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 同人女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出柜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 同人女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出柜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 烟梳 著

萧唯,萧娜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5-18 19:01:32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由网络作家烟梳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萧唯,萧娜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情节都将在这章空前绝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萧唯的手机上面显示着陌生的手机号码,但归属地显示的却是洛城本地。她好奇的接起电话,手机的那头传来的是一个人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就是萧娜?”男人的声音透露着不友好的态度。萧唯猜出他就是张先生,于是礼貌的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萧唯的手机上面显示着陌生的手机号码,但归属地显示的却是洛城本地。她好奇的接起电话,手机的那头传来的是一个人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就是萧娜?”男人的声音透露着不友好的态度。

萧唯猜出他就是张先生,于是礼貌的说道:“对,我就是。”

“你为什么还要出现打扰我们的生活呢,微微现在已经被你们折磨的不成样子。”张先生的话语越来越激动,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张先生,不知道能否和你见上一面,见面了你们夫妻二人的心结也应该解决了吧!”萧唯这句话说得很大胆,她其实也是想和自己赌一把,赌一把张先生是否会因此而有见面的理由。

张先生在另一头沉默一会,像是在思考什么,他说道:“可以,在哪里见面。”

萧唯对于洛城不熟悉,又害怕萧娜说的太多透露出什么不必要的。“地点你定吧。”

“好,就在荷西餐厅吧!”

萧唯百度到了荷西餐厅,它是洛城很有情调的一家主题餐馆。因为老板特别喜欢三毛和荷西的故事,整家餐厅都有一种沙漠般豪放的性格。她大致也能猜想出张先生应该是一位学者或者也是热爱文学的绅士。

萧唯按照约定时间来到荷西餐厅,她身着一条黑色紧身长裙。她平常很少这样穿衣服,萧娜总会再正式的场合穿着的很得体。既然是与萧娜的故人见面,当然也要隆重一些,这是对学者应有的尊重。荷西餐厅今天热很少,只有一位穿着米色西服的男士坐在那里细细的品尝着茶。萧唯走进向他打着招呼,“请问你是张先生吗?”

张耀回过头,眼前的这位女士他并不熟悉。他惶恐的说道:“请问小姐你是?”他见过萧娜的相片,长得并没有她这般漂亮。

萧唯熟络地坐在他的对面,张耀脸上明显有不解的表情说道:“小姐,你做错地方了吧!”

萧唯也叫服务员拿来红酒,她开玩笑的说道:“我没有坐错啊,我就是来找你的。”

“小姐,我已经有夫人了。”张耀一本正经的说道。

萧唯没有想到搞知识的人向来经不起玩笑,不过他这样认真的样子也有可爱的一面。萧唯羞涩分地说道:“张先生,恐怕你是想多了。我叫萧唯,很高兴认识你。”

“萧唯?”张耀在嘴边念叨着,他的眉毛皱成一股绳,“你是萧娜的妹妹?”媒体的声音他一个文人或多或少也听见过,他没有想到萧娜还有一个妹妹。

“对,我是。”

“你费尽周章的约我究竟有什么事?”

萧唯又喝了一杯红酒说道:“我想知道的事情也是张先生想知道的,从您夫人的专业角度来说我们可以示合作伙伴的关系。”

张耀不在乎的说道:“我没有时间在这和你说什么。”

“如果说我和你有同样的想法,都恨萧娜呢?”

张耀像是听到了极大的笑话,“你们是亲姐妹,忽悠我这个外人呢吧!”

“我和我姐的关系也就表面的那个样子了,表面上的姐妹情深。”

张耀得意的笑道:“她那样的女人是不会有真心人待她的。”

“张先生一介文人,没想到说起话来可是毫不留情。”

“像我们这种搞学问的人,年纪越大越会欣赏中国女性的传统美。”他这一点倒没有说假话,学问研究的深了就会越来越对这个社会的现象抱着质疑的态度,直到最后还是回归到原始的状态萧唯很多高中同学也从事文学方向的研究,有很多人研究过后会变得更加沉稳和安静。

“您说的倒也没错,但也不应该待有色眼镜看待每一个人。”

张耀并没有心情与她坐在这里闲谈,他说道:“你究竟有什么事?”

萧唯倒是难得的耐心,“不要急,我们可以好好的聊一聊。”

他看不穿她的心思,他终于按耐不住她的折磨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

“我是想知道我姐和您夫人的过往。”

张耀其实也不太清楚她们二人真正的关系怎样,只是根据一些表面他所看到的那样,“因为一个男人。”

萧唯的手不由紧握着,她的眼光像一底深渊让人害怕。“这也是你个尊夫人离婚的原因吗?”

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去想承认,自己心底的爱人有些别的男人的存在,他将萧唯倒给他的红酒一饮而尽,眼神发胀的说道:“我也不想去承认自己的失败,但男人应该勇于面对这样的问题。”

“那个男人是他吗?”萧唯从自己黑色的手提包里面拿出一张照片,张耀戴着眼镜仔仔细细的看着也没有发现他认识这个人。

萧唯见他摇头,他解释道:“其实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我听见一次秋微和萧娜通电话,曾提到过一个叫莫肆名字。”

“莫肆。”这和她姐夫的名字相差甚远。她接着又旁敲侧击的问道:“你有听过您夫人提到过凌傲天的名字吗?”

张耀摇摇头,从时间来推凌傲天的出现远要比秋薇认识萧娜之前还要早。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如雾里看花摸不清方向。

“其实凌傲天是我的姐夫,他和您有同样的痛苦,于是才拜托我希望调查一下。”她希望以当事人的角度出发,这样张耀就会说出他知道的那部分的实情。

“萧娜结婚了?”张耀无比震惊,在他看来大学时期的萧娜可是可以为了爱情放下一切的人。

“嗯,也是刚毕业几个月就已经结婚了。”

空旷的街头只有她一个人坐在马路边上,任凭着凉凉的晚风吹打着她的肩膀。乔夜将自己朱红色的外套搭在她的肩膀上,她无助又无趣。乔夜依靠在大树的一边,静静地看着她失魂落魄。她这个样子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从海湖庄园回来之后那个活泼的萧唯已经失去有一段的时间了。

乔夜以为自己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但这些耐心都已经被她慢慢的给磨没了。他霸道抓着她的手,她感觉到手腕一阵阵的酸痛,委屈哀怨的眼神看着随时都要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唯唯,我警告你不要总是在我面前去想着你以前的男人我受不了。”

她冷漠的神态让他也在质疑自己在她的心里面是否真的有一点的位置。她毫不留情的对他反击,“我们本身就是一场交易,怎么大明星你还当真了。”她戏谑的眼神在在向他不断发出挑战。萧唯挣脱开他的禁锢,乔夜的手臂孤零零的留在落寞的半空中。

他一直都洋溢着自信的笑容,王者的态度是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境,都不能让人轻易去掌控你的情绪。它无所谓的看着她,“萧唯,我即使不喜欢你,我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他的这一句话像是一个诅咒,诅咒着她这一辈子都别想轻易摆脱他。

他太小看他眼前的这个女人了,说她是在狼窝里面训教出来的一点也不为过。当其他女生学着如何化妆打扮的时候,迎接她的就已经是枪林弹雨和满身泥沙。别人的负重多是自己,而她要肩负着多人的生命。乔夜以为说出这样恶毒的话可以引起她的反驳,她只是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那件朱红色的外套还留在椅子上。

女人的狠心程度,他乔夜今天总算是尝到了。为什么总是在他想要好好与她相处的时候,萧唯都会交一盆冷水浇灭他的热情。看着她渐渐远离自己的方向,他回到了那个曾被母亲抛弃的夜晚。任他再怎么呼喊,咆哮,母亲都不会回头看他一眼,他一个人习惯了这世上每一个萧瑟的夜晚。他不禁自嘲起来,看来自己天生就该是被别人抛弃的人。这一路的跌跌撞撞,他一个人都已经学会了怎样的前行,她就像是他的宿命一样纠缠自己。

乔夜没有看到她转身过来后的泪水,她的委屈没有人知道,她一直以来都认为和乔夜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如今这样闹翻,也省的他日感情越来越深而无法自拔。莫肆的名字一直在缠绕着她,她明知姐姐和战峰的死因不会有任何关系。可就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去调查,如果真的是凌傲天那她也只是想知道犯罪动机。没有动机的犯罪虽然存在,但除非是犯罪人的精神不正常,但被害者也会因为某种动作而刺激他的精神状态。

洛城商业大学杰出校友见面会就在明天举行,萧娜也在受邀之列,但会不会如约而至还是未知数。想到萧娜近几年来取得的成就,萧唯倒是想起小时候的一件事。小时候萧娜总是特别喜欢看各类成功人士的采访,崔父也注意到这一点还和萧母说,“这孩子真的是像她的父亲啊!”萧唯对于父亲没有印象,但从刘妈等人的口中得知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要不然也不会留下一笔可观资产,供她们母女三人生活了。萧娜小时候就有的野心,她在二十年以后还是从别人口中的发现。

萧唯走着走着蹲在路边哭了起来,她无助的样子让人格外怜惜。往日的刺猬硬壳,现在也不那么扎手了。

“唯唯。”崔铭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崔铭之所以来到洛城,是因为实在担心她会接受不了真相。

人死了最痛苦的就是活着的人吧,战峰可以去往天堂,而她现在就像身处在萧唯走着走着蹲在路边哭了起来,她无助的样子让人格外怜惜。往日的刺猬硬壳,现在也不那么扎手了。

“唯唯。”崔铭把她抱在自己的怀里。

人死了最痛苦的就是活着的人吧,战峰可以去往天堂,而她现在就像身处在炼狱随时在接受淬火的历练。她哭泣一会儿才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她揉一揉自己的眼睛,用哭泣的嗓音说说道:“追命,你怎么来了。”

崔铭知道他会这样问自己,可奈何就是在她的面前撒不了谎,“我是担心你,才会突然决定这么晚来。”

当萧唯知道莫肆的情况的时候,她第一时间向唐宇查询他的基本情况,可是最后却一无所获。崔铭也没有想到她调查的情况如此之快,他还是决定要看看她的状况。萧唯见他现在没有惊喜的感觉,若是在以前她一定会和崔铭喝上几杯可现在却没有什么心情。

“乔夜呢?”崔铭既然当初决定不和他争抢萧唯,但前提是他有能力保护他。现在她这样落寞孤独,而乔夜又在哪里呢?

萧唯现在只要听到乔夜的名字,她就觉得心痛难忍。“这些日子的确是我不好,可我是真的没有心思和他说什么。”

崔铭送她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他也顺便计划在这间酒店另定一间。崔铭第一次见她穿紧身长裙,既魅惑又性感。昔日还是假小子模样性格的萧唯,如今已成长成优雅成熟的女士。萧唯要回房间换衣服,崔铭告诉她:“唯唯,晚一点来我这里,我有话想和你说。”

她欣然的同意了。她看向对面乔夜的房间,心里的苦涩她无法面对。她敲一敲他的房门,并没有人回应。这样决绝的也好,也不会再让她有什么负担。崔铭的房间是在五楼,他向来对方向和居住环境有很高的要求。他慵懒的站在窗户前面,房间并没有上锁,她轻轻的关上门。“这夜景有这么好看吗?”

“海西市的夜景见惯了,洛城的夜景还真是格外吸引人。”

萧唯坐在沙发上,就好像这里是他的家一般让她舒适。“找我什么事?”

他回过身低下头说着,“对不起,唯唯。”

“怎么了?”她还从来没有听过崔铭对她说过抱歉。

“故事很长,你需要慢慢的听我说。”

萧唯点头同意了。

《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是一本好书,作者为了写这本现代言情小说,详尽的查阅了各类宋史资料,相对其他同类型的现代言情小说,这本写的还是很有真实感的。但是问题跟我前面书单中所提到的《风不解意,何处得唯乔》类似,小说注水实在是太多。写了三年,两千多章,字数七百三十多万字,我真心觉得这本小说要想更进一步至少三分之一的内容要作一些删减。另外马亲王马伯庸曾经大力推荐过这本书,还好亲王的祥瑞之气没有覆盖在本书之上,不像其他一些亲王推荐的连载小说,推荐哪本哪本太监,虽然这本书写得实在太长把很多读者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