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老大的幸福》老大的幸福剧情分集介绍 完整版在线阅读 老大的幸福总攻
《老大的幸福》老大的幸福剧情分集介绍 完整版在线阅读 老大的幸福总攻

老大的幸福 高岩 著

老二,英姐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6-05 19:02:24
经典小说《老大的幸福》是高岩执笔的一本其他类型的网络故事,本新书的天选人物老二,英姐,主要章节节选:酒盅大的饭碗,让老大连吃了几碗都没吃饱,虽然是家宴,周围的人也都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兄弟姐妹,但是老大却仍然拘着面子没敢多吃。这让他在折腾到半夜回家后才发现,自己连半饱都没够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酒盅大的饭碗,让老大连吃了几碗都没吃饱,虽然是家宴,周围的人也都是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兄弟姐妹,但是老大却仍然拘着面子没敢多吃。这让他在折腾到半夜回家后才发现,自己连半饱都没够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好半天,老大终于决定,还是下楼找点吃的。

蹑手蹑脚走下楼,小心地摸到厨房,翻了半天才算找到了一个半小不大的面包,老大满足地大口吃起面包,填补着肚子里的空虚。

抬头看看外面,夜已经很深了,吃了一半的老大索性拿着吃剩的面包,转身向楼上走去。可是,刚回到楼上,看到一扇扇一模一样的门,老大犯晕了,他忘了自己刚刚到底是从哪个门里出来的了。

蹑手蹑脚地走到一扇门旁边,老大小心地趴在门边听了听,里面隐约传出音响声。

“佳佳。”

老大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走到另外一扇门前,刚一贴近门,老二打电话的声音就从门里传来。“这是老二两口子,妥了。”

老大满意地点了点头,放心大胆地走进了第三间房。房间内的摆设和老大出去的时候有点差异,空气中也弥漫着一丝香味,老大疑惑地看了看,发现床头柜上多了一杯水,看了看手里的面包,又看了看水,老大拿起水杯,就着将面包吃了下去。

感觉肚子里有了点底,老大满意地躺到床上,正准备关灯睡觉,门口忽然传来敲门声,就在老大准备应门时,一个清脆的女声忽然从化妆间里传来。

“来了!”老大一惊,抬头看去,赫然发现明月边拍着脸边从化妆间里走出来。

老大不知道明月怎么会和自己一个屋子,不过十有八九是自己进错了房间,想到这里,他慌忙躺下,将自己藏进被子。

“最近我很忙,你带大哥到处转转,什么地儿好玩好吃,你最在行了,一句话,就是让大哥开心。”门一开,老二的声音紧接着传来。

“伺侯你大哥不是我的义务吧?”明月听着老二如同公事一般的口吻,立刻撒娇道。

“条款可以补充,在你的年薪里加。”老二皱了皱眉头。

“那发生的费用呢,比方说今天买的西装,大衣。”明月的表情也逐渐冷淡下来,淡淡地反问道。

“那另算,找公司财务,实报实销。晚安。”老二已经巴不得结束这次对话,在简单吩咐了一句后,转身往回走。

“晚安。”明月淡淡问候了一句,关上门,走到床前刚要上床,老大忽然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啊!”明月被突然出现的老大吓了一跳,放声大喊起来,喊声立刻惊动了刚刚离开的老二和房间里还没睡觉的佳佳,父子二人匆忙跑进房间,却发现老大无比尴尬地裹着被子坐在床上。

“我,这,我好象是走错房间了!”看着弟弟,老大尴尬地解释着。

“哎呀……大爷,行为艺术啊!”老二的儿子佳佳连忙走过来解围,拉着老大向外走去。

“这门儿咋设计的啊?咋都一样呢?”老大一边狼狈地向外走,一边小声叨咕着。

“英姐,英姐,来给我换套新的床单和被子。”明月的喊声随着老大一同从门里传出,老大惊讶地看了身边佳佳一眼,后者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孩子,这明月跟你爸到底啥关系啊?”在佳佳的带领下走进房间,老大却一把拉住对方,小声追问起来。

“夫妻关系啊!”佳佳看着自己的大爷,眼神却像在看猴。

老大不解地问:“那怎么不但不住一个房间,还口口声声跟你爸算帐呢?你爸还得给她开什么年薪。完了在家陪陪大伯子还得给她年薪里加钱。”老大索性将自己心中的疑问一股脑儿倒了出来。

“他们一直都这样。”佳佳满不在乎地撇了撇嘴。

老大这一闹,却为明月把老二留了下来,此刻,俩人躺在床上却毫无睡意。明月靠在老二的怀里,一脸幸福地说道:“我想谈恋爱呢!”

“第一,别闹绯闻;第二,别和我谈。”老二看了身边的明月一眼,搂着她的胳膊不由地收了回来。

“你真的不相信爱情?”明月半坐起身子问道。

“睡吧。”老二没有回答,而是转过身,关掉了台灯。随着老二关下电源,整个别墅的灯光顿时暗淡下来,虽然黑夜和安静彻底笼罩着别墅里的人,但是对于所有人来说,这注定又是一个无法安眠的夜晚,或许,是因为老大的缘故,或许并不是。

钟声清脆地敲了七下,一直紧闭着双眼的乐乐忽然睁开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不停摇摆的座钟。

“乐乐。吃饭。”厨房内,梅好端着早点走出来。不过仿佛没听见妈***呼唤一般,乐乐仍然紧盯着表盘,聆听着嘀嗒嘀嗒的声音。

梅好忧虑地摇了摇头,走到乐乐面前,模仿着老大拿起一只咸鸭蛋往桌上磕了一下。乐乐的目光顿时被吸引过来。

“吃吧,这是你干爸给你留的。”梅好微笑着把蛋皮拨开一点,递给了乐乐。

“爸爸。”

老大一下子张开眼睛,四下找了好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现在是在北京,是在老二的别墅里,而不是自己家那铺火炕上,四周也没有叫乐乐的那个孩子,思索了半天,老大才笑着摇头坐了起来。

“做病了咋的?咋还能听见有人喊我爸爸呢?”老大自言自语地说着,一骨碌从床上下来,活动了几下胳膊和脖子,又从行李里找出收音机,一时,熟悉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的音乐声顿时充斥在整个房间内。

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窗外的草坪已经突出新春的嫩芽,草坪上,几个园艺工人在精心侍弄着花草,整个别墅区都沐浴在温暖的晨光之中。

“大哥,起来了吗?”门口,明月的声音忽然传来。

“哎,弟妹来了,妥了,起来了。”老大慌忙走过去开门,门口,迎接他的是一脸笑容的明月。

“弟妹,昨天,由于一路颠簸,加上饮酒过量,稍有不慎,误入闺房。表示深深的那啥。”还没等明月说话,老大忽然弯下腰一躬到底。

“呀,大哥,还挺绅士的啊,没事儿,大哥。走,吃饭去。”明月显然要从容得多,还没等老大行完礼,就搀着老大的胳膊向楼下走去。

楼下保姆早把早餐布置好了,老二见老大下楼,立刻将他招呼到身边坐了下来。

“早,大哥。今天让明月带你出去走走。想玩啥想吃啥让明月安排。”老大接过保姆递来的培根,边吃边说道。

“妥了,你们安排,我配合,目前,我的配合先从吃饭开始。”老大点头应付着,接过早餐放在自己面前。

“哎,大哥,你老说‘妥了妥了’的,这是不是东北的一句土话啊?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好奇地看了老大好半天,明月插嘴道。

“哎呀,弟妹,这个‘妥’可不是土话,是古语,文言文儿。意思特别多。你像‘妥’字代表满意、知足、没说的、好说话儿、咋的都行、你说咋的就咋的。”老大仿佛被问到了最对口的问题一般,连忙解释起来。

“这个字怎么写呢?”明月追问。

“就是那个‘稳妥’的那个‘妥’。”老二插了一句。

“吉安,今天是不是还挺忙呀?”看着吃饭仍然不忘忙碌的老二,老大关切地问道。

“哪天都这样。”老二翻看着文件,点了点头。

“差不多就行啊,这挣钱哪,没头儿……就跟吃牛肉似的,好吃是好吃,但是贪多嚼不烂啊。”老大用叉子叉起半块牛肉,若有所思地说道。

“问题是我吃得并不多,也谈不上嚼不烂。”老二把头从文件里抬出来,看着老大的目光也变得异常起来。

“你这还不多?这大别墅楼上楼下的……”老大憨憨笑了笑,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忽然传来的喊声却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英姐,你打扫房间的时候没动这个杯子吗?就放在我床头柜上的。”不知什么时候上楼的明月,快步跑下来问,保姆却摇了摇头。

老大回头看去,一眼看到昨天那杯子,表情顿时一滞。

“我明明是把隐形眼镜泡在这个杯子里的呀!”明月看看在场众人,半解释半埋怨着。

老大听见这话,想起昨天晚上误入明月房中那杯水,不由地摸摸喉咙,忽然一阵反胃,干呕了一声,大家好奇地向他看过来,老大慌忙摆了摆手:“没事儿,可能吃牛肉上火,有点反胃。我到花园去见见风儿。”说着快步走了出去。

一直到老二上班,老大才被从花园中叫了回来,感觉吃了副眼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大,逐渐恢复平静,对带着一副厚厚眼镜走过来的明月微笑着打起招呼。

“哎呀,弟妹。你还是戴眼镜好看,过去像模特儿,现在像有文化的模特。文静儿。”

“大哥,咱们上哪去玩啊?”明月微笑着点了点头,带着老大向外走去。

“听你的。”老大连忙应承。

“哎,大哥。既然你听我的,那你就跟我走。我领你去个地方,咱们享受一下现代生活怎么样?”明月笑着点了点头,带着老大坐上自己的车。

马路上车来车往,路边高楼林立,坐在明月的敞篷车内,老大恍惚还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不过当看到一直用手扶着眼镜的明月,这种飘飘然顿时被一阵风吹得无影无踪。

“弟妹,你那眼睛多大度数儿?”老大沉吟了片刻,不露痕迹地问道。

“二百五呢,两个都是。”明月转头笑笑。

“那弟妹我问问你,那比如说咱要是买眼镜的话。是说一共买五百呢?还是说来俩二百五呢?”老大点了点头,再次询问道。

“大哥,你可真幽默。各算各的呗。”明月被逗得乐了。

“噢……妥了。”

“哎,大哥。既然你听我的,那你就跟我走。我领你去个地方,咱们享受一下现代生活怎么样?”

“妥了。”

“我不听客观原因,我要你们拿出一个计划出来,为什么我迟迟看不到?”老大关于牛肉的理论,老二并没有听进去多少,刚一到公司,他就迅速进入角色,重新变成那个人人眼中严厉而苛刻的董事长。

站在他面前的两位副总相互看了一眼,同时低下了头。

“一期的销售关系到二期的施工问题。现在我们的资金已经在做一期时基本上消耗殆尽了。如果现楼不能把资金收回,二期怎么办?当初拿地时候的价格你们都清楚。如果成交量继续下滑,我们的资金链就面临着断裂的危险,这个资金缺口会把整个公司都困死。你们不知道严重性吗?”见两人无语,老二越发愤怒。

“傅总。我们都明白,但是现在如果想有突破…恐怕就不能再用东西说话了。现在很多人已经在搞促销了。另外,一期的供货商还在催我们结款。二期资金严重不足,我们和供应商反复沟通,但是他们不想给我们赊账,工程队也不肯带资进场,说要我们垫付一部分。所以,要想开工,您恐怕得下点决心了。如果没有优惠的话,销售份额很难提高。”一名副总低声解释道。

“我不想听这些。我宁愿在媒体宣传和服务上再投入,而不是价格上的妥协。这是我的原则,我给你们三天时间,你们按照各自的想法去做一份详细的方案,三天以后我们开会研究。”老二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制止了对方的解释。

“傅总,市场部来电话说行政部的司机不肯出车,说没人给批条儿。财务部也说很多正常支出无法报销,行政部没有主管。”秘书的忽然出现打断了几人的交谈,听到秘书的报告,老二顿时一愣。

“辛雯哪去了?她没来上班吗?”老二奇怪地问道。

“来了,但是辛总监说你把她开除了。”秘书的回答让老二一脸惊讶,连忙快步向辛雯的办公室,却发现后者并没在工作,而是抱了个大纸箱子,慢条斯里地整理着自己的物品。

“辛雯,你什么意思?”老二看着对方,低声质问道。

“我不是被开除了吗?”辛雯看到老大出现,表情淡然地反问道。

“你想让我挽留你?还是想要我给你道歉?”老二此刻的表情冷得掉渣。

辛雯扫了老二一眼,转身向门口走去。

“好,那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被解雇了。”在辛雯走到门口的刹那,老二忽然命令道。

“按照劳动法的规定,请人事部给我一个正式的书面解雇通知,而且我还要在这里继续呆一个月的时间,您还要给我应有的经济补偿,最重要的是,如果解雇我的理由不充分,我还要起诉您。”老二的话让辛雯不由地停下了脚步,不卑不亢地说道。

“通知人事部,照章办事,给她办手续。”老二没理会对方的威胁,在向身边两名副手吩咐了一句后,转身走出办公室,见老二离开,一直表情淡然的辛雯忽然一脸失望地坐了下来。

“请傅总慎重考虑,辛雯是公司的老将,也是干将,行政这一摊一直由她管理,井井有条,这么仓促就换人,不好吧。要不,我再跟她谈谈?”走廊里,身边的副总在回头看了一眼后,悄声劝阻道。

“谁去跟她谈,谁跟她一块儿走。”老二看了对方一眼,恶狠狠地威胁道。

“辛总监,傅总的意思是让你马上做交接。”一直悬着的心彻底落了地,却让辛雯在担心之余也多了一丝安稳,此刻她懒散地坐在大班椅里看装修类的书籍,旁若无人的样子让人事部的总监无比尴尬。

“一句话就是合理的解释吗?不走正常程序,休想要我做交接!”辛雯连头都没抬一下。

“辛总监,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何必跟老板过不去呢?在这一行谁不知道谁啊,你要是得罪了傅总。哪个老板也不敢要你了。”人事部总监措辞小心地提醒着。

“我干嘛一辈子给老板打工?本小姐早就想退出江湖,回家做专职主妇了。我就是盼着老板炒,等他给我赔偿。我再最后说一遍,我只要一份正式的书面辞退信,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是正常的手续,你很清楚,别忘了按照劳动法给我做经济补偿,我一个子儿不多要,也一分钱不能少!”辛雯的声音一时变得高亢起来,瞬间便引来众多同事的围观。

明月的跑车很快在郊外的一处会所楼前停了下来, 走下车的老大,眼看着周围群山环抱, 大厅富丽堂皇,以及那不断进出的衣着光鲜气质不凡的男男女女,一时间不住点头。

“本来以为出城了,没想到又进了仙境了。哎呀,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柳暗花明又一村。”老大一边感叹一边跟着明月走了进去。

“这都是高收入人群休闲娱乐的场所。有美容、健身、泳池、影院、高尔夫,大哥你想玩什么?”明月指着周围,耐心地介绍着。

“你平时来尽干啥啊?”眼前陌生的一切,让老大根本找不到一点自己以往娱乐的痕迹,只能反问明月。

“我多数是来美容。”明月耸了耸肩膀。

“那这样,弟妹,你去美容,我去转转,咱俩约个点儿在哪见面。”老大忙不迭点头建议道。

“那也行。我美容一个小时,现在是十点,十一点咱俩在这会合。不见不散。”明月看了看手表,点头同意。

“妥了。”老大连忙答应下来,在目送着明月离开后,他饶有兴趣地四下转悠起来。

“小伙儿,有卖眼镜的吗?俩二百五隐形的那种。”陌生的环境让老大寻找了好久才找到他要找的商场,心里惦记着明月眼镜的老大,连忙走进去询问道。

“没有,那你得去城里的专业眼镜店了。”服务生摇了摇头。

老大想了想,拿出电话,拨通了小五的号码。

八年前写下这句书评:“不爱人妻王思宇,从这句话可以窥视《老大的幸福》的主题,抛开一些不合理的其他情节,阅读中可以感到一丝邪恶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谐的大环境,这本书无法补完,只能烂尾。”那个时候作者高岩好像还在写,今天再翻开手中的盗版书,真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