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狐妖小天妃》狐妖小天妃免费阅读 全文阅读 狐妖小天妃耽美
《狐妖小天妃》狐妖小天妃免费阅读 全文阅读 狐妖小天妃耽美

狐妖小天妃 聃琊 著

齐光,阿知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28 10:00:20
《狐妖小天妃》是聃琊创作的一本玄幻言情作品,设定精妙绝伦,文笔成熟,书单必备。“杀了她反而会打草惊蛇,云汐还会继续安插别人进来,不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尝尝被自己豢养的蛇反咬一口是何滋味?”齐光听了直点头,知忆听得却是云里雾里的,“殿下,你们养什么蛇啊?”她挠了挠头,疑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杀了她反而会打草惊蛇,云汐还会继续安插别人进来,不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她尝尝被自己豢养的蛇反咬一口是何滋味?”

齐光听了直点头,知忆听得却是云里雾里的,“殿下,你们养什么蛇啊?”她挠了挠头,疑惑地看着他们。

“阿知啊,叫你多读点书你不肯,看,听不懂了吧。”齐光嘲笑地瞥了一眼知忆。

“殿下,你不把辛夷抓起来,难道还真让她给我下笑颠散吗?”知忆的脑海里一闪而过自己笑到暴毙身亡的惨死画面,这怎么不按约好的话本来啊,暴神的心思真是摸不透。

“为了演得更像些,你这小妖的命有何可惜?”

“不要啊,殿下,从今往后,你叫阿知往东,阿知绝不往西,求殿下留小妖一命。我年纪轻轻,尚未觅得佳人,着实心有不甘呐。”

“晚了。”他轻描淡写吐出两个字,眼底的笑意却愈渐浓郁,转身离去。

好说歹说,硬是刀枪不入,就算是狐狸,也是有火气的,“长苏你这个铁面吝啬暴仙,我真是瞎了眼才会遇见你。”

“你刚刚说什么?”长苏停住了脚步。

“没没什么,我是说殿下慈悲如佛,心系苍生,能侍奉殿下左右是阿知前世修来的福分。”这话说出口,她自己都不信。这玄修宫一日都待不了了,得找寻时机离开才行。

“你这小妖,收起你那些歪心思,勤加修炼才是正道,莫要丢了本神的脸面。”长苏一甩衣袖便往寝殿走去,大病初愈,眼困心乏得很。

齐光转了转眼珠子,目光在二人之间穿梭,丢殿下的颜面,莫非殿下真真如传言那般,喜断袖?

“齐光小童,云汐仙子即将与殿下喜结连理,为何却还要安插眼线?”知忆小跑扯住了齐光的衣袖,问道。

齐光回过头来,将她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瞧了一遍,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脑袋,“你猜?”

晚膳时刻,知忆正坐在进门的那一桌有滋有味地啃着鸡腿,民以食为天,就算天塌下来饭还得吃。

“哐当。”对面辛夷捧了一大碗青菜素食坐了下来,看着埋头吃饭的知忆不由地飞了一个白眼过去,“阿知啊,都什么时候竟然还能吃?我可记得某人说过偷盗案若是三日内不破就要认罚,如今这三天就快过去了,你这么狼吞虎咽,自知是最后一顿了吧?”

知忆停下撕咬的动作,将半根鸡腿放到碗里,嘴巴嚼了几下将口中的鸡肉吞了下去,又拿起桌上的方帕擦了擦嘴角,一看到辛夷那小人得志的模样,她心底不由地火气直冒,“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就被一双有力的手捂住了,一股玉兰花的馨香从他的指间向她的鼻翼处蔓延,这香味,莫非是!!

果然,一转头便看到长苏那厮站在自己身后。

众人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筷,纷纷拱手作揖行礼。

“大家免礼,合欢铃之事的真相是因为齐光一时粗心大意,将它夹在了阿知的书籍中,这才误会了。”长苏解释道,随即又望向不远处的齐光,“作为惩罚,着今日起,削去齐光半数俸禄。”

齐光当即脸一僵,不知为何锅就砸自己头上了,而且殿下又没有提前知会一声,现今,既损了颜面,又丢了俸禄,真真是倒霉得很。

辛夷的脸色当即也一变。

“噢,原来如此。”

“我就说阿知怎么会偷自家东西呢。”

众人一时窃窃私语。

三日后,齐光一如既往地打扫着长苏的书房,而长苏正在桌旁批阅奏章,每日都要浏览一遍五界的所有事情,当漏更内的最后一滴水落下,他搁下笔,瞅了一下四周,似乎发觉少了些什么东西。

“齐光,这几日为何不见那小妖?”

“殿下指的是阿知?”齐光手中的抹布来回穿梭在壶身上,将那茶壶擦得锃光发亮,如明镜般一尘不染。

长苏点了点头,又拿起笔来,不知在纸上画着什么。

“说起这个阿知啊,我也是三日未见她了,听说她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不出房门三日了。”

长苏执笔的力度不觉地增大了几分,齐光小童仰头偷瞥了一眼,那宣纸上画的正是一个圆圈,而笔锋停留的地方,墨渍特别浓重,齐光不懂长苏画个圆作何。

“为何?”长苏又继续作画。

“估计是真怕辛夷给她下毒,她日夜忧虑不敢安寐,只好这样僵持着。”

“你且将这画拿去给她,叫她来见我。”

齐光接过那画一看,可真是抽象得很,画上一个圆圈周围散布着点点墨水,齐光研究了半天,愣是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殿下,您这画工可真不是一般人能看得懂,这个是?”齐光指着画中的圆圈。

“舍利。”

这下可让齐光小童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恐怕眼神不好使的人才能瞧得出这是个舍利,他哭笑不得地点了点头,急速跑去找知忆。

刚来到门前,准备敲门的时候门“哐当”一声开了,两人撞了个正面,齐光小童揉着被撞痛的胸脯,“哎哟,阿知啊,你这生龙活虎的一点都不像三天不吃不喝的模样。”

那是,她怎么会让自己饿着呢,虽说三日未曾出门进食,但她先前屯的干粮也不少,足够她在房里吃上一个月都没有问题。

“齐光,你来做甚?”知忆诧异地望着齐光,前几日他还在为长苏那厮暗地里叫他背锅扣俸禄的事生气呢,怎么会主动来找自己?

齐光苦瓜脸似的指了指手中的宣纸,“你自己看,殿下说要你去寻他。”说完就把那说不上是画的画塞到知忆手里。

咦,自己又不喜字画,给这个是何意?知忆缓缓展开那宣纸,脸上的表情由阴转阳,笑容也不觉地浮上嘴角。

齐光在一旁看得很是不解,不就是一个丑得不能再丑的圆圈吗还笑成这样,“阿知啊,这画你可看懂了?”他问道。

知忆“啪”地将画合上,一边往书房的方向走去,“齐光,殿下这画画得甚是隐秘唯妙,一般人都无法参出其中含义,不过我倒看出来了。”她的脚步越来越欢快,这厮应承的终于要兑现了,她开心地转了两圈。

齐光心里暗笑,殿下的“鬼斧神工”也只有阿知这眼瞎之人才看得懂。

“殿下!”知忆直冲而入,兴奋地忘记了敲门和行礼。

长苏放下手中的奏折,抬起头来盯着眼前兴奋不已的狐狸,问道:“本神的神画你看懂了?”

知忆猛地点头,“殿下这画上画的不正是舍利嘛,殿下是不是要将它给我了?”

“谁告诉你这是舍利了?”长苏挑了挑眉,对于她这么急切的性子略有嫌弃。

知忆转了转眸子,随即将那画往桌上一展,自笔架上拿起一只狼毫,蘸了蘸砚台中的墨水,在那圆圈旁边轻轻写下三个字:舍利子。

“呐,这不就是舍利子了?”知忆将纸举到长苏跟前,明明不就是想给舍利子,还不承认。

“你这小妖,对于钱财、宝贝物件方面反应倒还挺灵敏的。如此,三日后妖王大婚你且随本神一同前往。”长苏打开桌上的一只玉盒子,里面俨然躺着一颗金光闪闪的舍利子。

知忆欣喜地伸出手想去拿它,却被长苏在半空中截住了,“你这小妖,什么时候能把这急性子改改。”

知忆尴尬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个自娘胎出来便有的习惯,怎么改得掉?

什么,要去妖界岂不是又要见到易明幻那厮?知忆忙摆手,“殿下,阿知人微言轻,去了恐有不妥,到时候给殿下添麻烦就不好了。”

闻言,长苏皱了皱眉,随即将装舍利的盒子盖上,看着舍利的光慢慢减少,知忆的内心很是疼痛,“慢着,我去。”她上前赶紧抱过那盒子不撒手。

“你!”长苏被她这一举动惊得一愣,这小妖莫非要造反了,敢从自己手里抢东西。

“谢殿下。”

忽而,知忆一溜儿烟便跑没了踪影。长苏望着空落落的门外飘落着几片枯叶,桃树上挂着粉扑扑的桃子,偶尔有一两只青鸟掠过,趁仙娥们不备之时,空鸣一声,衔走了一两只桃子,他一时望得出了神。

“殿下,不好了!”直到齐光一声火急火燎的大叫方才将他唤回。

他转身回到书案前刚坐下,就听到齐光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殿下,阿知她……她快要不行了!”

“怎么回事?”他不觉地双手握紧了拳头,难道云汐的人下手了?

“她她将舍利子给吞了!”

“真是个愚蠢的小妖。”长苏起身疾步赶到知忆的住处。

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阵阵哀嚎声,那声音甚是悲惨,就像牢狱里审犯人时吼叫声,让人不忍再听。齐光走在前面将门打开,便看到知忆满头大汗,痛苦地捂着肚子在榻上滚来滚去。

一见到来人,知忆恍若见了救星般,顾不得形象颜面,连滚带爬地滚到了他们身边,十分忧虑地问道:“殿下,阿知是不是要死了?”

《狐妖小天妃》这本小说的主人公(齐光,阿知)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聃琊)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