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重生之妾心如铁》重生之妾心如铁花三娘 忠犬攻 重生之妾心如铁立场倒换
《重生之妾心如铁》重生之妾心如铁花三娘 忠犬攻 重生之妾心如铁立场倒换

重生之妾心如铁 花三娘 著

穆春,穆秋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7-26 17:06:38
《重生之妾心如铁》是花三娘执笔的一本古代言情新篇,主线跌宕起伏,文笔无懈可击,推荐阅读。《重生之妾心如铁》精彩情节试读 玉嬷嬷歪着头:“她们都去找你去了,还没回来。”“那就等她回来。”穆春从被子里伸出头瞧着犯难的玉嬷嬷,眼眶红红的,她努力隐藏不让玉嬷嬷看出来,笑着宽她的心:“我答应了母亲和您,就会做到。您不必担心。”玉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玉嬷嬷歪着头:“她们都去找你去了,还没回来。”

“那就等她回来。”穆春从被子里伸出头瞧着犯难的玉嬷嬷,眼眶红红的,她努力隐藏不让玉嬷嬷看出来,笑着宽她的心:“我答应了母亲和您,就会做到。您不必担心。”

玉嬷嬷怕她没有人伺候不习惯,可是谁知道,出门前呼后拥的穆家大小姐,在严家为妾时,已经学会了如何做小伏低,伺候别的女人;在佛堂罚跪时,更是习惯了孤单冷清,孑然一身。

玉嬷嬷还想说什么,穆春露出坚决的表情。玉嬷嬷终于下去了。

屋子里很安静,静得落针可闻。

穆春将头重新缩回被子里,想着上一世的事。

她被严和明的花言巧语所骗,私奔不成,居然答应给他做妾。

父亲偷养外室,母亲怀着身孕大闹,最后父亲抛妻弃子,离家无讯。

大哥十七岁就中举,可谓前途无量。却失手杀人,流放三千里,病死在途中。

祖父官场失意,年近六旬,马上快致仕了,却被革职。这对于官员来说,是天大的耻辱!

穆家颜面尽失,衰败凋落,祖父愧对祖宗,上吊自尽。

母亲带着不到三岁的小妹妹,一把火烧了穆家大宅。

火光冲天,印红了整个阳岐城。

她,则被活生生打死,孩子小产,血染长街。

可怜的妹妹,她乖巧可爱,懵懂单纯。不过牙牙学语,蹒跚学步,何错之有?

还有自己腹中,未来得及看这个世间一眼的孩子!

何其悲惨?何等冤屈!

穆春想起,痛彻心扉。

这一切,除了严和明那个罪魁祸首,还有穆家暗藏的牛鬼蛇神。

他们包藏祸心,推波助澜,一步一步,将穆家长房满门六口,逼得家破人亡,无一存活!

贱人!贱人!穆春恨恨咒骂,这贱人也包括她自己。

心里堵得慌。

她死死握紧拳头,强自不许哭出声来。

这一世,该算账了。

父亲、母亲、大哥、祖父、妹妹!穆春要你们好好活着,平安和乐,长命百岁。

凝神想了许久,穆春太累了,不知不觉睡着。

“小姐,小姐,奴婢回来了。”玉梅站在床前,试探叫了几声。

被子掀开,露出一双沉静地深入寒潭的眸子,里面的陌生和提防,让玉梅觉得有些渗人。

难怪玉兰非要她来叫醒小姐。

谁都知道穆家大小姐起床气很严重。

她禁不住后退几步,似乎眼前之人她并不认识。

等看到穆春包扎额头的白布条之后,她才回过神紧张地不得了:“小姐,您受伤了?”

“给我倒杯水。”穆春掀开被子起来,随口吩咐。

玉梅正要去倒,同伺候在屋子里的二等丫鬟玉兰抢先一步,倒了一杯水端到床边给穆春。

穆春不动声色看她一眼,接过杯子,尝了一口,道:“水冷了。”

玉兰未发觉穆春是故意刁难,她感受着杯子外面的余温,疑惑问道:“是热的呀。”

垂眸见穆春从下往上,下巴微抬,冷冷看着她,让她心里一惊,有些毛骨悚然。

大小姐何曾会有这样厉害的眼神?

好在她是个伶俐的,忙改口:“奴婢去给小姐重新烧一壶。”

玉梅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服侍我起身吧。”穆春从被子里爬出来,玉梅忙从箱笼里给她找衣裳,选了好几身,才道:“小姐喜欢哪个颜色?”

“你定吧。”穆春看了她一眼,语气坚定又带着些责备:“你该学会自己拿主意了。”

玉梅不够伶俐,缺乏主见,她上一世不怎么喜欢她。

倒是玉兰万事顺着她,很会揣摩她的心意,因此,她更倚重玉兰。

可是,到了严家,玉兰很快就猜到势头不对,转而投靠胡氏来对付她。

而玉梅,却是忠心耿耿,为了护她送了性命。

穆春此刻再看着玉兰,没由来的就烦,只是努力按捺住骚动的心。

变化太明显,让人起了疑心,不过是给母亲和穆家长房徒惹麻烦罢了。

玉梅受了这半斥责半提点的话,仍旧是笑眯眯的:“那小姐穿红色,红色贵气。”

穆春不喜欢红色,甚至是厌恶。

红色是正房穿的,是奸诈恶毒的胡氏穿的。

她为妾,一辈子都不能穿贵气的红色。

只是,说好了让玉梅做主,培养她的主见,她不好反对,顺从的穿上了大红色的对襟小褂和湖蓝色罗裙。

“真漂亮,小姐太好看了。”玉梅想不到什么溢美之词,只能直白夸赞:“奴婢要是有小姐这样英挺的鼻子……哦,不行,还要像小姐这样白……还有这眉眼,大小姐真真是个大美人啊……”

“玉梅,你嘀咕什么呢。”玉兰将茶壶提上来,给穆春重新倒了一杯:“奴婢温过了,不烫。”

说起做事,玉兰显然是能干又周到的。可是,伺候人,忠心始终是第一位。

因为这一点,无论她表现的再怎么出众,穆春都不会给她机会了。

“不想喝了,你放着吧。”她走到桌边坐下,问玉梅:“宝竹和宝菊呢。”

这两个三等丫鬟,平素里负责烧水领饭等一些跑腿的零散的杂事。

“宝竹今日告假回家了,宝菊在收拾衣裳呢。”虽然穆春问的是玉梅,但接话的是玉兰,她一面回答,一面将茶杯摆在穆春的手边上:“小姐,喝口水润润嗓子。”

她还是不甘心自己亲自去烧的水,就这样看也不被主子看一眼。

毕竟,烧水是三等丫鬟的活计,她一个二等丫鬟去做,已是纡尊降贵,怎么也要表功表劳的。

穆春用眼睛瞟了一眼玉兰伸在她跟前的手,又瞟了一眼玉兰。

玉兰瑟缩一下,很是尴尬。

好在她反应快,掩饰性的整理了一下衣服上的褶子,强笑着问道:“小姐可是要叫宝菊过来伺候?”

“不必了。”穆春想去看看周氏。

她睡了一觉,发觉还是四年前的场景,心里安定许多。

天知道她多想跟母亲待在一起,心安且幸福。

说话间,门口有丫鬟掀帘子:“大小姐,三小姐来看您来了。”

进来的是宝菊,她收拾好洗干净的衣服,拿过来放进箱笼,遇见三小姐穆秋,顺带通传。

穆春起身,握住穆秋的手,热情且活络:“三妹妹,你来了。”

会猪油蒙了心,给那蛇蝎心肠的严和明做妾,三小姐穆秋,可谓是“功不可没”。

上一世,她跟穆秋最为要好,什么都不瞒着她。

所以最先将她卖出去的,也是这个“虽然是堂姐妹,但是情谊深厚堪比亲妹妹”的穆秋。

只是,对待玉兰那样的丫鬟,她想不高兴就不高兴。

而对待穆秋这个人精,她却得小心翼翼,装出毫不知情的模样,一如既往唱着姐妹情深的戏码。

“听说姐姐磕破了头,妹妹刚午睡醒就过来了。”穆秋长得柔嫩清秀,温柔笑着,伸手轻轻触碰她额头上的白布条:“还疼吗?”

“不疼了。”穆春让她坐下,玉兰赶紧上茶水点心。

“你也真是,大哥不能带你去就不带呗,你跟他置气往外跑什么?若是我……”穆秋羡慕地瞧了她一眼,委屈巴巴:“……只怕早就被骂没规矩,三天不许出门了。真是羡慕你。”

她的意思穆春以前听不懂,是因为上一世随心所欲,潇洒任性,不留心这些后宅事务。如今愿意用心,却是听懂了的。

穆秋的羡慕,不是她往外跑。

而是她有周氏这个长房主母,穆家的当家太太给她撑腰。

只要周氏不处罚她,其余各房都不愿意得罪周氏,因此这种小事情乐得装聋作哑,就当不知道。

可若是穆秋私自跑出家门,二太太严氏首先就要“绑女投案”,自责教女不严坏了规矩,等周氏发落。

以前,穆秋就是这样不停在她面前示弱,让穆春掉以轻心,对穆秋报以深深同情,不仅给了她许多好东西,就连犯了错,仗着有母亲不敢真的把自己怎么样,也是多次为她顶罪。

穆春想,后来穆家长房遭遇危机,那些过河拆桥之人,也许就是因为这些琐碎之事,早已经对母亲和长房积怨颇深,因此落井下石。

“大姐……大姐……”见穆春不像以前接她的话,反而一脸思索,穆秋试探地叫了两声,从袖子里拿出两小本手抄书来:“这是我托二哥从外面弄来的,现在最受欢迎……连丽表姐我都没给……先拿来给你看!”

《重生之妾心如铁》这本小说的主人公(穆春,穆秋)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花三娘)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