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西游之剑转天道》西游之剑转天道免费 by晨早 西游之剑转天道傲娇受
《西游之剑转天道》西游之剑转天道免费 by晨早 西游之剑转天道傲娇受

西游之剑转天道 晨早 著

孙悟空,刘晨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9-14 20:09:26
晨早经典辣文《西游之剑转天道》由晨早创作的历史风格的新篇,天选人物孙悟空,刘晨,故事百看不厌,非常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为了弥补以前的短章节,特意发一些长章节!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书接上文。却说好个小蜜蜂,口甜尾毒,腰细身轻。穿花度柳飞如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为了弥补以前的短章节,特意发一些长章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书接上文。却说好个小蜜蜂,口甜尾毒,腰细身轻。穿花度柳飞如箭,粘絮寻香似落星。小小微躯能负重,轻轻薄翅会乘风。

孙悟空变成蜜蜂探查一番回来给刘晨报告道:“师伯!那些和尚想要把我们烧死,真是可笑,本想把他们一棍子打死,可是怕师父啰嗦,不如我们将计就计,把这观音禅院烧了吧!”

刘晨点点头笑道:“嗯!好!我来护着唐三藏,你去弄股风,把这观音禅院烧掉!”说完,刘晨准备用五娃的火之力,准备把唐僧、白马、行李周围的火吸走。

孙悟空飞上云头,看那些人放起火来,他也掐诀念咒,望巽地上吸一口气吹过去,巽者,八卦之风也,只见一阵风起,把那火转刮得烘烘乱着。好火!好火!

黑烟漠漠,红焰腾腾。黑烟漠漠,长空不见一天星;红焰腾腾,大地有光千里赤。起初时,灼灼金蛇;次后来,威威血马。南方三炁逞英雄,回禄大神施法力。燥干柴烧烈火性,说甚么燧人钻木;熟油门前飘彩焰,赛过了老祖开炉。正是那无情火发,怎禁这有意行凶,不去弭灾,反行助虐。风随火势,焰飞有千丈余高;火趁风威,灰迸上九霄云外。乒乒乓乓,好便似残年爆竹;泼泼喇喇,却就如军中炮声。烧得那当场佛象莫能逃,东院伽蓝无处躲。胜如赤壁夜鏖兵,赛过阿房宫内火!这正是星星之火,能烧万顷之田。

须臾间,风狂火盛,把一座观音院,处处通红。

那众和尚,搬箱抬水,抢桌端锅,满院里叫苦连天。

除了刘晨护住的前面禅堂,其余前后火光大发,真个是照天红焰辉煌,透壁金光照耀!

这火起之时,惊动了一怪。这观音院正南二十里远近,有座黑风山,山中有一个黑风洞,洞中有一个妖精,正睡醒翻身,只见那窗门透亮,还以为是床前明月光。起来看时,却是正北下的火光晃亮,妖精大惊道:“呀!这必是观音院里失了火!这些和尚真不小心!既然醒了,正好去救救火。”

好妖精,纵起云头,到了那冲天之火处,前面殿宇皆已经烧空,后面两走廊烟火正在烧。那妖精大步进去,正好看见那方丈房间有些霞光彩气,台案上有一个青布包袱。

他过去解开一看,见是一领锦襕袈裟,乃佛门之异宝。

正是财动人心,他也就不再救火,拿着那袈裟,踏云回山。

却说那场火只烧到五更天明,方才息灭。

看那众僧们,赤赤果果,啼啼哭哭,都去那灰内寻铜铁,拨腐炭,找金银。有的在墙边搭窝棚;有的支锅造饭。叫冤的叫冤,叫屈的叫屈,一片乱嚷乱闹。再看那唐僧,还睡的正香。

孙悟空叫道:“师父,天亮了,起来吧。”

唐三藏才睁开眼,翻身道:“嗯!”穿了衣服,开门出来,忽抬头只见些倒壁烂墙,不见了楼台殿宇,大惊道:“呀!怎么这殿宇俱无?都是烂墙,这是怎么回事?”

孙悟空笑着道:“师父!今夜着火了。”

唐三藏道:“那你还笑!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孙悟空道:“是师伯护了禅堂,见师父睡得正香,也就没惊动你。”

唐三藏道:“师伯护着我,腾不开手,你不也有些神通,为何就不去救其他房子的火?”

孙悟空笑道:“好师父啊!其实果然依你昨日之言,那老和尚看上我们的袈裟,算计要烧杀我们;还好师伯警觉!”

唐三藏闻言,害怕道:“是他们放的火么?”

孙悟空道:“不是他们是谁?”

唐三藏道:“真不是他们怠慢了你,你生气放的火?”

孙悟空道:“真不是,不信去问师伯?我只是略略助些风而已。”

唐三藏突然大惊道:“诶?师兄恩人师兄哪去了?难道是烧到了?”

孙悟空赶紧道:“没事!没事!师父别担心!师伯神通广大,肯定没事!”

唐三藏道:“那就好!对了!那袈裟呢?”

孙悟空慌了道:“哎呀!忘记袈裟了!。”

正在这时,刘晨御剑飞了过来,道:“三藏放心,那袈裟水火不侵,不会被烧坏的!”

唐僧安心道:“那就好,那就好!”

刘晨又道:“不过现在袈裟不见了,刚才我去后面找袈裟,正好看见那老和尚往墙上狠狠一撞,只撞得头破血流魂魄散,咽喉气断染红沙!不过没找到袈裟。”

吴承恩对那老和尚作诗一首,诗曰:堪叹老衲性愚蒙,枉作人间一寿翁。欲得袈裟传远世,岂知佛宝不凡同!但将容易为长久,定是萧条取败功。广智广谋成何用?损人利己一场空!

不提这诗,唐僧着急问道:“那袈裟在何处?”

刘晨道:“放心,这袈裟会回来的,只是被妖怪偷走了,昨天有个妖怪来救火,看到袈裟,被贪欲迷惑,偷走了袈裟!”

唐僧道:“那妖怪可是师兄要引之人?”

刘晨点头道:“不错!那妖怪也不太坏,正好给我师门看家。”

刘晨又转身对孙悟空道:“在这里正东南有座黑风山,山上有个黑风洞,黑风洞里有一个黑大王,你先去打探一番!”

孙悟空点头称是,急纵筋斗云,直上黑风山,寻找这袈裟。正是那:

金禅求正出京师,仗锡投西涉翠微。虎豹狼虫行处有,工商士客见时稀。路逢异国愚僧妒,全仗刘晨与大圣威。火发风生禅院废,黑熊夜盗锦襕衣。

话说孙悟空一筋斗跳起来,飞到空中,吓得那观音禅院大小和尚一个个朝天礼拜道:“我得个爷爷呀!原来是腾云驾雾的神仙啊,怪不得火烧不了他们,反而害了我们自己!恨我那个不识人的老剥皮祖师,枉费心机,反害了自己!”

唐三藏上前道:“列位请起,不必恨了,若是我徒弟寻到袈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万事皆休;就怕找不着,我那徒弟性子有些不好,汝等性命如何,我就不知道了,你们还是快点祈求菩萨保佑,能找到袈裟吧!”

众僧闻得此言,一个个提心吊胆,告天许愿,请菩萨保佑那猴子寻得袈裟。

再说孙悟空到空中,把跟斗稍微一翻,就来到那黑风山上。仔细看,果然是座好山,况且正值春光时节,万壑争流,千崖竞秀。鸟啼人不见,花落树犹香。雨过天连青壁润,风来松卷翠屏张。山草发,野花开,悬崖峭嶂;薛萝生,佳木丽,峻岭平岗。不遇幽人,那寻樵子?涧边双鹤饮,石上野猿狂。矗矗堆螺排黛色,巍巍拥翠弄岚光。

那孙行者正观山景,忽听得芳草坡前有人说话。他却轻步闪到那石崖底下,偷睛观看。原来是三个妖魔,席地而坐:

上首的是一条黑汉,左首下是一个道人,右首下是一个白衣秀士,都在那里高谈阔论。讲的是立鼎安炉,持砂炼汞,白雪黄芽,炼丹之道。正说话间,那黑汉笑道:“后日是我出生之日,二位可光顾光顾?”白衣秀士道:“我们年年都去,今年岂有不来之理?”

黑汉道:“我昨天夜里得了一件宝贝,名唤锦襕佛衣,绝对是件好宝贝;我明日就以那宝贝为题,大开筵宴,邀请各山道官,庆贺佛衣,就称为佛衣会,如何?”道人笑道:“妙!妙!妙!我明日先来拜寿,后日再来赴宴。”

孙悟空闻得佛衣之言,立马就觉得是他的那宝贝袈裟,他忍不住怒气,跳出石崖,双手举起金箍棒,高叫道:“你们这伙贼怪!偷了我的袈裟,还想要做什么佛衣会!趁早儿还我!不然!吃俺老孙一棒!”

话音未落,轮起如意金箍棒照头一下,慌得那黑汉驾风而逃,道人腾空而走,只那个白衣秀士,一棒打死,拖过来看,是一条白花蛇怪。

那孙悟空一生气,把蛇尸提起来,拽成五七断,扔入深山,接着找寻那个黑汉。

转过尖峰,绕过峻岭,又见一陡峭山崖,山崖前,耸出一座洞府,烟霞渺渺,松柏森森。烟霞渺渺采盈门,松柏森森青绕户。桥踏枯槎木,峰巅绕薛萝。鸟衔红蕊来云壑,鹿践芳丛上石台。那门前时催花发,风送花香。临堤绿柳转黄鹂,傍岸夭桃翻粉蝶。虽然旷野不堪夸,却赛蓬莱山下景。

孙悟空到了门口,又见两扇石门,关得甚紧,门上有一横石板,上书六个大字,乃“黑风山黑风洞”。

孙悟空一看到了地方,大叫“开门!”那里面有个看门的小妖,开了门出来,问道:“你是何人,来吾大王的仙洞?”

孙悟空骂道:“你个作死的孽畜!还敢称仙洞!仙字是你称的?快进去报与你那黑汉大王,教他快送老孙的袈裟出来,饶你一窝性命!”

小妖急急跑到里面,报道:“大王!佛衣会做不成了!门外有一个毛脸雷公嘴的和尚,来讨袈裟啦!”

那黑汉从芳草坡逃回来,却才刚刚关了门,还未坐稳,又听得那话,心中暗想道:“这厮不知是那里来的,这般无礼,还敢嚷上我的门来!”道:“取我兵刃披挂来!”之后走出门来。

那孙行者在门外,执着铁棒,睁睛观看,只见那怪果生得凶恶:碗子铁盔火漆光,乌金铠甲亮辉煌。皂罗袍罩风兜袖,黑绿丝绦軃穗长。手执黑缨枪一杆,足踏乌皮靴一双。眼幌金睛如掣电,正是山中黑风怪。

孙悟空大笑道:“你这厮真个像烧窑的一般,要不然就是筑煤的!想必是在此处卖炭为生,不然怎么这等一身乌黑?”

那怪厉声高叫道:“你是个什么东西,敢在我这里大胆?”

孙悟空执铁棒,撞至面前,大喝一声道:“不要闲讲!快还你外公的袈裟来!”

那怪道:“你是哪个寺里的和尚?你的袈裟在哪里丢了?为何来我这里索取?”

孙悟空道:“我的袈裟,在这儿正北观音禅院里放着,只因那院里失了火,你这厮,趁火打劫,盗了那宝贝袈裟来,要做佛衣会庆寿,还敢抵赖?快快还我,饶你性命!若嘴里迸出半个不字,我推倒了你这黑风山,踏平了你这黑风洞,把你这一洞妖邪,都碾为粉末!”

那怪闻言,呵呵冷笑道:“你这个混蛋!我想起来了,昨夜那火就是你放的,你在那方丈屋上,施法招风来着,的确是我把一件袈裟拿来了,但那又如何?你这纵火贼是那里来的?姓甚名谁?有多大手段能耐?敢夸那等海口浪言?”

孙悟空道:“你外公我乃是大唐上国驾前御弟三藏法师之徒弟,姓孙,名悟空、行者。若问俺老孙的手段,说出来教你魂飞魄散,死在眼前!”

那怪道:“哎呦喂!还让我魂飞魄散,你有什么手段,说来我听听。”

孙悟空笑道:“好外孙,你站稳着,仔细听好了!俺老孙:

自小神通手段高,随风变化逞英豪。养性修真熬日月,跳出轮回把命逃。一点诚心曾访道,灵台山上采药苗。那山有个老仙长,寿年十万八千高。老孙拜他为师父,指我长生路一条。他说身内有丹药,外边采取枉徒劳。得传大品天仙诀,若无根本实难熬。回光内照宁心坐,身中日月坎离交。万事不思全寡欲,六根清净体坚牢。返老还童容易得,超凡入圣路非遥。三年无漏成仙体,不同俗辈受煎熬。十洲三岛还游戏,海角天涯转一遭。活该三百多余岁,不得飞升上九霄。下海降龍真宝贝,才有金箍棒一条。花果山前为帅首,水帘洞里聚群妖。玉皇大帝传宣诏,封我齐天极品高。几番大闹灵霄殿,数次曾偷王母桃。天兵十万来降我,层层密密布枪刀。战退天王归上界,哪吒负痛领兵逃。显圣真君能变化,老孙硬赌跌平交。道祖观音同玉帝,南天门上看降妖。却被老君助一阵,二郎擒我到天曹。将身绑在降妖柱,即命神兵把首枭。刀砍锤敲不得坏,又教雷打火来烧。老孙其实有手段,全然不怕半分毫。送在老君炉里炼,六丁神火慢煎熬。日满开炉我跳出,手持铁棒绕天跑。纵横到处无遮挡,三十三天闹一遭。我佛如来施法力,五行山压老孙腰。整整压我五百载,幸逢师父与师伯。救我出山归正道,西天取经功德高。你去乾坤四海问一问,我乃历代驰名第一妖——花果山水帘洞齐天大圣,天地争霸美猴王,云海翻腾孙悟空是也!”

那怪闻言笑道:“你原来是那闹天宫的弼马温”

孙悟空最恼的救是别人叫他弼马温,听见这一声,心中大怒,骂道:“你这贼怪!偷了袈裟不还不要走!吃俺老孙一棒!”

那黑汉急忙侧身躲过,拿长枪来迎。两家这场好杀,如意棒,黑缨枪,二人洞口逞刚强。分心劈脸刺,着臂照头伤。一个是修正齐天大圣,一个是成精黑风大王。孙悟空横丢阴棍手,黑熊精直拈急三枪。白虎爬山来探爪,黄龍卧道转身忙。喷彩雾,吐毫光,两个妖仙不可量。

那怪与孙悟空斗了数百回合,不分胜负。

渐渐红日当午,孙悟空愈战愈勇,那黑汉却有些累了,只见那黑汉举枪架住铁棒道:“孙行者,我两个暂且收兵,等我吃了饭来,再与你赌斗。”

孙悟空道:“你这个孽畜,还称作汉子?好汉子,才半日儿就要吃饭?似俺老孙在山根下,整整压了五百余年,也未曾尝些汤水,休走!还我袈裟来,方让你去吃饭!”

那怪也不管孙悟空说什么,虚幌一枪,撤身入洞,关了石门,吃饭去了。

孙悟空虽然最后占了点儿上风,但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也没攻进洞去,转身飞回了观音禅院。

却说那观音禅院僧人葬埋了那老和尚,都在禅房里伏侍唐僧。早斋吃完,又摆上午斋,正在那里添汤换茶,只见孙悟空从空降下,众僧赶紧跪拜。

唐僧道:“悟空你回来了,袈裟如何?”

孙悟空道:“找到了,正是那黑风山妖怪偷了,俺老孙去暗暗的寻他,只见他与一个白衣秀士,一个老道人,坐在那芳草坡前讲话;也是个不打自招的怪物,他忽然说出道:后日是他生日,邀请诸妖来做生日,得了一件锦襕佛衣,要以此为寿,作一大宴,唤做佛衣大会;俺老孙抢到面前,打了一棍,那黑汉逃走,道人也不见了,只把个白衣秀士打死,乃是一条白花蛇成精;我又急急赶到他洞口,叫他出来与他赌斗;他已承认了,是他拿回;战了这半日,不分胜负;那怪要回洞吃饭,关了石门,惧战不出,俺老孙也就先回来了。”

众僧闻言,合掌的合掌,磕头的磕头,都念声“南无阿弥陀佛!总算寻到袈裟下落,性命可保矣!”

刘晨过来问道:“悟空!那妖怪能和你打个平手,此话当真?”

孙悟空道:“当真当真,不过应该还是俺老孙厉害些!”

刘晨又问道:“那妖怪有什么能耐?居然能和你打个平手!”

孙悟空道:“那怪皮糙肉厚,虽然不像我一样金刚不坏,但是轻轻几棍子根本伤不到他,那怪虽然不太灵活,但是力气大,而且枪耍的也不赖,正面打还真打不赢他!”

刘晨点点头暗笑道:“嗯!不错!不愧是观音菩萨看上守山大神,哈哈!现在归我了!”

孙悟空又说道:“师伯!我有一记破他,俺老孙变个小东西,钻进他身体里面,包管他叫天不应,叫地不能,痛不欲生!”

刘晨笑了笑道:“哪用得上这样,我们两个一起,还收不了他。”

两人吩咐众僧好好服侍唐僧,一同驾云来到黑风山。

刚到黑风山,只见那山坡前,走出一个道人,手里拿着一个瓷盘,盘内放着两粒仙丹,往前正走,孙悟空突然跳到他前面,举起如意金箍棒,照头一下,打得脑浆流出。

刘晨道:“刚才那道人莫非就是那黑熊精的同伙?”

孙悟空道:“不错!这道人就是芳草坡前与那黑熊精在一块儿的同伙!”

刘晨过去看了看那道人的尸体,已经变成一只大灰狼。

刘晨拿起那盘,上面刻着凌虚子三字,刘晨道:“想必这就是那道人的名号了,我的道号七尘,这小小一只狼居然都有那么高大上的道号,悟空,你就变作这道人相貌,我使个隐身的法术,一同到那妖怪洞里,省的他见你有了帮手,再吓跑了!”

“好好好!”孙悟空拍手称妙,摇身一变,变得与那道人一般模样,再回头看,却已经找不到刘晨,孙悟空道:“师伯?您已隐身?”

“嗯!怎么样?你那火眼金睛看得见我吗?”不见其人,只闻其音。

孙悟空火眼金睛仔细察看,竟然不能发现分毫,拍手称妙,道:“师伯法术果然高明,我竟然完全看不出来!”

“哈哈!还好!快走吧!像这样毫无破绽我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

很快,来到妖洞旁边,那洞果然是:崖深岫险,云生岭上;柏苍松翠,风飒林间。崖深岫险,果是妖邪出没人烟少;柏苍松翠,也可仙真修隐道情多。山有涧,涧有泉,潺潺流水咽鸣琴,便堪洗耳;崖有鹿,林有鹤,幽幽仙籁动间岑,亦可赏心悦目。

刘晨看见这景色,心中暗喜道:“这洞也真是好地方,虽然是妖洞,但也有仙气,不愧将来是给我看门的。”

走到洞口,只见守洞小妖,有认得道人的,传报道:“凌虚仙长来了。”一边传报,一边接引。

那黑熊精出门迎接道:“凌虚,来此我真是蓬荜有辉。”

孙悟空道:“小道送仙丹一粒,前来祝寿。”

走到洞中,刘晨仔细探查一番,没什么埋伏机关,现出身形,分了分身,拿出大宝剑,道:“孙悟空!我们一起降住他!”

孙悟空早有准备,拿出如意金箍棒猛打。

那黑熊精却毫无准备,又是被偷袭,又是被围攻,很快就招架不住。

刘晨看那黑熊精落败,拿出三箍之一的‘金’箍,套在他头上,念起‘金’箍咒!

黑熊精头疼欲裂,满地乱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生不如死!

那黑熊精在地上打着滚,沙哑着声音哀求道:“饶命啊!饶命啊!”

刘晨停止念咒,道:“其实你也没作什么大恶,不过谁让你跟我不是一伙的,而且没后台,要不是想收服你,已经杀掉你了,以后你就给我守山吧!”

黑熊精爬起来磕头道:“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臣服,但求别再念咒了!”

“放心!只要你听话,不会念咒的!而且给我守门也不是个苦差事,我保你长生不老!”

听到这里,黑熊精还没说话,孙悟空先发话了:“师伯!你可保他长生不老?这可真不容易,俺老孙当初就是为了求长生出海学艺的!”

黑熊精道:“主上!我不求长生,只求您能不念咒!”

刘晨道:“放心!只要你听话,绝对不念咒!”

孙悟空又道:“师伯!这咒真那么厉害?能让他怕成这样!”

刘晨回答道:“这是当然,这可是如来佛祖的法宝,别说是他,就算是你齐天大圣孙悟空,天地争霸美猴王,云海翻腾孙悟空,也有可能让你变得跟佛门的狗一样!”

孙悟空挠挠头,嘿嘿笑道:“不会吧师伯?”

刘晨笑道:“真假并不重要了,反正你不会再戴上紧箍咒了?”

孙悟空又挠了挠后脑勺,又嘿嘿一笑,孙悟空不想直接表达出来感激之情,赶紧寻找袈裟。

找到袈裟,刘晨让孙悟空先带袈裟回去,自己则和黑熊精一起驾云西去。

那唐三藏正在观音禅院担心袈裟,正在那胡猜乱想之时,只见半空中彩雾灿灿,孙悟空忽然从七彩祥云上跳下来,叫道:“师父,袈裟来了。”

唐三藏大喜,观音禅院的众僧也都高兴地流泪道道:“好了!好了!袈裟回来了,我们总算是性命无忧了!”

唐三藏道:“诶?你师伯在哪里?怎么没一起回来!”

孙悟空道:“师伯收服了那黑熊精,带他去看门守山去了,师伯驾云飞快,应该很快就能回来!”

到了晚上,刘晨依旧没有回来,唐三藏着急道:“徒弟啊?你不是说你师伯飞得快,很快就能回来吗?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毕竟那妖怪要你二人一起才降服得了!”

孙悟空笑道:“师父啊!不用担心,师伯神通广大,而且有个法宝,已经把那妖怪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了,绝对没问题的!”

唐三藏又道:“哎呀!我还是不太放心,你可知道你师伯家在何方?你去接应一下?”

孙悟空道:“师父!当时只见师伯往西去了,还真不知师伯家在何方,师父你就放宽心吧!”

“哎!我这也是担心啊!既然不知你师伯家在何处,也只好先休息休息,慢慢宽心等待了!”唐僧说着,难掩面上担忧之色!

孙悟空也不知怎么安慰唐僧,只得先去为唐僧铺床,请师父先去休息。

《西游之剑转天道》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历史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历史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西游之剑转天道》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一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