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邪皇绝宠轻狂小斜后 LOLI控 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BL
《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邪皇绝宠轻狂小斜后 LOLI控 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BL

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 陇月落雪 著

凌语,师兄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5-22 17:10:44
陇月落雪火爆辣文《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由陇月落雪撰写的穿越风格的新书,主人公凌语,师兄,设定精妙绝伦,非常可以一阅。主要讲的是:离开皇宫,凌语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畅的。她转过头去,看向身后关上的宫门,忽然觉得心里有丝不太高兴。岚风凑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啧啧了两声,“怎么,你舍不得啊?”凌语笑蓦地转回头来,脸有些红,“什么舍不得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离开皇宫,凌语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畅的。

她转过头去,看向身后关上的宫门,忽然觉得心里有丝不太高兴。

岚风凑过头来,看了她一眼,啧啧了两声,“怎么,你舍不得啊?”

凌语笑蓦地转回头来,脸有些红,“什么舍不得,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的。”她瞪了他一眼,翻身便上马,飞快地往前奔去。

就当出宫游玩吧,至少自己现在是出宫放假了,那些皇宫里的琐事自己就不用去Cao心了。尤其是一想到后宫的那些事情,多么繁杂让自己觉得非常琐碎,最重要的是,搞得自己晕头转向的。

所以,她发誓必须要废了那小子的后宫才行,自己不废了他后宫就不姓凌!

该死的上邪昊,就连送都不送自己一下,该死的男人!

心里腹诽着,马儿却是已经跑远了。

只是她没有发现她的身后一直跟着一道视线,在高处,可以清晰地看着那个女子离开的背影。

上邪昊站在宫顶,瞧着已经走远的身影,心思忽然飘远了,他也许会忍不住两天就追上她了。只是她何时能够回过头来看自己一眼呢?

一个师父对她也许是重要,可是就不想过自己的感受吗?

卫玄站在他的身旁,小心翼翼地看着他,小声问道:“皇上?要派人暗中保护娘娘吗?”

“嗯,不必了。”上邪昊飞快地拒绝了,“朕亲自过去。”下一刻的话语就震惊住了卫玄。

卫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总之皇上只要碰到皇后娘娘的事情都必定要亲力亲为,毫不客气。

上邪昊从来不过多犹豫,尤其是关于凌语笑的事情,他从来不过多地犹豫,只是因为那是凌语笑。

“玄,替朕准备准备,朕立刻要追上她。”上邪昊淡淡吩咐,转身就走。

只留下卫玄一个人傻愣愣地张着嘴,一脸吃惊不已。

而已经奔出了都城城门的凌语笑,哪里知道上邪昊正筹划着追上自己呢。

岚风在后面追着她的马,但是总归凌语笑在皇宫里挑选的最好的马匹,因此飞快的,就让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了一大段距离。

岚风撇了撇嘴巴,也不知道这个丫头是不是吃错了什么药,就这么跑呀跑的也不回头来看自己一眼。虽然搞不懂她是怎么想的,不过总归是有些不同的想法吧?

前方的凌语笑忽然停下了马儿,等在了原地。

身后的岚风这时也追上了她,“我说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呢?”

“师兄,去哪里救师父啊?”凌语笑转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呵呵笑了笑,其实她真觉得自己鲁莽,自己怎么就好好的突然就没头没脑地跑了起来,都没一个目的地的。

岚风顿时送了一个超级大白眼给她,一脸的鄙视,“我说你还真是的,够让我Cao心的啊!怪不得师父说,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

凌语笑撇了撇嘴巴,“师兄,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倒是觉得师兄的确有点师长的样子,不然自己还真的觉得这小子一直都是轻挑没个正经。

也许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从他告诉自己师父被抓后,师兄就变得格外奇怪了,凌语笑一直在想,师兄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他居然如此变化巨大?

最重要的是,他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严肃了呢?

被凌语笑这么盯着看,岚风有些不自在了,问了一句,“你在看什么呢?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

凌语笑顿时呵呵笑了笑,忙摇头,表示他脸上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心里却在思考着,师兄这是怎么了?

“师兄你就老实告诉我吧,你是不是有了喜欢的人了?”

“怎……怎么可能啊!”岚风立刻反驳,可是怎么样他这个样子都像是欲盖弥彰。

凌语笑斜着眼睛看着他,带着一丝坏笑,不过也不再戏弄他了,忽然再次往前走去,一边走一边问道:“往哪边走啊?”

“笨蛋,连路都不懂走,瞎跑个什么劲?”身后的岚风恶狠狠地骂了一句,随即跟上了凌语笑的脚步。

***

赶了将近一天的路程,凌语笑才在岚风的指引下停止了马蹄,在一家非常简陋的客栈里住下了。

一进门,就听见外面的天气忽然闪过了闪电,还时不时有雷声震耳。她忽然非常庆幸,自己这来的非常及时。

“看吧,我们果然很幸运。”岚风哼了哼,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

凌语笑有些无语地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也不多说,随即转身就走,吩咐掌柜的给自己准备一下房间。她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一会儿,虽然有些疲惫,可是其实她的精神却是无比清醒的。

过惯了皇宫里锦衣玉食的生活,突然之间在这样简陋的客栈里住下,对于凌语笑来说还真的有点不习惯,可是好歹来说,她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人,对于这点小苦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岚风,却是进门开始就开始叫着了,什么饭菜饭菜好难吃啊,什么这住宿条件好差啊,通通都被凌语笑的一记鄙视眼神给通杀了。

夜半时分,凌语笑睡得模模糊糊的,忽然听到了周围有鬼鬼祟祟的声音,她警惕地起身,就瞧见了外面的走廊里晃过了好几个黑影,他们的目的是自己隔壁的……

师兄?

果然,下一刻就听到了师兄的大呼小叫。

“我靠,你们是谁啊?我告诉你们,大爷我不是你们能够惹得起的啊!”岚风那二逼的声音在凌语笑听来非常无语,她真想过去敲傻那个人,让他立刻晕过去,真是服了他了。

而那边岚风继续咋呼地叫着:“师妹师妹,快来啊,师兄被谋杀了!”

依凌语笑对岚风的了解,那厮现在正玩得起劲呢,丝毫不用担心他会被抓走,开玩笑,身为千面罗煞的高徒,怎么能够连几个拙劣的杀手都对付不了呢?

那岂不是太……浪得虚名了吗?

她索Xing不再理会,躺会了床上,睡觉去。

外面嘈杂的声音渐渐停止下来了,她便觉得安心了,只是这么一睡,又是迷迷糊糊的,似乎感觉有人在抚摸自己,那只手的手心上带着许多的薄茧,感觉就像是……刮着自己似的。

她在睡梦中皱了皱眉头,这是什么情况?

她猛地抓住了那只作乱的手,猛地睁开了双眸,忽然就撞进了一双深邃的黑瞳中,那是一双自己无比熟悉的双眸!

她蓦地坐起身来,诧异万分地看着他,“昊……皇上?”她简直难以置信,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眸,确定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而上邪昊,正略带笑意地看着她,这个女子也就睡觉的时候尤其可爱了吧?

“你不是在我梦里吧?”凌语笑忽然伸手摸了摸上邪昊的脸蛋,确定这是真实的时候,才肯定,原来这是真实的。可是怎么会这样呢?这小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瞧着她那瞪得老大的眼睛,上邪昊忽然觉得有些好笑,“怎么,朕来这里不好吗?”

凌语笑一个劲地点头,可是点完就发现不对,又再次摇头,“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难道你是打算和我一起去救师父?那怎么行,你是一国之君……”她没有说完话,就见他忽然竖起了一只手指按在了她的唇瓣上。

“别担心这些,只有两日时间,就可以帮你解决你师父的问题。”他自信满满。

凌语笑有些匪夷所思,这小子凭什么这么肯定可以救自己的师父?还如此自信。

当然,这小子的武功高,自己从未否认过,可是这个不代表那个毒娘子武功不高吧?

“那我师兄呢?”刚刚还这么吵闹的,现在倒是安静了。

“嗯?”上邪昊有些不悦地挑眉,“你觉得你现在提到别的男人是让我吃醋吗?”他倾身上前,压迫着她,让她整个人都被他的阴影所笼罩。

不得不感叹,这小子的气场就是强大,自己都没办法呼吸了。

“语笑,如果我两日之内救了你师父,你打算怎么报答我?”他忽然问道,声音里带着几丝笑意。

凌语笑咽了咽口水,有些不解地看着他,要说能够用什么报答他,自己还真不知道能够用什么能够报答他吧?最重要的是,现在自己的身心都是他的了,他还想要自己用什么报答他啊?

面对凌语笑这副神情,上邪昊觉得好笑极了,“你想说什么呢?”

凌语笑耸耸肩,“好吧,那皇上想要我用什么来报答皇上呢?先说好了,我是身心都是皇上的了,不知道我还有什么东西皇上是需要的?”

“很简单。”他再次凑近了她几分,“给朕生个孩子。”

————————————分割线——————————

吃早饭的时候,岚风和上邪昊相对而坐,两个男人对视着。

其实说对视也不对,只是岚风单方面地瞪视着上邪昊,而上邪昊目光便一直在凌语笑的身上,恍若周围无人一般。

而凌语笑,只是幸福地笑着,一边点头看着上邪昊夹过来的菜,一边微笑。

岚风用筷子狠狠插了插自己的碗,恶狠狠地小声说道:“秀恩爱就是找死,秀恩爱就是找死……”

这声音虽然小,可是凌语笑和上邪昊都是有武功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凌语笑觉得这话不吉利,在桌下一个脚就踢了过去,让他这么多嘴呢!

被踢了一脚,岚风吃痛地皱眉,瞪向凌语笑。

“师兄,你这是在干嘛,糟蹋事物吗?小心我告诉师傅去。”凌语笑哼了哼,却是转过头来对着上邪昊就是温柔一笑,“昊,你多吃点啊。”

看着这场景,岚风更加郁闷了,“我说这是怎么回事啊?堂堂大繁国的皇帝怎么……唔唔……”他话未说完,忽然就被凌语笑给塞进了一个馒头给堵住了嘴巴。

凌语笑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别太嚣张了,这种时候可不是随便吆喝的时候,尤其是一想到,如果让周围的人知道这当今的皇帝在这里,谁不想杀了皇帝呢?

额,当然,这不是完全的确定。

而上邪昊上次出来就被袭击的事情到现在都没有查清楚,也不知道这个小子究竟有没有查清楚,这么Xing命攸关的事情,他怎么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呢?

“我说师妹,你这是太小题大做了啊?”岚风一把扔开了自己嘴里的馒头瞪向凌语笑,“我这明明是在提醒你们好不好,这种时候小心皇宫里面有人造反。”

“那就不用师兄Cao心了。”上邪昊忽然出声,带着一丝丝不容拒绝的意味,“朕向来是有分寸的。”

岚风瞪圆了眼睛,“谁是你师兄啊?”顿时有些不爽了,瞪了凌语笑一眼,端起自己的盘子默默坐到了一旁。

凌语笑干干地笑了笑,拉了拉上邪昊的衣袖,“你别介意啊,他就是这样小心眼。”

上邪昊淡淡一笑,这有什么好介意的。也正是如此,他忽然非常肯定,这个师兄对凌语笑没什么超越兄妹的感情,这样他就放心了,只要没有超越兄妹的感情,那么自己就没必要这么紧张了。

而且,转念想想,这个师兄也挺有意思的。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这一笑,引来了周围无数人的观望,大部分人都在偷偷瞧着他们,都在想,这三个相貌出众的人到底是谁呢?而且看他们的穿着绝对不是贫穷人家的人,一看就知道非富即贵,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出现在这里呢?

“好了,师兄,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啊?你昨晚上没有事吧?”凌语笑转过头,就见某人用一种哀怨无比的眼神瞪着他们,凌语笑顿时觉得自己的罪孽深重一般。

真搞不懂,师父怎么会收一个这么二的人做徒弟的呢?不过转念想想,师兄真的是个奇才,他的厉害之处可是很多的,比自己厉害多了。不是指的武功,而是别的方面,不管是因为什么,自己总归还是比不上师兄。

不过师父还是最喜欢自己了,毕竟自己是个女子,毕竟贴心地多。

“嗯,哦,昨晚上啊,那帮人应该是想要把我劫持了过去吧。要不是看在师妹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一定就顺水推舟被他们抓了去,好去救师父,结果一想到师妹一个人在这里,师兄也不放心,现在倒好,哼!”他说着还从自己的鼻孔里哼了一声。

凌语笑有些无语,这是什么烂理由,她并不觉得这是构成理由的东西。

“师兄,我想……”

“走吧,别耽误时间。”上邪昊终于是忍耐不住了,这师兄和师妹谈论的话题实在太废话了,对于他这个日理万机的皇帝来说,那简直是浪费时间!

看着上邪昊率先起身往外走去,凌语笑立刻追了过去,也许上邪昊早早就有了准备了呢?

岚风撇撇嘴巴,站起身,刚准备追出去,却是被店小二给拦住了。

“这位客官,你还未给钱。”

“……”

再次追出去的,岚风发现多了一辆马车,不得不暗自咂咂舌,这皇帝有钱就是了不起啊,居然这么……这么奢侈。

“师兄快上车吧,我们来不及的。”凌语笑一把撩开车帘,就吼道。她的耐心是有限的,尤其是面对师兄这样的人,她是绝对没有任何的耐心的。

岚风哼了一声,但是还是乖乖爬上了车去,心里却在寻思着,待会儿见到那位毒娘子,自己该怎么办?

对了对了,先易容了先。

于是,他就这么挡着凌语笑和上邪昊的面,在自己的脸上开始捣鼓了起来,不过一会儿,他的脸就变成了一个大饼脸,而且还是非常猥琐的那一类。

凌语笑很无语,这不摆明着让上邪昊成为最瞩目的吗?万一那毒娘子是看帅哥才下手的,那自己岂不是危险了?

视线蓦地挪在了上邪昊的脸上,顿时漾开了一抹无害的笑容,“嘿嘿,昊,现在,你也易容一下吧?”说着一屁股坐在了上邪昊的身边,抢了自己的手中的一张人皮面具。

岚风瞪了凌语笑一眼,有些想要反抗,他不能老是这么被欺压呀,可是想想,也是的确需要易容一下,毕竟这小子长得比自己还要出众的,也是让自己觉得格外嫉妒的地方了。

马车蓦地停住了。

凌语笑也知道,这是到达目的地了,看了一眼此刻相貌平凡的男人,顿时有些心里得意起来。

看看,一个绝世的帅哥在自己的手中变成了一个相貌平平的男人,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上邪昊似乎感受到了凌语笑的目光,却是误解了她的意思,伸手蓦地抓住了她的手,安慰道:“你放心好了,一定能够救出你师父的。”

凌语笑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这个小子还真是……让自己无语了啊!

不过除了点头,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来表示自己的心情。

上邪昊微微一笑,随即起身下了马车。

凌语笑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确定自己没有发烧后,就暗自想着,上邪昊这最近格外的温柔是因为什么啊?他图个什么啊?

自从今天醒来后,这小子就变得格外温柔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同意给他生娃了,所以他格外开心?真是……

比小孩子还好哄的男人啊!

《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穿越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穿越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邪皇绝宠:轻狂小俏后》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五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