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花木兰的悲剧人生txt 同人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小顶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花木兰的悲剧人生txt 同人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小顶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 liuxiusen 著

木兰,元帅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6-24 10:00:57
这次给书迷们展现liuxiusen原创的古代言情创作《花木兰的悲剧人生》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木兰,元帅两位主要人物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摩擦呢,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花弧忙说:“有何万全之计?”且说木兰家中,自木兰从军走后,木兰娘无时不挂念女儿。木兰女扮男装,母亲时时都为她提心吊胆,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多少个夜里做恶梦,梦见木兰因暴露女子身份受到惩罚,吓得出一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花弧忙说:“有何万全之计?”且说木兰家中,自木兰从军走后,木兰娘无时不挂念女儿。木兰女扮男装,母亲时时都为她提心吊胆,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多少个夜里做恶梦,梦见木兰因暴露女子身份受到惩罚,吓得出一身冷汗醒来。又多少次梦见木兰回来,全家团圆,在梦里谢天谢地,醒来却是一场空。……她就这样在煎熬中度日。

这天,她和花弧老两口在草堂聊天。她扳着指头算算,对花弧说:“木兰她爹,木兰替你从军,再过三天就足足十二年了。早几年,她还不断有音信,这两年音信也稀少了。咋回事呢?”

花弧宽慰她说:“音信少了,就是她军务忙。你放心,不会有啥事的。”

“唉……常言说‘儿是娘的连心肉’,她虽然离开了家,可十二年里,我心里没有一天不挂念她,咋能放心得下呀!”木兰娘说着说着,泪珠滚了下来。

花弧见她又落下泪来,无奈地说:“你们女人就是小心眼儿。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了,我心里有底。凭咱女儿的胆识和武艺,到军阵上是少有人能比的,连我也不如她。她胆大心细,遇事考虑的周全,定然不会有事的!”

木兰娘搌了一下眼泪:“你没听人说吗?马总有乱蹄的时候,人总有失手的时候。刀枪林里出没,再好的武艺,面对强敌,也保不住不出闪失啊!木兰她要是……”

“你呀,你呀!就算你说的有道理,可她远在边关,你再担心有什么用哟!……我说她出不了事,就是出不了事。你只管放宽心好了。”

木兰娘自言自语似说:“她要是个男孩子,我也不那样担心。可她是女孩子,练兵、打仗、吃饭、休息,都和男人在一起,万一露出女儿痕迹来,可怎么办呢?”

花弧走向她说:“咱木兰不是寻常女儿,她的智谋,是谁也比不上的。那么些年都平安过来了,就说明一直没人看出她来。以后也不会有事的。不要担心,啊!”

木兰娘又搌了搌眼泪,巴望说:“但望女儿能够平安归来!”

儿子木棣从武馆回来了。花弧望着木棣,宽慰木兰娘说:“你看,儿子已经到了快娶亲的年龄了,长得人高马大,又很孝敬你我,你就不要挂念木兰了。”

木兰娘唤木棣:“木棣,过来。”

木棣走了过来:“娘,啥事儿?”

“你今天到包河桥上望过了吗?是否有人从边关回来了?”她问木棣。

“啊!孩儿清早起来就到桥上望过了,没有我姐姐和我俊生哥哥的影子,也没有其他人从边关回来,已经向母亲禀过了。”

“啊,我倒忘了。”她想起来,儿子确实向她禀过了。又问,“上午你还没去望吧?”

木棣说:“上午我在武馆里练武呢,还没去。”

“快去快去!”她一迭连声地说,“快去望一下,以免你姐姐回来了,家里不能及时知道。如果见了从边关回来的人,千万不要忘了打听你姐姐的消息。”

“是,孩儿这就前去。”木棣答应一声,立刻拉马出门。

木兰娘望着儿子的背景消失在大门口,又自言自语:“唉,木兰几时才能回来呢!……”

花弧和木兰娘在家里念叨女儿,念叨了半晌,忽见木棣飞马回来,没下马就进了院。老夫妻知道一定有好消息了,激动地站起来,迎上去问木棣:“是你姐回来了吗?”

木棣一边下马,一边欢喜地说:“是的!爹,娘,可把我姐盼回来了!”

花弧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真的?”

木兰娘也迫不及待地问:“啊!你姐走到哪里了?”

木棣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姐在包河边就被在田里干活的乡亲们迎住了。孩儿马上回来向爹和娘报信。我姐一会儿就到家了!”

“哈哈哈……这下好了!”花弧乐得像孩子似的拍着手,向木兰娘说,“这下你的心可以放下来了吧!”

木兰娘慌得什么似的:“木棣,快搀我去接你姐!”

木棣连忙去搀母亲。木兰娘和花弧一起拄着拐杖,大步向门外走去。

村人们有的为木兰牵着马,有的欢喜地向木兰问这问那,簇拥着木兰向家里走来。

木兰望见了双亲,不顾一切地迎了上来。来到双亲面前,扑通跪下,两眼望着双亲,叫了一声:“爹,娘!”喜泪簌簌而下。

花弧夫妇连忙上去拉住女儿,倾情地唤了一声:“木兰,我儿……”

木兰娘双手扶着木兰,痴痴地望着,两眼流出了欢喜的眼泪:“我的儿啊!你可回来了,娘天天都在念叨你呀!”

木兰站起,抹了一下眼泪,然后用手为母亲擦着泪说:“女儿也挂念爹娘啊!爹,娘,你们都好吧?”

“好!好!哈哈哈……”花弧乐得脸上的皱纹笑成了一朵老菊花,向木兰娘说,“女儿平安回来了,你是哭的什么呀!”

木兰娘说:“我哪里是哭啊,我是笑哩!”

木兰手拉双亲,亲热地望着他们:“爹,娘,女儿离家时,你们二老还红光满面;十二年里,女儿不能在堂前尽孝,二老惦记女儿,如今白发已过半,让女儿心里……”

花弧笑着:“哈哈,女儿不必伤心。边关平定,万民安康,我女儿平安回来了,我们的心就放下了。爹和你娘定能多活几年啊!”

众乡亲围了上来,拱手向花弧和木兰娘表示祝贺。张义兴向花弧说:“老兄弟,你在前线立功,木兰又在前线立功,你和木兰父女英雄,是咱们营廓镇的光荣啊!木兰回来了,乃是咱全镇的喜事,乡亲们都向你们道贺呀!”

花弧向乡亲们拱手答谢:“同贺!同贺!”

张义兴问木兰:“木兰,可知道周大龙、王二彪、李三顺、周铁蛋他们的消息?”

木兰说:“我和他们去的不是一个地方。元帅要班师回朝,让将士们随他去听候朝廷封赏,我是告假回来的。”

张义兴点点头:“原来如此。”向花弧和木兰娘说,“花弧贤弟,你和弟妹十二年未见女儿了,木兰载誉回来,快回家和女儿好好说说话吧!”

花弧连忙说:“义兴大哥,告诉乡亲们,都到我家中去,我备薄酒,与大家欢喜欢喜!”张义兴说:“乡亲们都说了,不让你家备酒,乡亲们一定要各带酒肴,去你家同欢!”花弧高兴地说:“哪里话!一杯薄酒,我还是备得起的!”命儿子木棣说:“木棣,回家杀猪宰羊,准备与乡亲们同贺你姐姐归来!”

乡亲们拥着木兰,回到了家里,然后回去带酒肴过来,与他们一家人同欢。

几天里,营廓镇就像过节一样,庆贺木兰的荣归。

几天后,花弧向木兰说:“女儿,你回来这几天,乡亲们你来我往,到咱家道贺,我和你娘也没能与你好好说说话儿。乡亲们散了,你就把边关的事好好说一说吧!”

木兰说:“爹,娘,贺元帅和张方哲、龙一光老将军嘱咐女儿,让女儿带来他们向二老的问候。”

花弧问:“元帅和众位将军都好吧?”

木兰说:“他们都好。女儿在边关,多蒙元帅和那些前辈们关爱。”

花弧感激地说:“我可得好好谢谢元帅和我的那些老同事们!……啊,我女儿女扮男装,在边关可遇到什么难事没有?”

木兰说:“别的倒还不算什么,只有两件事不能不告禀二老。”

花弧问:“哪两件事?”

木兰说:“一件嘛,是女儿有一次中了敌人的计策遭擒,女儿心想只有一死,没想到生了意外。擒我的是一个女子,名叫金花。是她还未出生时,突厥杀了她的父亲,掠去了她的母亲。她的母亲因为姿色出众,被突厥王霸占。她出生长大后,她的母亲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她为了报国恨家仇,想让女儿救她逃出虎口,才设计将女儿擒去。她在敌营暗许婚事,让女儿救她出敌营。女儿无奈,不得不应充。她说动突厥王成就了我们的婚事,后来设计随女儿一同逃出了敌营。如今她还在边关,以后可能会来咱家做二老的儿媳呢!”

花弧和木兰娘大惊失色:“啊?”

花弧望着木兰说:“你是女子,人家也是女子,你做人家的丈夫,让人家做我们的儿媳,这……成什么体统?你怎么做出这样荒唐的事来?”

木兰微笑着答道:“并非女儿荒唐。女儿之所以那样,一是为了女儿能逃出敌营,继续为国效命,二来,女儿也的确被那金花姑娘的爱国之心感动,并且同情她的悲惨遭遇。……女儿是万不得已,不得不如此呀!”

花弧想了想,点了点头:“为父明白了。女儿是大智大勇,果断决策,应该!应该!可是,女儿怎配千金?日后那金花姑娘找上门来,如何收场啊?”

木兰娘也说:“是啊!是啊!你不是误了人家姑娘一生吗?”

木兰夸赞金花说:“爹,娘,你们二老哪里知道,那金花姑娘容貌、人品、武艺,都是天下少有的。二老见了,定然欢喜。”

花弧摊着手说:“她就真是一朵耀眼的金花,咱也是毫无办法呀!”

木兰娘也摊着手道:“是啊!难道让人家守一辈子空房不成?”

木兰笑了一笑,说:“女儿倒有一个万全之计。”

木兰说:“我是以我弟弟花木棣的名义与她办的婚事。我当时暗示她说,等平定边关以后,我一定还她一个真正的花木棣。她若来了,让她与我弟弟木棣婚配,来个移花接木,一来金花姑娘有了归宿,二来,你们二老也有了一个好儿媳,岂不好吗?”

花弧听了,茅塞顿开,不由得一乐,手指着木兰说:“妙计!妙计!亏你想得出来。如此两全其美,真是再好不过的了!但不知人家金花姑娘是否愿意。”

木兰满有把握地说:“二老放心,只要二老为我弟弟木棣作主,有女儿撮合,这事定能成功。”

“啊!……那姑娘如果像你说的那样,想来木棣也没有什么不乐意的。到时候就看我女儿的安排了。”花弧说。

木兰又问母亲:“我娘意下如何?”

母亲说:“只要你们都乐意,我才没说的呢!”

木兰高兴地说:“那就请二老放心就是。”

花弧问:“你不是说有两件事吗?第二件呢?”

“第二件……实在要请你老人家想想办法,看如此推辞为好。”

花弧担心地问:“该不又是婚事吧?”

木兰一笑说:“让爹猜到了。”

花弧又是一惊:“又是怎么回事?”

“二老容禀。”木兰又说起了贺虎兰,“女儿初到边关,就遇上了突厥与我军的一场恶战,元帅遭危,女儿从敌帅多尔木的刀上救了元帅。元帅问我详情,得知女儿的父亲是你老人家,十分欢喜,在家中宴请女儿和俊生。元帅有一女儿,名唤虎兰,谁知她暗暗爱中了女儿,让贺夫人把我叫到上房,相看了女儿。事后,虎兰小姐找到营中,满腹赤诚,让女儿答应婚事。碍于元帅,女儿不好拒绝。后来,元帅又亲到女儿帐中提起此事。女儿无法应酬,推说要征得父母之命才是。元帅回京后要等待女儿的回复呢。”

花弧为难起来:“哎呀呀!……我们父女都受过元帅的大恩,这玩笑如何开得?这可如何是好?”

木兰说:“女儿想请爹向元帅去书一封,说明女儿原是女扮男装,想来元帅是会谅解的。”

“不行不行!”花弧连连摇手,“若是惹恼了元帅,元帅奏与皇上,那还了得?还是想想别的办法。”

木兰说:“元帅并非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岂会如此?”

花弧想来想去,慎重地说:“这事草率不得,还是让为父仔细想想。”

一边数天,父女俩都没有想出好主意。木兰放心不下,花弧惙惙不安。

这天,花弧终于决定下来,向木兰说:“我想,还是为父进京,私下里去见元帅,向元帅好好央求,向贺小姐好好赔情,求得他们一家的谅解。”

木兰想了想,说:“要去,女儿和父亲一起去。我想,元帅念女儿的功劳,也许会将女儿女扮男装的事给隐瞒下来;贺小姐通情达理,我向她实言相告,想来她也会理解我的。”

父女俩正在琢议,张义兴走进了他们家来,呼唤木兰:“木兰,木兰。”

木兰出屋,问:“张大爷,何事?”

张义兴说:“有一个漂亮姑娘从燕州骑马而来,说是找她的丈夫花木棣来了。乡亲们都在诧异。花弧兄弟,难道木棣侄子什么时候与燕州的姑娘订亲了吗?怎么不赏愚兄一杯喜酒喝呢?”

花弧一听,连忙将张义兴拉进草堂,悄悄说:“张大哥不知,是这么回事……”接着便向张义兴说了实情。

张义兴听着,先是惊奇地望着木兰,继而便不禁欢喜起来:“啊!啊……原来是这么回事!木兰想的真是好主意,哈哈哈……那姑娘很快就来到家来了,快去迎接吧!”

花弧命木兰说:“木兰,你快去向你娘和木棣安排,好好准备准备,我先去迎接。”

木兰连忙答应:“是。”

花弧随张义兴出了院门,见金花在村人的带领下牵头马走来。花弧见金花不但花容月貌,且有温柔而果敢的气质,不由得暗暗称赞,望着金花,热情地问:“来的可是金花姑娘吗?”

金花答道:“正是。老人家是……”

张义兴在一旁介绍说:“这是木棣的父亲花弧。”

金花连忙下拜:“儿媳见过公爹!”

花弧慌得什么似的,手足无措地说:“罢了,罢了!早知姑娘要来,我一家都在企盼。姑娘请起,快到家里说话。”

金花望着张义兴问:“敢问老人家是……”

花弧说:“这是我家邻居,你张大爷,是我的好朋友。”

金花忙向张义兴见礼:“见过张大爷!”

张义兴连忙说:“罢了。姑娘,快到家去吧!”

正说着,木兰娘从家里出来了。金花又问:“这位老人家是……”

花弧说:“啊!这是木棣的母亲。”

金花连忙下拜:“见过婆母。”

木兰娘两眼直望着金花,一时高兴的手足不知所措:“好!好……真是个好姑娘。”

三位老人领着金花,和村人一起向家里走。张义兴因听了花弧说了底细,便向村人们说:“姑娘初来乍到,要和木棣一家人说话,众人跟去多有不便,就先请回吧。”众人正想跟去看稀罕,听张义兴这样安排,只好散去。

来到大门前,花弧向里喊道:“木兰,木棣,金花姑娘来了,快快出来迎接呀!”

木兰答应一声:“来了!”接着,木棣在前,木兰在后,迎了出来。

木棣两眼望着金花那苗条的身材,花儿一样好看的面容,不由得在心里赞道:呀,好一位俊俏女子,巾帼豪杰!悄悄向木兰说,“到底是姐姐慧眼!”木兰向木棣使了个眼色,让他不要乱说。

木棣来到金花面前,按照木兰的安排,施礼相迎:“花木棣迎接金花姑娘。”

金花望望着木棣,见他与阵前的花木棣长得一模一样,却比阵前的花木棣明显年轻,暗想:花将军脱去戎装,竟然比在边关时还要耐看,心中更加喜欢,却没看出并不是两军阵上的那个“花木棣”,连忙还礼:“花将军多礼了!”情意绵绵地将木棣扶起,笑眯眯地望着木棣,感叹地说,“啊!将军洗去战尘,更英武、更年轻了!”

木兰在后边听了,笑了一笑,走上前来,向金花福了一福:“姐姐花木兰迎接金花妹妹!”

木棣按照木兰的嘱咐向金花介绍说:“这是我姐姐花木兰。”

金花一听,连忙还礼:“谢过姐姐!”仔细一望木兰,却不由得一愣,问木棣:“将军以前怎么没有告诉金花咱们家中还有个姐姐?险些儿让金花措手不及了!”

木兰连忙替木棣说:“啊!当时情势紧迫,他哪里想得那样周全呢?”

金花诧异地又望望木兰,再望望木棣,将两人来回地看了几遍,婉而一笑,向木兰说:“姐姐,花将军回到家来,似乎变得更年轻了,显得比战场的花将军更加标志和英武;说话的声音变化大了,似乎不像在边关抗敌的花将军了。姐姐说话的声音,倒像阵前的花将军呢!”

木兰一笑:“啊!战场上风尘仆仆,俊男儿也显得丑了;回来洗去战场,自然要俊美些。说话的声音嘛……男儿大了,声音总是会变的。妹妹你看,你对我弟弟木棣夸奖,木棣不好意思呢!”

“哈哈哈……”花弧和张义兴听了木兰巧妙的回答,不禁大笑起来。

金花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引起了两位老人发笑,脸色羞然一红,说:“让前辈和姐姐见笑了!”

花弧笑着说:“哪里哪里!姑娘远途而来,我们欢喜不尽。姑娘,快请到家里说话吧!”

金花连忙款款一礼:“老人家请!”

众人来到草堂,欢欢喜喜地落座。花弧向金花说:“姑娘一路辛苦!”金花连忙说:“让公婆挂心了。儿媳盼望早早到家来,真是一路急赶呢!”

大家寒喧了一阵,木兰说:“爹,娘,张大伯,让孩儿与金花妹妹到孩儿的西阁,我们姊妹说说话如何?”

花弧会意,知道木兰要向金花说明真情,连忙说:“好,好!金花姑娘,你就随你姐姐去西阁说话吧!”

金花觉得与她初次见面的姐姐要约她去西阁私语,心中诧异,见公爹命她与姐姐一起前去,只好起身说了一声:“谢公爹!”隨木兰而去,却不知她这个刚见面的姐姐要向她讲什么。

《花木兰的悲剧人生》这本小说写了三年,从提笔到如今,洋洋洒洒455万字,算是陪伴看这本小说的读者一起成长了。总体而言,小说行文流畅,历史知识储备丰富,各种擦边球的情爱描写,调教和萝莉养成看得人颇为味道。但也有比较大的问题,作者(liuxiusen)的笔力严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历史和想法揉进书中,从而导致小说的架构散漫和行文极其拖沓,不免让读者越看越疲惫。我个人觉得liuxiusen这个作者,写中篇小说会有优势,但是他很难驾驭好长篇。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