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还我陛下》我的陛下中文版 出柜 还我陛下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还我陛下》我的陛下中文版 出柜 还我陛下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还我陛下 一个艺 著

惠妃,韦大人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10-11 12:00:44
火爆辣文《还我陛下》是一个艺新出的一本古代言情类新篇,设定中的主要人物是惠妃,韦大人,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无与伦比,值得阅读。书中主线围绕:惠妃又看了一眼小皇子脸上的痘:“奶妈,你把小皇子带去后花园多久了?”“回娘娘,就一会,奴婢见到皇子的脸起了红点,心里担心得很。”“刚起红疹时,有这么大吗?”奶妈上前一瞧,惊得长大嘴巴:“哟!好像变大了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惠妃又看了一眼小皇子脸上的痘:“奶妈,你把小皇子带去后花园多久了?”

“回娘娘,就一会,奴婢见到皇子的脸起了红点,心里担心得很。”

“刚起红疹时,有这么大吗?”

奶妈上前一瞧,惊得长大嘴巴:“哟!好像变大了不少,这可如何是好?”

“本宫瞧着好像也变大了,应该没事,我的瑁儿会没事的,等下皇上来看过,就可以让御医看看了。”

皇上急匆匆地赶到华清宫:“瑁儿怎么了?”

惠妃楚楚可怜,声音很柔弱:“皇上,臣妾也不知道瑁儿怎么了,脸上就起红疹了,而且越来越大。”

“爱妃不要急,朕的御医马上到!”

御医看完小皇子的病症,又看了红螺的脸:“回皇上,微臣从脉相来看,两位的身体并无大碍,微臣这就给他们开两幅药膏涂抹几日便好,至于小皇子,皇上和娘娘不用太过于担心。”

皇上长舒一口气:“那就好,你先下去开药方子吧。”

“是!”

“哈哈哈,看来,是朕的瑁儿想朕了,来,让朕来抱抱这个小家伙。”

惠妃故作生气的说道:“皇上就不关心,瑁儿是怎么长的红疹吗?”

皇上逗着小皇子不以为然地说道:“依朕看,是被蚊子咬了?不过,红螺的脸,红疹子的确是有点多,也是蚊子咬的吗?”

“今天淑妃来华清宫,送了一只青蛙,是那只青蛙把蛙尿洒在了红螺的脸上才会起疹子,幸好瑁儿只沾到一点尿液。”

“青蛙?是淑妃给它穿了衣服的那只?”

“就是那只,它还跑了呢!”

“那朕得赶快告诉淑妃离青蛙远点,不然,淑妃的脸又得起疹子了。”

惠妃心有不甘:“皇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只关心淑妃,瑁儿的脸,可是因为淑妃才这样的。”

“哦,爱妃禁足期间,是淑妃向朕求情才放你出来的,朕认为,她应该不是故意的,那只青蛙,朕见淑妃每天宝贝得很,她愿意把青蛙送给你,说明她还是很在意,很关心你,爱妃就不要多想了。”

“皇上……”

“太医都说了,脸上擦点药就可以好,有没有什么大碍!”

“皇上,您也不能这样惯着淑妃吧,您今晚就留在臣妾这里可好?”

“明天就是淑妃的册封礼,也是立夏,朕今晚要好好休息才是,等淑妃的册封礼忙完了,朕再来好好陪你跟瑁儿。”

“臣妾记得,宋才人的册封礼,德顺公公宣完圣旨后,简简单单弄个仪式就过了,还没有上大殿,在伊芙殿就宣布完了。”

“这淑妃的册封礼当然要比宋才人要盛大,王公大臣,各宫嫔妃都要到场,朕要亲自颁布圣旨。”

惠妃一脸的不高兴与嫉妒:“这妃子的册封礼,都快赶上皇后的了。”

“哈哈哈,爱妃当年行册封礼时,也是一样的盛大,你都忘记了?”

晓玥穿越过来时已经是怀孕的惠妃,当然不知道她行册封礼时的场面,不过听皇上说这场面也很盛大,心里才有一丝安慰。

皇上把抱在手上的小皇子递给惠妃:“既然小皇子没什么大碍,朕就先走了,德顺公公,去通知各宫嫔妃明天淑妃行册封礼,她们都得到正殿来。”

“是!”

“臣妾恭送皇上!”

……

“娘娘,这小皇子脸上的罪不白受了吗,皇上还是没能留下来。”

惠妃笑得有点冷:“之少本宫知道,皇上对瑁儿还是很疼爱的,看在瑁儿的份上,皇上应该也不至于太过冷落本宫。只是,太便宜这个淑妃了。”

……

这时候的永宁宫显得非常热闹,这种热闹好像盖过了明天要行册封礼的事情。逍遥王和韦大人还在偷偷地调查杨玉青的事情,调查了一天没有一点头绪。

韦大人很无奈的说道:“逍遥王,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也把这个杨玉青没有办法?”

“杨玉青虽武功高强,也并无害人之心,关键是没有任何行迹可查,看来,我们只能用最后一招了。”

他们异口同声:“严刑逼供!”

他们一同来到关押杨玉青的大牢,并没有看到人,只看到地上未解开的绳子。

“他果然是高人。”

“这么个大活人不见了,官差居然毫无察觉?”

“我们把绳子绑得很牢,但他逃跑却并不需要解开绳子。逃过官差,那不就是很容易的事?”

“这件事,要不要禀报皇上?万一这个人是混进宫里的大贼,皇上将会受到很大的威胁!”

“明天就是淑妃的册封礼了,那时候人会很多,杨玉青要想这个时候进攻,皇上毫无防备,我们得慎重考虑。”

“要不,我们先告诉淑妃,看淑妃怎么说。”

……

蛙仙逃跑到玉欢那里,是玉欢预料之中的事情。他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玉欢,玉欢心情凝重:“看来,晓玥与我,真的不能回到过去了。”

“依我看来,晓玥就是惠妃,只不过有了晓玥的记忆,骨子里还是惠妃,就像皇上,是失去记忆的李杰,可骨子里还是李杰,所以皇上才会那么宠你。其实皇上是真的喜欢你了。”

“那既然这样,皇上喜欢我,我也侍寝了,为什么到最后,只有你变成了人而已,你现在又变成了青蛙,酒醒了也变不成人了吗?”

“应该还可以变成人,只是我不知道怎么使用这种幻术,你要是再侍寝,我应该就可以找到方法了。”

“嗯,等我的册封礼过了再说吧。”

韦大人和逍遥王来到华清宫,很神秘的说道:“微臣有要事要禀报娘娘。”

“什么事?搞得这么慌张,这里没有其他人,你说吧!”

逍遥王把门关上,让后把杨玉青的事情前前后后说了一遍。

杨玉欢忍不住捂嘴笑道:“杨玉青功夫这么好,还用得着密谋造反吗?依我看,他还会来找你们玩,他只是无聊罢了,不会对你们有什么伤害,这件事情也不必告诉皇上,免得皇上心神不宁。”

“这……淑妃娘娘怎么这么肯定?”

“不是我肯定,我只是就事论事,杨玉青到现在,伤害过哪一个人没有?他要是有一点心机,还会被你们骗去喝酒抓起来?”

逍遥王很佩服地说道:“娘娘这么说来,倒是有几分道理,韦大人,你觉得呢?”

“娘娘说得在理,不告诉皇上可以,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悄悄地做一手准备。”

淑妃微微一笑:“你们自己随便安排。”

突然从外面传来梦遥的声音:“苏嬷嬷,您在做什么呢?”

苏嬷嬷没说话,一脸严肃的走了。

……

德顺公公把圣旨传到丽答应那里时,丽答应在太阳地里跪着晕倒,现在刚好苏醒。这好不容易苏醒,听到这样的圣旨,心里又极其不开心,她用力地摔着杯子:“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皇上要给她这么大的场面。”

“额娘,你歇歇气,身体要紧,淑妃也是一时得宠,后宫哪个嫔妃不是这样的,您每一个都要这么生气,那还不得气出病来。”

“谁都可以得宠,就她杨玉欢不行。”

……

半夜里,小皇子突然啼哭不止,奶妈起床抱起摇篮里的李瑁,小声的哄他睡觉,哄了许久,还是哭闹,实在没有办法又去找惠妃,惠妃摸了摸李瑁的头:“好烫,怎么还发烧了。”

奶妈马上伸手摸:“哟……”奶妈急得团团转:“娘娘,这可如何是好,奴婢马上去找太医!”

“那个李太医不行,他都看不出红螺脸上的红疹是怎么回事,现在去找御医,本宫怕惊扰了皇上……”

奶妈急了:“惊扰了皇上事小,小皇子的病才最重要啊!娘娘这时候,不能还只为皇上着想啊。”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还有两个时辰就天亮了。”

惠妃犹豫了一下,两个时辰,就是四个小时,这发烧,可以先物理降温,应该可以暂时缓解一下病情,若第二天没有好,还可以借着这个时机,在白天的册封礼盛典上闹一场。惠妃这样想着,还是决定不请御医。

“奶妈,你快去准备一盆温水来,给小皇子洗个温水澡,这样可以起到一个退烧的作用。”

“娘娘……”

“快去……”

“是”

小皇子洗完澡之后,显得安静了许多,只是,脸被蚊子咬的红点,显得格外红眼,染红了小皇子的半边脸。

惠妃将李瑁放在自己的床上,与他一起入睡:“奶妈,每过半个时辰,你拿温毛巾给小皇子擦擦,帮助他散热。”

“是!”

两个时辰终于熬过去了,宫里的人们在大殿前越来越多,宫女,侍卫,大臣,各宫嫔妃,都很有次序的站在自己的位置,中间的一条长长的的,通向大殿的的道路,都铺着红色的地毯。随着很有节奏感的大锣鼓声响起,淑妃隆重着装出现在红毯的尽头,她很有气势地,缓缓地向站在大殿之上的皇上走去。

淑妃手上,还捧着一只很惹人注意的青蛙,他今天穿的衣服也很炫酷,与淑妃的衣服很匹配。

在场的人都注意到淑妃手中的青蛙,惊讶,疑问,好奇……各种目光向她投来,不时有人窃窃私语议论。

大殿之上,站着的除了皇上,就是各宫嫔妃,侍卫在不远处守候,德顺公公与皇上随行。

这么盛大的庆典,皇上当然不会想到惠妃会缺席,除非她想与皇上过不去。只是,她今天,确实没有来,其他嫔妃也没有心思关注她人,唯独丽答应,她可是最关心惠妃动静的一个。在确定惠妃真的没有来后,便故意放大了声音:“哎呀,这生了皇子就是不一样啊,惠妃到这个点了,居然还可以不来。”

其她嫔妃马上四处观望:“咦!惠妃还真的没有来?”

皇上很生气:“怎么回事?德顺公公,你去华清宫看看究竟。”

淑妃走上楼梯,走上殿台,嫔妃们也对青蛙投去各种不同的目光,这大大小小的册封礼,大家都见怪不怪,只是这青蛙,实在惹人稀罕!

皇上微笑着迎接淑妃,正准备亲自为淑妃宣读册封词,惠妃抱着李瑁突然闯到殿前,跪了下去。

德顺公公急急忙忙地跑到皇上身边:“回皇上,奴才去华清宫,没有看到惠妃,怎知,她跑到这里来了。”

全场人员一片哗然,这淑妃的册封礼现场,好像并不是为淑妃准备的。

“爱妃,又怎么了?”

惠妃哭哭啼啼:“皇上,快救救瑁儿,瑁儿快不行了。”

宁王妃听到这话,也紧张得握紧了拳头,但不敢随便出来帮忙。

皇上神色又紧张又关心的问道:“瑁儿昨天不还好好的吗?”

“瑁儿昨晚凌晨高烧不退,到现在烧得更厉害了,求皇上快请御医!”

“德顺公公,御医今天来了没有。”

“回皇上,御医在台下!”

“赶紧宣御医!”

德顺公公抬高了嗓子:“宣御医上殿!”

皇上几步走下楼梯,接过小皇子,他脸色发红,皇上摸了一下:“怎么这么烫?”

“臣妾本以为可以给他降温,没想到烧得越来越厉害了。”

杨玉欢也很担心的走下台去看个究竟,被惠妃用力推开:“你还敢带着这只青蛙来大殿受册封礼,就是因为你这只青蛙到处排泄,才会让我的瑁儿感染生病。”

太医马上赶到给小皇子把脉,皇上看着玉欢手中的青蛙吩咐道:“淑妃,青蛙带有瘟疫,赶快交给御前侍卫火烧处理了。”

杨玉欢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见周围的人离她远远的,并随着皇上一致说道:“烧掉青蛙,去除瘟疫!”

“烧掉青蛙,去除瘟疫!”

丽妃在一旁幸灾乐祸自言自语:“哼,看你怎么收场!”

钟美人问道:“要说这瘟疫,淑妃应该最先得啊?依臣妾看哪,跟本就不是什么瘟疫,是小皇子生病了而已。”

惠妃说道:“钟美人要是不信,你且看红螺的脸再说。”红螺把挂在脸上的纱巾取下来,吓得周围的人又后退了几步。

皇上没有心思理会她们的争论,一心想听御医的结论。

“回皇上,微臣刚给小皇子把脉,气息微弱,高度发烧,微臣马上给他拿点退烧药。”

御把药拿出来:“孩子太小,要弄成粉末状给小皇子服下。”

“苏嬷嬷,你去弄,快点!”

“是!”

“他怎么了?”

“回皇上,微臣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病毒感染,发作的比较迅速,应该不是什么瘟疫!”

“什么病毒?”

“暂时还不清楚,微臣先开一个解毒的方子试试效果。”

惠妃又开始闹起来:“一定与杨玉欢手上的那只青蛙有关,还请皇上明查!”

红螺又说:“淑妃的那只青蛙可以像人一样站起来走路,而且跳跃得很远,好像被谁使用了妖术一般。”

梦遥忙解释:“我们娘娘心地善良,性格温和,从来不会做伤天害理的事,更不会用什么妖术!”

杨玉欢沉默不语,眼睛直直地看着惠妃,又直直地看看皇上,她似乎也想知道,眼前这两个她最在乎的人,到底会拿她怎么样。

“(呱呱呱)小皇子的脸被蚊子咬了,把病毒带到小皇子身上,所以才发烧,跟我没有关系!”

皇上对玉欢说道:“若想证明这只青蛙没有妖术,唯一的办法就是当着众人的面,把这只青蛙处决了,淑妃,今天是你的册封礼,朕不希望因为一只青蛙而把事情弄得很尴尬!”

“皇上,这青蛙不是妖,请您信我一次!”

“现在不是朕信不信你,而是看大家信不信你,若这只青蛙并没有红螺说的那样有异能,朕自然也会处决了那些胡说八道之人。”

“皇上……”

“逍遥王,去把淑妃手上的青蛙夺下来!”

逍遥王看着玉欢很不情愿的样子,他迟疑着没有动身。

“韦大人,你去!”

“是!淑妃娘娘,微臣得罪了!”

玉欢将青蛙捧在怀里,终究还是力量不及韦大人,被韦大人从手中抢去。韦大人用剑轻轻划脱青蛙的衣服,露出青蛙的全身。他的两只大长腿,脚掌都跟人类一样。

在场看到的人一片哗然:“这只青蛙,果然长着一双人腿!”

杨玉欢辩解道:“青蛙的腿本来就与人类相似,求求大家放了他吧!”

“(呱呱呱)杨玉欢,我怎么办,我不能等死吧,若果我使用法术逃脱了,你也要受牵连!”

丽答应好像有点等不及了:“韦大人,你在等什么,还不动手,大家都在等着看结果呢,一只青蛙而已,宫里的池塘到处都是,淑妃要真喜欢,本宫倒可以命人多抓几只给她。”

皇上也加一句:“动手!”

韦大人讲青蛙的一只脚提起,正准备用剑削去他的脑袋。青蛙马上呱呱呱地不停,池塘里的,小树林里的青蛙,都不约而同的朝蛙仙的方向跳来。

“(呱呱呱)杨玉欢,快让他们住手,我找同伴来救我,不到最后一刻,我不会用幻术的。”

玉欢也管不了那么多,直接用手挡着韦大人的刀:“韦大人,住手!”

惠妃将杨玉欢推开,抢过韦大人的刀,毫不犹豫地朝蛙仙砍去。

另一边,成千上万只青蛙,浩浩荡荡的已经朝这边涌来,尖叫声,哭闹声此起彼伏,人声鼎沸。

在惠妃的剑斩下去之时,蛙仙趁着慌乱挣脱了韦大人的手,跳到蛙群中,逃走了。

惠妃一剑下去,挥向蛙群,牺牲了好多只。

一瞬间,蛙群又散了,只剩下眼前两三只青蛙的尸体。

在古代言情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一个艺)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惠妃,韦大人)的肤色,主角(惠妃,韦大人)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古代言情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