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腹黑相爷的嚣张夫人 傲娇受 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MB
《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腹黑相爷的嚣张夫人 傲娇受 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MB

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 若青言 著

司明,楚然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08 13:00:57
主要人物叫司明,楚然的小说是《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它是作者若青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网文,精彩内容试看:眼前的另一个男子,江黎将注意拉回来,望向清澜。心头一跳,真的是气质出尘啊!一身白衣胜雪,一个发簪挽起,简单干净,却又那么的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不同于彦司明的妖冶,不像楚然这般俊逸,却独有他存在的超脱自然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眼前的另一个男子,江黎将注意拉回来,望向清澜。心头一跳,真的是气质出尘啊!

一身白衣胜雪,一个发簪挽起,简单干净,却又那么的让人觉得赏心悦目。不同于彦司明的妖冶,不像楚然这般俊逸,却独有他存在的超脱自然。

“清澜?”

她试着加了声,对面的男子身体一僵,但立刻就恢复正常,淡淡的看了眼,朝着她点头。

江黎觉得自己这回真是没白来,如斯美人,难怪之前江黎会只一眼就包下他。

“彦司明,你居然敢抢我的人,就算我对你有那么点心思,那也不行!”江黎一手拍在桌面上,看向彦司明怒火冲冲。

彦司明眉头一皱,原本想解释他只是过来喝酒而已,但是楚然却已经快一步于他,和江黎对上,“清澜公子如此雅兴,若是有的选择,你觉得他会选择司明,还是你?”

得意的笑,让江黎不爽。

什么叫有的选择,就不会选择她。

“清澜,你说,爷好还是彦司明好?”

清澜看了眼被抓着的手腕,白皙的肌肤立刻出现一条红痕,但是江黎却没有看见一般,一直盯着他。清澜甩了甩,发觉根本甩不开,于是只好作罢。

“彦公子是清澜的客人,楚公子亦是。清澜知道自己的身份,江公子若是赶人,清澜自然照做。”

平平淡淡,却透着疏离。江黎一愣,放开清澜,有些失落。

果然还是彦司明好哇,坑爹的!

“清澜公子过奖,彦某第一次来此,以后也不会来,算不上公子的客人。”

江黎暗自伤神之际,彦司明却一口拒绝,说的极为言辞明确。清澜神色一闪,清凉的眸子一瞬的暗淡,随即又恢复平静。再次抬眸亦如往常,任谁也看不出刚才一秒钟的变化。

彦司明没看到,楚然也没有。

但是有一人却看清楚了,看得很清楚,所以心里闪过微疼。江黎看到清澜的变化,知道彦司明那一句话,说者无心但是听者却有心。

“彦司明,如此要我的人陪酒,你该如何赔偿?”

“嗯?”彦司明眉头一皱。

“呐,我也不多说,你不是要喝酒么,那我们就喝酒,谁先倒下谁认输,否则,你今晚逛南烟阁的事情,我保证明日一早,全京城无人不知。”

“你!”彦司明气结,却无可奈何。

江黎笑着拿过酒杯,一杯杯的和彦司明喝着,当中不忘耍耍酒疯,趁机占点小便宜。

彦司明不善喝酒,江黎却号称千杯不醉,被江黎如此灌着很快就有些醉了。明明知道江黎趁机对他动手动脚,却没有力气反抗。边上,楚然想要帮忙,被江黎狠狠的一记眼过去,没敢插手。

楚然清楚,江黎这种人,若是惹毛了他,吃亏的还是彦司明。

他心里那个悔啊,他就不该出什么馊主意,带彦司明来南烟阁。如今,只怕明日酒醒,彦司明心里的疙瘩会更加深。

酒过七巡,两人也不知道喝了多少。彦司明已经完全不省人事,直接扑通一声倒在桌前,再也拿不起杯子,而江黎却还是气定神闲,喝着小酒哼着小曲,好不自在。

伸手戳了戳彦司明的脸,一手肌肤丝滑,喝了酒更是红润。

“彦司明,这就不行了?那以后你还怎么混!在家里都是你的男宠们玩儿你吧?”

“江,江黎,你!”彦司明想说没有,他府上哪里有什么男宠,他又不是他,从来不会如此。可是被江黎灌的七荤八素,再也没有说话的力气。

江黎看了眼醉如烂泥的人,手一摆,指着楚然,“行了,带着人离开,不要碍了爷的好事!”

楚然看了眼江黎,似乎意外会如此放过彦司明。江黎喜好男色是出了名的,这回抓着彦司明把柄,居然就这样?

还是说,以后还有下文?

但是,他管不了这么多,如今不将彦司明带走,明日被人知道左相大人居然在南烟阁留宿,那就真的玩大了。

江黎既然肯放人,他巴不得。拉着彦司明赶紧从后院小门离开。

人一走,屋子里就剩下江黎和清澜两人。

清澜有些看不懂,他也许不明白江黎和彦司明的关系纠葛,但是就刚才,江黎如此做,他知道是因为他。彦司明的话让他心头一怔,这才发觉自己不过是一个南院的清倌,如此身份和左相大人如何相比,是他想的太天真了。只不过听他弹琴,喝过些酒,他就以为别人看得起他。

可是,他看到江黎眼中的心疼。

他怔住了,他也会心疼?他当初看到他不是一脸想法,还扬言三日后要他侍奉!

结果,那三日,是他痛苦的开始。

那三日,张文衍每一日给他服用魅药,为的就是在江黎来时,他可以乖乖的服侍伺候。让江黎玩的爽了,他的价值也就达到了。

可是,三日后那晚,江黎没来。

而张文衍则认为是他的冷清态度让江黎改变了主意,于是加倍的虐待他,加重魅药的用量。同时传出他床技不过人的流言,让他觉得十分滑稽。

“怎么了?”

江黎看到清澜呆呆的样子,有些觉得可爱,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他的脸蛋。

“清澜美人,你如此看着爷,爷会以为你看上爷了。”

清澜感觉心头异样,一股暖流滑过,却又对江黎很恨。若不是他,他怎么会如此!越想,却发觉体内的魅药又开始作祟。

江黎来了,张文衍自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所以又给他服用魅药。如今,正好发作。

一股热源开始燃烧他的肌肤,让他浑身都觉得难受。身上的热让他觉得内心空虚,想要不断的寻找冰凉的物体。而眼前的江黎,如此清爽的笑容,让他不自觉的就靠过去。

触及那清凉,清澜谓叹一声,居然想要更多。

但是脑中的意识却让他挣扎,他厌恶这样的自己,理智和身体反应开始做斗争。

身上的衣服被撕开的七七八八,江黎看着有些难以自持的人,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上前搭住他的额头,察觉清澜炽热的几乎异常。

六七年过去了,偶尔在网上翻过一些新的古代言情小说时,依然会想起这本《腹黑相爷的嚣张嫡妃》,会想起司明,楚然,想起书里那些无法再追忆的情感,想起那背影,想起那眼神,想起那不羁....每个人在人生的旅途中都存在着诸多的遗憾,单纯的初恋,做过的错事,很多永远都已无法弥补。但是看到那么多鲜活的角色补完了自己,依然可以会心一笑,因为有了那么多的遗憾,重生才会那么的美好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