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栖碧山》问余何意栖碧山 419 栖碧山㚻
《栖碧山》问余何意栖碧山 419 栖碧山㚻

栖碧山 清泉漂零 著

玄清,张天师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4-06 17:13:17
《栖碧山》由网络作家清泉漂零所著,终于迎来了丝丝入扣的大结局,玄清,张天师这两位光环人物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百看不厌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真仙一怒,气冲九天,随着玄清冷脸怒斥,整个灶神神域竟不住摇晃,四处虚空不时出现细微的裂缝,裂缝中罡风呼啸,抽打向各处的楼阁殿亭,本来是灵木建成,神力凝聚的建筑,竟发出“咯吱”,“咯吱”的扭曲声。神域内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真仙一怒,气冲九天,随着玄清冷脸怒斥,整个灶神神域竟不住摇晃,四处虚空不时出现细微的裂缝,裂缝中罡风呼啸,抽打向各处的楼阁殿亭,本来是灵木建成,神力凝聚的建筑,竟发出“咯吱”,“咯吱”的扭曲声。

神域内的童子、女侍、力士不知发生了何事,只觉得一股威压,席卷四方,每个人均不敢随意乱动,只得留在原地,战战兢兢。

神殿内,剑拔弩张,灶神苦着脸,听着殿外的异响,暗自苦笑,自己一个小小的灶神,两方都不敢得罪,但却不得不开口相劝,打个圆场。

灶神清清嗓子,咳了一声,还未等开口,就听得上座角木蛟,“啪”的一声,站起身来,木桌应声而碎,具成齑粉。

角木蛟在玄清威压之下,虽站了起来,但两股战战,强自忍耐,右手拄着画戟,努力挺直身子,颈上青筋暴起,咬住牙冠,面目狰狞,一字一字,狠狠说道:“天庭星神,与尔誓不两立...”

玄清听完,忽然收起了面上的冷色,微微一笑,好似他前世电影中的反派一样,端起几上茶盏,轻啄一口,好整以暇的讥笑道:“誓不两立?你们能派出兵来再说吧...”

天庭星神虽是半数兵将之首,但仅有练兵、统兵之权,而无调兵之权,如果未有天王府调令,私自出兵,罪同谋逆,少不得要往那戮仙台走上一遭。

玄清陡然收起威压,使得角木蛟身子一晃,差点跌倒,面上更加难看,一摆画戟,没有任何征兆,举戟往玄清头上劈去,只见戟身猛然化为一条狰狞恶蛟,伴着滚滚怒吼,张开血盘大嘴,向玄清要去。

“哼,冥顽不灵。”不等恶蛟及身,玄清右手前探,眨眼见,手掌化为百倍大小,一把掐住了蛟首之下的脖颈,猛然收紧,只听得恶蛟一声悲鸣,甩头摆尾,不断挣扎,却怎么都无法挣脱得开。

玄清紧紧掐住,猛的往近处一拉,甩手将其扔了出去,又是一声凄厉的悲鸣,“哐当”一声,恶蛟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只画戟被扔在了神殿角落,戟首弯曲,将断未断。

“消消气,天师,您消消气...”趁着稍许空挡,灶神急忙拦在两人之间,连连劝说,然后转头看向角木蛟:“星君,赶紧给玄清天师陪个不是,三界大事要紧,大事要紧啊...”

角木蛟呆愣当场,望着角落的画戟,脸上阴晴不定,过了片刻,他收回目光,深深的看了玄清一眼,未发一言。

忽然间,神殿上空天门洞开,道道清光弥散,接引光芒罩向角木蛟,弹指间,消失不见,紧接着,天门隐去,神殿恢复原样。

“哎,星君,星君...”苏无月眼看天门已关,消失不见,急得跳起身来,这是要把自己遗弃在人间不成?

依苏无月化神修为,若没有角木蛟相助,很难通过天门,重回天庭了。

苏无月望着天门消失的地方,瞠目结舌,无计可施,灶神叹了口气,面向玄清,惭愧说道:“天师,小神也没料到会是这般局面,实在对不住天师...”

玄清摇摇头,道:“无妨,天庭诸神,成神时间太久了,久的都快忘了自己的职责还有初衷了...”

“不过邙山之事?”

苏无月已经从角木蛟突然离开的震惊中恢复过来,暗自想着该如何返回天界,听得玄清问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灶神闻言,喜上眉梢,他现在已与玄清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是他极力促成的天庭与玄清的合作,如果合作不成,使得玄清恶了天庭,说不定他就要背口黑锅。

“嗯...啊...”苏无月先是下意识的点头应了一声,接着才清醒过来,见众人都望向她,语带疑惑的说道:“天尊刚才说什么?”

灶神愣了愣,看着一脸疑惑的苏无月,心里暗自抱怨,嘴里却又重新说了一遍。

“无月确是有师尊的法子,只是...”苏无月这下彻底回过了神来,听见灶神的问话,有些迟疑的说道:“这是师尊给无月的保命手段,不到万不得已,无月不敢擅自动用...”

“现在难道不是万不得已吗?”一直未出声的井神,突然说道:“此事关系三界安稳,比之你的性命又孰轻孰重?”

“这...”井神虽说的难听,但却是在理。

“无月女神,角木蛟已是返回天庭,这里发生的事,他如果随意编造谎言,涂黑贫道以及二位天尊,或者是无月女神,那您将来如何在天庭立足。”

如果是个利己者,井神的话或许还不为所动,但玄清的话,却正中苏无月软肋,她虽说是天界出生,但父母皆是天界普通天人,唯一的依靠便是师尊,如果角木蛟真的颠倒黑白,不,不是如果,而是肯定会颠倒黑白,那她若被天庭处罚,说不定便会失了师尊的欢心,毕竟师尊也不止她一个徒弟。

苏无月低头想了片刻,计议已定:“那好,天师和二位天尊稍等,无月这便师尊...”

苏无月从乾坤袋中,取出了一块玉牌,半个巴掌大小,白洁无暇,表面刻有繁复的纹路。

她捧在手中,口中低声念咒,随着咒语声,玉牌从她掌中慢慢飘起,浮在空中,发出淡淡的清光。

“何方狂徒,胆敢伤我爱徒...”忽然一道声音如洪钟大吕一般,响彻神殿,隔着天人两界,灶神、井神也感觉气血翻腾,内腹震荡。

“师傅...”苏无月好似一下子成了孩童,委屈的唤了一声。

“徒儿放心,为师为你做主。”

“张天师,安好,贫道玄清稽首。”玄清适时出声,说了一句。

“嗯...对面可是玄清天师?”

“正是贫道。”

沉默片刻,张天师怒气稍敛,缓缓问道:“徒儿,这是怎么回事?”

“师傅,徒儿并未遇险,而是有要事禀告师傅...”

“你不是随角木蛟一起吗,他人呢?”张天师话语中对角木蛟星君也没有什么尊敬,四位天师常伴玉帝左右,对三界密辛了如指掌,当然对因罪成神的星君平日里也多是不假辞色。

“师傅,角木蛟星君与玄清天师起了冲突,扔下徒儿,自顾回去了...”苏无月对角木蛟撇下她的举动,仍是耿耿于怀,现在有师傅在这,自然要告上一状。

“角木蛟好胆,元婴天师何等尊贵,也是他能得罪的,你好生与我说说。”

四位天师成道时间并不太久,最早的张天师成道在六千年前,最晚的葛天师成道在三千年前,四大天师皆是后来才入职天庭,人脉不广,但却是从人界飞升天界众仙中位置最高,话语最重的,背靠玉皇,平日里也无人敢轻易得罪,此番听闻角木蛟竟敢得罪天师,物伤其类,不由大怒。

苏无月心里早已思捋清楚,听闻此事,师尊肯定动怒,面上同样义愤填膺,添油加醋的将角木蛟如何无礼,如何挑起事端,玄清天师如何将其教训了一顿,事无巨细,通通说了一遍。

“角木蛟真是好胆,好胆,玄清天师教训的好,教训的好,若是碰上本座,直接打杀了事...”顿了顿,又接着道:“无月,这次你做的好,待回到天庭,为师自有厚赏...”

“谢谢师傅...”

“玄清天师,这次是我天庭理亏,本座这便求见玉皇,将此事禀报...”

“那就多谢张天师了...”

“一家人莫说两家话,你我同是人界修士,自然要守望相助,以后成我一声师兄便好...”

“那如何行的...”玄清连忙婉拒,说道:“天师乃是前辈,玄清能成道,也多有借鉴天师之道,应该是以师礼相待才是...”

“哈哈...”听得玄清如此尊敬自己,张天师不由大笑,说道:“你我皆是老君门下弟子,贵在交心,无须理这些俗套,我四天师成道亦有早晚,但皆以兄、弟相称,如今你亦成道,称呼我一声师兄,正正合适...”

玄清又推辞几句,见张天师执意如此,只得改了称呼,师兄二字,似乎也拉近了双方之间的关系。

“师兄,幸亏无月到你,不然只能任凭角木蛟颠倒黑白了。”

“哼...他敢?”张天师冷哼一声,顿了顿,道:“这传音玉牌时间将至,师弟放心,本座必给你讨回公道,还有...我这徒儿无法返回天界,只得劳烦师弟看护一段时间了,待天庭再派使者下界,再让无月返还...”

“师兄放心,玄清必会护得周全。”

不等张天师再回话,就见浮在空中的玉牌突然崩裂,掉落在地上。

“玄清师叔,时间到了...”

玄清点了点头,看向灶神,说道:“天尊放心,有张天师出面,不出几日,天庭必会再有回话,到时还要麻烦天尊。”

此事算是圆满解决,灶神也松了口气,笑道:“什么麻烦不麻烦,天师之事,便是小神的事...”

“那好,贫道便先行告辞了。”说着,玄清又转向苏无月,说道:“无月女神,你是随贫道回山,还是留在天尊神域?”

苏无月看了眼旁边冷着脸的井神,撇了撇嘴,回道:“师叔叫我无月就行...嗯,我还是随师叔回山吧,正好看看人间烟火。”

“那好,这便走吧...”玄清朝灶、井二神点了点头,灶神连忙行礼相送,而井神却连头都未点,目送玄清和苏无月,一步踏出,离开神域。

“小妹,这玄清道人毕竟是元婴天师,你这样得罪了他怎么办?”

“既是天师,又怎会如此小气...大哥,小妹先回水宫了...”

灶神看着井神离开神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回到三清观,令玄清意外的是,小狐狸和芷若竟没有跑出去玩闹,而是趴在前院石桌上,头挨着头,在看一本册书,不时还低声交谈几句,而陈映却是在大殿内接待香客,奉香敲罄,一板一眼。

“师傅师傅,你回来啦...”芷若率先抬头看到了玄清,笑嘻嘻的从石凳上蹦了下来,就欲往玄清怀里扑去,小狐狸虽然比芷若后看到玄清,但却后发先至,从石桌上一用力,跳到了玄清肩头。

“小落...你耍赖皮...”芷若嘟着嘴,气恼的看着盘坐在玄清肩头,“耀武扬威”的小狐狸。

“诶...这位姐姐是谁啊?”这时芷若方才看到元婴身旁的苏无月。

玄清抚了抚小丫头的头发,说道:“这是你们无月师姐,要在咱们这小住几日。”

“无月师姐真漂亮...”

苏无月闻言,顿时喜笑颜开,蹲下身子,拉着芷若的小手说道:“你也很可爱啊...”

玄清将肩头的小狐狸抱下,放到地上,说道:“无月,这是贫道新收的徒弟,这个是二徒弟林芷若,这个小狐狸是贫道小徒弟小落,在殿中还有贫道大徒弟陈垣...”

“师叔的三个徒弟,都是人中龙凤,资质过人...”苏无月起身,看了眼殿内的陈垣,出声赞道。

“莫要过分夸奖,免得他们骄傲...”玄清笑了笑,接着道:“无月,晚上你便和芷若、小狐狸住在道观里间,贫道和垣儿,住在后院经阁...”

“师叔...不用这么麻烦,我随便什么地方都行...”

“无妨,平日里便是这样住的。”

苏无月不再推辞,说道:“那谢谢师叔了,还有,师叔,明日无月想下山转转...”

“你自便就是,只要晚上能返回道观,天庭可能最近几日便会再派人至,不要到时找不到你...”

“无月明白了。”

网络小说的黄金十年(2000-2010)涌现出了各类风格迥异的小说,与传统武侠小说模式的相对固定不同,网络小说的类型更加多样化,主角(玄清,张天师)很多时候也不再是旧时代的高大上或者正义人士。清泉漂零的这本《栖碧山》,是黄金十年中非常典型的一本网络小说,典型的那个时代烂大街的婚恋类型,典型的反派主角,当然贯穿其中的也是上个时代典型的轻佻文笔和老调桥段。犹记得当年在华中希望读书社租下后在课桌抽屉里偷读的场景,还有相貌姣好的那个同桌,一晃,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