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嫡女谋嗜宠佞毒妃txt 下克上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by风陌庭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嫡女谋嗜宠佞毒妃txt 下克上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by风陌庭

嫡女谋:嗜宠佞毒妃 风陌庭 著

慕槿,白布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04 13:01:31
新书《嫡女谋:嗜宠佞毒妃》是风陌庭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设定中的光环人物是慕槿,白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行云流水,可以一阅。精彩内容:云盏神色一挑,知她这是迁怒。也不同她顶嘴,径站在一旁,如沐春风,粲然如月。她正是云盏的亲娘,也是景阳侯云景阳的妻子,景阳侯夫人。一张脸生得着实年轻,保养得很好,分明四十来岁的年纪,看着却如同三十岁。加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云盏神色一挑,知她这是迁怒。也不同她顶嘴,径站在一旁,如沐春风,粲然如月。

她正是云盏的亲娘,也是景阳侯云景阳的妻子,景阳侯夫人。

一张脸生得着实年轻,保养得很好,分明四十来岁的年纪,看着却如同三十岁。加上容貌相似,与云盏站在一起竟也如姐弟一般。

虽有少许皱纹堆悉眼角,但也不妨碍这天姿绝色,雍容大度,容光照人的清美面容。

云盏承袭了她的七分样貌,只不过眉眼间棱角分明,美如暇玉,英姿飒爽,更胜一筹。

纵是景阳侯夫人再生气,看着这张与之相似,恍若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人,心里的闷气也随之消了大半。

“不回去了?”云盏眉梢一抬,一股风情自现,眼底流淌着一片魅笑,没有丝毫冰寒。

景阳侯夫人知他这是在拿她打趣,也不意外,拿眼睨他,声音拉长道:“你这是变相赶我走呢?怎么,我是洪水猛兽?”话音一转,不待他答,神色一变道:“还是说,这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想让你娘发现了去?”

话里透着丝丝好奇与调侃,见他不答话,保持着平静模样,她的眼里立时一抹光亮闪过,似乎就喜欢猜疑这个亲儿子,“或者说,你有了…?”

光闻前几句听着还正常,不答便是。只是后一句,语出惊人,听着着实骇人。

云盏也不恼,依旧面不改色。负手而立,身姿挺拔,眼角挂着淡淡笑意,半带几丝邪气,“我竟不知谁有这么大本事,能让你儿子日月入怀,珠胎暗结。改日定要向他好好讨教。”

句句平淡无奇,字字平淡如水。

可乍一听,感觉就被白开水塞了牙缝,脑袋被门夹了一下,怎么听怎么不舒服。

景阳侯夫人知他答非所问,自己踢到了铁板,无论她说什么他都有话来反驳,还怼得句句有理。让人不禁七窍生烟,脚底生火。

她愠拍石桌,眉间一蹙,冷道:“怎么说话的?什么日月入怀,珠胎暗结?我看就你嘴皮子滑溜!”

虽也不是一日两日领教他这么说话了,但次次听来都不由生出一股怒气。

也不知他像了谁,性子谁也没继承到半分,感觉好好的一颗苗自己就长歪了。

性子固执桀骜不驯,心思深沉得连她这个做娘的也快了解不透了,怎么也掰不回来,甚是苦恼。

云盏唇边轻扬,往旁边坐下,一双凤眸含笑看着她,低缓一问:“娘今日来府中可还适应?可有寻到什么满意好玩儿的物事?若不习惯也万不可怪儿子照顾不周。”

前半句关心听得人暖意深深,后半句塞心塞肺直教人想破口大骂。

景阳侯夫人再次深深反省,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儿子,有这么像他爹一样不解风情,不懂关心人的吗?

她又狠剜了他一眼,像是要把人青筋骨头给剜出来了才肯罢休。“行了,你娘都这样了,你还成心给娘添堵。不肖子!”

虽还是生着气,语气带着指责,不过也没先前厉色了。似是没心情再同他怒怼,脸色也缓了缓。

“你娘这个‘老人家’累了大半日,要歇息了,快滚吧。”看着都碍眼,说话也费劲。还不如把他塞回肚皮,回炉重造,生个小棉袄来得舒心顺意。

摆了摆手,一脸不耐。那股成熟稳重,温婉沉静大方的气度被人一激,全都化成烟儿灰儿什么的飞走了。

一听这话,知她还在记着他的话,憋着一股气儿在。云盏也不犹豫,登时起了身,勾唇浅笑道:“那娘先安歇着,明日儿子再来向您请安,儿子就先行告退了。”

说罢,转了身,缓缓出了院外,轻负着手,一脸惬意自得。脸上泛着一股笑意,恍若十几岁的少年,竟有一丝的屌劲儿,毫不畏惧什么礼仪束缚。

可也只是一瞬而已。

身后景阳侯夫人看着转身出去的背影,暗叹一口气,碎想着怎么把这个不肖子给塞回肚皮去,还给她一个贴心小蜜罐儿。

偏留下这么一个直戳心窝肺子的,不省心。

想归想,最后她还是如没事儿人一样,在一群人的伺候下早早安歇了。睡得还很香甜。

**

旦日质明,天已拂晓。

慕槿是被一只马蹄子给踹醒的。

说是踹,其实也没用多大力。慕槿本就警惕,睡觉也只是浅眠,而慕槿正睡在它不远处。蹄子一踹,被惊扰一下,自然便醒了。

好在第二日精神抖擞,她也不困倦。

她扭过头,瞧见正是昨日那女人骑的黑风马此刻正栓在木柱上,围着木柱转悠。

真是一匹好马,还知道叫人起床。慕槿舒展了眉,伸了伸手臂,倏而起身。揉了揉马脑袋,便去简单洗漱一番。

今日她有得事做了。

洗漱完毕,慕槿便把身侧堆积成山的几堆青草一一搬离,放到一块儿大石板上。这石板是用来和马粮的,现下被她放上了草。

不远处的两个护卫见她如此动作,虽觉奇怪,但也没有上前过问。毕竟恪尽职守才是本分。

慕槿打了水,把弄来的草全部洗净,要来一把厨房切菜用的大刀,把草全部切碎。然后用一块石板长,石板宽的白布放在下面,包裹这些切碎的青草。

再把白布扭成结,一脚踩在白布另一端,两手紧握着这端。白布下方放了一个木桶,慕槿用力一扭,绿寡色的草汁便渗过白布大滴大滴的往下流,流入腰粗大的木桶内。

如此反复,弄来的草也碎了大半,木桶里的汁液也装了三分之一,慕槿的手也因用力扭得微微泛红。

做了一半,碎草便被扔入马槽内,给马儿咀嚼。而汁液则被慕槿接到桶里,放到太阳底下曝晒,里面加了一些抬来给马儿驱虫蚊的药酒。

直至弄到午时,用过饭后,慕槿才把马儿赶出来遛。

不过并未驱散它们,而是把它们聚集在一起,每隔百步便设了一座半人高的栅栏。

当年风陌庭连载这本书的时候在很多章节后都流露出了对他当时女朋友的感激和爱慕之情,可惜物是人非,风陌庭和那个她的种种纠纷直接把他从网络大神的神坛中拉了下去,至今元气未复。不提这些,这本《嫡女谋:嗜宠佞毒妃》是风陌庭所有书中我最喜欢的一本,其他情节多年后已然淡忘,只是一直对主角(慕槿,白布)在跨越时空后的结合和对宿命的打破记忆犹新!时空,宿命,这也许就是我一直所着迷的东西吧....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