地待着,她每日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用自己身上所戴的牛角配饰尖锐的一端,用力在石墙上划着零乱又歪歪斜斜的痕迹,没有人知道她这举动的意义,看着她日复一日地在石墙上划着,人们看她,就像在看怪物一般。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种鬼地方的,她记得自己分明正在新发现的史前遗址之中的墓葬群地底下工作,可突然之间,一觉醒来,就什么都变了,在这种环境,很容易让人发疯,孟青夏仅能做到的克制,便是日复一日地在墙上刻上那些标记,她从来不理会这里的人诡异的目光,也从不与人说话,她甚至没有头绪,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解救自己,算着那墙面上一个个正字,她来这鬼地方,足足半月有余了。

孟青夏虽是考古学方面的专家,但即便是她,现在也不敢确定自己到底是来了什么地方,这不可思议的事情的确是发生了,而且还是发生在她头上!神志消失前,那模糊又奇异的记忆变得越发清晰了起来,上古遗址,石盘上正在接受万人膜拜的男人,缓缓勾起的唇角……

上古遗迹证明着,那是个在原始社会的废墟上疯狂扩张,建立的第一个强大的王朝,而那个男人,就是这个神秘王朝的统治者……

若不是那墙面上的正字一天比一天多,她绝对会认为这是有人与她开了天大的玩笑。但这半个多月,她看得实在是太多了,被关押在这里的,和她一样,都是奴隶,她虽不能确定,这是个什么样的社会,但这里的人,他们野蛮原始的行径已经无法用常理来解释,孟青夏已经不是第一次亲眼目睹这里的奴隶被人砍下了脑袋以头颅骨做盛酒的容器了,她很少看到有人穿鞋子,更别提这里的奴隶了,反观她的处境,似乎又比他们好得太多,就连她在自己身上所能找到的唯一一件牛角配饰,也足以证明,至少她不是生来就是奴隶,甚至于,在此之前,她应该还算是个处境不错的贵族。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说中较有水准的一部,对我们80、90后经历的一些童年刻画的还是比较真实,少男少女之间的初恋也写得不违和,不过高中时期与语文老师的师生恋我觉得发展的不太自然,主角(孟青夏,青夏姐)动不动就有点精虫上脑。另外有些人说这本书整体基调比较文青,我觉得文青并没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过矫情,作者(乱鸦)最大的问题就是文青中影响主线的一些没必要的情节和心理活动描述太多。不过总体来说,这本书还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