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在你心上狙一枪》在你心上狙一枪百度网盘txt 作者是故人不识的小说 在你心上狙一枪HE
《在你心上狙一枪》在你心上狙一枪百度网盘txt 作者是故人不识的小说 在你心上狙一枪HE

在你心上狙一枪 故人不识 著

江瑾,陆成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03 20:04:08
《在你心上狙一枪》作者:故人不识,游戏竞技类型创作,光环人物:江瑾,陆成,本新书书中主线围绕:电梯还在下滑,不过两人之间没有再继续交谈,虽然靠着微弱灯光支撑着模糊视野,但陆成蹊能够感觉出身边人已经渐趋平静。至少电梯咔噔一声下去的时候,她没再表现出情绪的波动。一片寂静里,江瑾言突然动了动身子,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电梯还在下滑,不过两人之间没有再继续交谈,虽然靠着微弱灯光支撑着模糊视野,但陆成蹊能够感觉出身边人已经渐趋平静。

至少电梯咔噔一声下去的时候,她没再表现出情绪的波动。

一片寂静里,江瑾言突然动了动身子,喊他:“陆成蹊。”

“嗯?”他转头过去。

“你这人太讨厌了,利己主义得跟牛一样固执,招人厌。”

陆成蹊低头笑了下,“你就这么说我真够没良心,好歹患难与共的交情。”

突如其来的笑声让江瑾言一怔,她猛然抬头看他,晦暗的光线里,陆成蹊一双眼里贮存星光,并不长久的前半生里她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笑得这样漂亮。

陆成蹊天生挑花眼多情,但由于这人平日里不喜欢笑,更多时是冷默着脸的模样,所以江瑾言很好奇他笑起来会不会跟平时一样好看。

可此时此刻,事实告诉他,不是一样,而是更甚,好看不知多少倍啊。

一时看呆了。

电梯不安地持续晃动,以及越来越暗的光亮,她保持着抬头的动作陷入沉默。

“再者,”陆成蹊说,“你不是这样的?”

江瑾言无言以对。虽然她看陆成蹊哪里都不顺眼,特别是他半点余地没有的利己主义,可这些特质,恰恰也是她身上也具备的,从某个角度来讲,她所厌恶他的正是她所共有的。

江瑾言哼了一声别过头。

恰巧,就她决心不再主动找陆成蹊搭讪的刹那,头顶感应灯倏忽闪动了两下,随即电梯里一片光明。

两人同时抬头,随后对望一眼。

电路接通了。

陆成蹊连忙再次去按动警报铃,这次很快被那头接通。

墙壁听筒里传来楼层保安的询问。

陆成蹊说:“电梯故障了,正在缓慢往下滑动,我跟另一个同学被困在里面出不去,请派人及时修理。”

“好的好的!你们别急啊!我马上找人过来!”

听筒挂断,陆成蹊回头去看江瑾言。刚刚一片黑暗他看不真切,如今借着满室的光亮,他清楚能够辨别到女生眼角干了一半的眼泪,以及她微微抖动的肩膀。

刚刚最害怕的时候反而没这样,而是劫后余生后她才露出这样的恐惧。

陆成蹊走到她旁边,犹豫几下后单手按上她的肩膀。

江瑾言身体僵了一下,只觉得肩膀处微微搭着的那双手源源不断传递过来力量,缓慢的,坚定的,无论何时何地似乎都能让人心安的,让她从惊惧不定的后怕中挣脱出来,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

“再过几分钟修理人员就会过来。”

“谢谢。”

声音很小,低不可闻,陆成蹊几乎没听清。

“你说什么?”

恶趣味上来,他低垂着头看身下那只别扭的黄鸭。

江瑾言皱着眉,不情愿地在嘴里又含糊了一遍,“谢谢。”

陆成蹊稀奇,“你的字典里竟然也能有这种词?”

“不爱听就算了,我收起来。”江瑾言气得直瞪眼。

“我收下了。”陆成蹊打断她,“这么珍贵的字眼可不是谁都有机会听到的。”

江瑾言哼哼。

“等会儿出去也晚了,我直接把我二辩稿发给你,你今晚抽空看一下,提前泄题的比赛要是都能输,别提进季腾,留在任何一家公司都是祸害。”

江瑾言:“……”

毒瘤就是毒瘤,根本等不到你对他感激超过三秒这人就撕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温馨感。

几分钟后电梯管理人员又通过声筒通知陆成蹊。

现在电梯正好卡在一楼厅门上方半米多的地方,他们预备用厅门钥匙开锁,在此之前得切电,所以里面人员需要保证镇定,不能随意走动。

陆成蹊重新把手机电筒打开,果然几秒后电梯再次恢复黑暗。

他走近江瑾言,在她身边站定。

外面修理人员撬动厅门的声音清清楚楚响在狭小的空间里。

金属敲击的声音,还有压低的交谈声,再然后,一束光猛地照进来。

电梯门被从外面打开,因为长期在黑暗里待久了,江瑾言不适应地眯起眼睛。

因为架在厅门上面几百毫米的距离,她只能看到修理人员半个身子站在下面喊,“一个一个下来,不要紧张,我们在下面接着!”

饶是这么说,可那真真切切存在的断层是存在的,直望下去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仿佛野兽的大口瞬间将人吞没。

陆成蹊在后面扶了江瑾言一把,阻止她往后让的步伐,“不高,你先下,我在上面拉着你点。”

江瑾言穿的鞋子是小高跟,从高处往下还是有点困难。

她把手探给陆成蹊拉住,一只脚先往下够地,可就在距离地面几寸跳下来的瞬间,她却一脚踩中旁边用来撬门的撬棒棒子。

鞋子底部不稳,整个人不可控地往前直冲,棒子被滋出去好远。

金属滚地的声音清脆又刺耳。

江瑾言下意识要去甩开陆成蹊的手,却不想上面那人并没有松手的意思,在巨大的拉力的冲击下,陆成蹊跟着她一起直掉下去。

身子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江瑾言紧闭着眼等待即将到来的钝痛,可良久,只能感觉到身体下压着绵软的东西硌得慌,再没有其余多余的感受。

“嘶~”

闷哼声把思绪拉回来,她睁开眼正对上陆成蹊紧皱的眉。

刚刚任凭她拼命也没甩开的手的主人,此时被她压在地上。陆成蹊嘴唇有点发白,紧皱的眉头忍受着背部连绵不绝的钝痛。

在江瑾言掉下去的时候,他一个纵身也跟着下去了,随即在空中把人圈在臂弯里。

江瑾言压在她身上,而陆成蹊的背脊直接与地面亲密接触,摔下去的刹那自背脊窜上来一阵电流,让他整个人颤抖了下。

疼得龇牙咧嘴。

“陆成蹊!陆成蹊!”江瑾言连忙从他身上爬起来拉他。

陆成蹊躺在地上挣扎了几下,艰难坐起来,“没事。”

维修人员也吓得不轻,连忙跑过去查看陆成蹊的情况,同楼层正在做实验的几个教授也被惊动推门出来。

一看是经管院的陆成蹊,平日里拿遍各种殊荣与奖项的优秀学子。

“怎么回事?要不要去医院看看?”问话的是他院系的财政学杨老师。

陆成蹊摇了摇头,“就是摔了下,现在也没那么疼,打扰到老师了。”

杨老师摇头,“没事就好,这电梯这么多年没出过故障,偏偏赶上这一回,你们受惊了早点回去休息。”

江瑾言一直盯着陆成蹊,可那人又恢复到平日里冷静自持的样子,唇色也没刚刚那样白得吓人,她轻不可闻松下一口气,“幸好没事。”

一番折腾,维修工人继续进行电梯修理,陆成蹊跟江瑾言下楼回宿舍楼。

陆成蹊一路没话,浑身上下柔软的气息被风吹散后又变成平常少话寡言的人。

他站在路灯旁没继续往前,“前面就是女生宿舍了,我回去了。”

江瑾言回头看他,可那人离得远远的,身姿笔挺,衣角那儿显眼的褶皱是刚刚弄的,可她看不见陆成蹊的脸,隐在光线下模糊不清。

“嗯,今天谢谢你了。”

陆成蹊点了个头,没再说多余的话,直接转身就走。

江瑾言停了会儿也提脚走开。

回到宿舍胡涵跟孙悄已经睡下,她轻手轻脚完成洗漱上床,十点整她准时收到陆成蹊发过来的二辩稿。

包括论点跟驳辩阶段的问题,详细又具体,根本不用她怎么研究就可以直接找到相应的攻辩。

等把自己的稿子对应着陆成蹊的写完,江瑾言才睡下。

可当晚她失眠了,无论怎么翻来覆去总觉得心里某处焦灼着一团火苗,有什么地方像出了错,就跟套头毛衣穿反一样让人不舒适,可到底是哪里不对呢,江瑾言不知道。

陆成蹊没来。

二辩换成了一个没见过的女生。

江瑾言握着稿子心里发凉,陆成蹊答应得轻巧难道竟然是这一招?

怎么会那么轻易答应呢,因为上场的人根本不是他,那有着他的稿子又有什么用处。

如果江瑾言按照他的论点制造相克的论点,反过来这是一场局设的话,那么……

她不敢想。

一辩喊了她好几遍才回过神。

“队长??你脸色怎么发白?身体不舒服吗?”

江瑾言抿嘴摇头,“没事。”

良久她又补上一句,“我们把论点改一下。”

临场改论点是大忌,因为根系变动,上面的枝叶也得大幅度改变。

可不能不去做二手准备。

望着场下渐渐坐满的观众,她说:“一会儿先听对方论点,如果她们举了我们原先论点里的相对例子,我们还按照原来的打发,可如果不是,就只能依靠现场改的临场应变了。”

江瑾言心里想的是,陆成蹊纵然可恶,但这种奸诈的事情应该不屑去做,她得抱有一些希望去想他。

其余听她安排的辩手心里想的却是,今晚的江队长仿佛一个神婆,她怎么就能够猜到对方要出什么招呢?

《在你心上狙一枪》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游戏竞技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游戏竞技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在你心上狙一枪》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三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