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乱剑春秋》春秋到底有多乱 调教 乱剑春秋无广告
《乱剑春秋》春秋到底有多乱 调教 乱剑春秋无广告

乱剑春秋 书剑凭生 著

仲瑾,陆大人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4-03 08:22:38
优质新书《乱剑春秋》是书剑凭生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作品,本创作的主线人物仲瑾,陆大人,精彩情节试读:蜀道难,蜀地的山路更加难行,楼心月之前好歹还有匹驽马可骑,只是这次出城很是匆忙,莫名其妙的跟着仲瑾遗窥探了一番昇城的人世百态之后,又莫名其妙的出了城、上了山。仲瑾遗跟她讲,他想见识一下所有人的症结所在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蜀道难,蜀地的山路更加难行,楼心月之前好歹还有匹驽马可骑,只是这次出城很是匆忙,莫名其妙的跟着仲瑾遗窥探了一番昇城的人世百态之后,又莫名其妙的出了城、上了山。

仲瑾遗跟她讲,他想见识一下所有人的症结所在,那三个人口中的“白爷”。

仲瑾遗看的更远,包括那位新上任的县令大人,作为一个豪门公子,怎么可能来这种地方争功绩?这种一点军事意义都没有的偏远小城,天高皇帝远,无论做多少业绩都没人看得见,说是贬谪还差不多。

可是那位精明能干的陆大人却来了,而且看上去一点被贬谪的意思都没有,不仅带着两个很有意思的扈从,而且没上任就开始动作频繁。

仲瑾遗思来想去,似乎这小县城能够挣到一点功绩的,也就城外那伙总是劫掠中原商客的绿林中人。

“这样一伙流寇,不仅惊动了京城的权贵,而且有资格做一位才俊晋升的垫脚石,是不是很有意思?”仲瑾遗解释完以后,眯眼笑着问楼心月。

楼心月若有所思:“会不会是这伙流寇不长眼,截杀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仲瑾遗伸出大拇指:“有长进,事情猜对了,但是没这么简单,如果只是截杀了什么大人物的话,下令剿杀就行,县城的守军做不到就请郡城出兵,撑死了从蜀州调百川营过来,没必要派这么个陆大人过来画蛇添足。”

“有隐情?”

“所以我才想要出城看看嘛。”

楼心月一脸鄙夷道:“原来你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

仲瑾遗有些无奈道:“楼女侠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我们一起来的这里,我又不能未卜先知……”

“唉,也怪我,把你想得太神了,你也不用有心里压力,从城墙根到现在,我又有了一些新的看法。”楼心月语拍拍仲瑾遗的肩膀,一副老成持重的神态。

仲瑾遗故作惶恐:“楼女侠,你不会觉得自己现在神功大成,就要过河拆桥了吧。”

楼心月点头嗯了一声,一本正经道:“如果你总是这么没个正行的话,又什么都不肯告诉我,我是要考虑考虑。毕竟我这是在逃亡,带着一个只会花我钱,却不愿意跟我说实话的拖油瓶,有些不划算啊!”

仲瑾遗又开始王顾左右而言他,楼心月见自己是什么也问不出来了,有些气恼,率先走在了前面,甩开仲瑾遗很远。

看着女孩的背影,仲瑾遗眼神有些复杂,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我现在带着你看怎么多,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把一切都告诉你啊。”

楼心月刚入蜀地之时,走几步路就苦的要死,得亏还有那匹跑不快的小黑马。那时候楼心月觉得,没有谁比那位“马兄”亲切了,平时给马洗刷喂料,根本不让仲瑾遗插手。

自从在城墙下面无意间发现自己轻功盖世之后,楼心月发现这山路也没那么难走了,并不是自己的体魄有多强悍,而是感觉身体轻了好多,轻轻一跃就能跳起来很高。

难道自己已经练成了传说中的轻功?

楼心月又觉得不对,之前她听那个杀手僧人提起过,所谓轻功是运用巧劲,达到四两拨千斤的效果,并不能真正达到身体变轻的效果。

同样是那一夜的战斗,楼心月也见识了仲瑾遗不借助外力,身如柳絮般在风中飞舞的场景,任凭对手怎么攻击,仲瑾遗都因为对方掌风的缘故,始终不被人碰到。

楼心月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扭过头来怒目看着仲瑾遗,看的他一脸茫然,不知道哪里又招惹到这位财主了。

“你骗我!”

“我哪里骗你了?”仲瑾遗听的一脸茫然,瞒着她的事情太多了,不知道她是突然想通了什么。

“在城墙下面的时候,你假装不会轻功,可是你之前跟人打架的时候明明用过!”楼心月娇嗔一声,小脚在地上一跺,看着略有几分憨态。

仲瑾遗看的赏心悦目,一脸笑意道:“不是我太弱,是楼女侠神功大成,强我太多了。”

眼前这人的脸皮不愧是号称“玉面”的,楼心月自知问不出什么结果,也不再搭理他。

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很奇怪,楼心月与仲瑾遗相处越久,越觉仲瑾遗神秘,可是无论仲瑾遗身上的疑点再多,楼心月对他的信任却始终没减半分。

在两人嬉笑怒骂,相互斗嘴的同时,楼心月反而越发的对他产生依赖和信任感。目前为止,她只觉得这种感觉是自己初入江湖,对一位成名侠客的依赖,没有也没敢去深入的思考。

昇城西边的山林人迹罕至,进入山林之后,连初入蜀地的那种狭窄山道都没有,依稀可辩的一条山道,也因为常年没有人行走,而杂草丛生。

仲瑾遗走在前面,手中拿着把从樵夫那里借来的柴刀,走路之时还需要自己开路。拨开那些杂草荆棘之前,要先用柴刀时不时在灌木从中拍打,惊走里面可能隐藏的蛇虫鼠蚁。

楼心月虽然脚力和体力跟得上了,但是走这种路还是很不适应,尤其是那时不时窜走的草蛇,看的楼心月心中抽搐,要比见到森罗宫的杀手还紧张。

一路上走得比之前更慢,好不容易见到了一块空地,头上月亮都已经多高了。

仲瑾遗站在一块光滑的巨石旁边,双手叉腰呼了口气,转头看着楼心月道:“天当被地当床,楼女侠可还满意?”

楼心月看了看那块巨石,至少比睡在草地里好很多,唯一的缺点就是这张床太硬了,微蹙眉头道:“睡着了以后,不会有蛇爬过来吧?”

仲瑾遗拿出了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点粉末,顿时散发出一阵沁人心肺的异香。

“露华浓,可以驱蛇虫、避邪祟,江湖中人出门必备。”仲瑾遗解释道。

“就你这不靠谱的穷酸剑圣,有钱准备这种药物?钱不是都用来买酒了吗?”

“你这就冤枉我了,毕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该准备的东西还是准备的,只是我自己皮糙肉厚,一直没舍得用过,也不知道药效过期了没有……”

虽然仲瑾遗这么说,但楼心月还是满脸狐疑,刚才从脚下窜过去的那几条草蛇,着实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不论露华散功效再神,她都觉得睡不安稳,更何况他后面又说得这么不靠谱。

可是闻着那股异香,楼心月渐渐觉得心神安定了许多,看着满天的星斗,眼皮开始打架,不知不觉间已经睡着了。

仲瑾遗听着那微弱的鼻息,脸上浮现出满意的笑容,那套吐息之法她已经使用的很自然了,即便是睡着了节奏依旧不乱。

双手作枕抱在脑后,仲瑾遗躺在那块巨石上,楼心月就睡在自己身边,两人的距离很近,仲瑾遗耳边能感受到那微暖的鼻息。

可是两人又保持着一道泾渭分明的距离,那道距离,就像天上的星星,仿佛抬手可摘,实则遥不可及。

英雄救美,亡命天涯,多么完美的一个故事蓝图,可惜他只是故事的主角,却不是故事背后的执笔人。

如果单纯只是一场英雄救美的话,他爱也就爱了,可是故事真正的开头却是张赐送她那本《捧月仙子行侠传》,对于那位跟自己叫板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仲瑾遗就不得不深思一下他目的究竟为何。

抬头可见满天星,仲瑾遗伸手拨弄着天上的星河,星辰犹如仲瑾遗手中的棋子,任由他拈来倒去。

与那人的赌约,自楼心月入局开始,其实已经到收官的时候了。可是直到现在,他也只是清楚对方的大致目的,却始终看不懂对方的棋路,根本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怎么做。

“不管那么多了!”仲瑾遗苦笑一声,不知道从那里招来一只酒壶,依旧是那种劣酒,够呛、够辣,可在他看来,要比那什么传说中的琼浆玉酿更有味。

喝着劣酒,看着满天的星斗,听着耳边轻微的呼吸声,仲瑾遗的心情暂时得到了些许平静。

管什么阴谋、阳谋、权谋,怕什么神仙、鬼怪、妖魔,江湖有我,仲瑾遗一肩担之、一剑平之!

在武侠类小说中完全可以算是不错的了,很多人无脑喷只是因为作者(书剑凭生)上本书太监。说实话,网络作者写的小说中太监率大于完本率实在太常见了。至于某些人喷主角(仲瑾,陆大人)的肤色,主角(仲瑾,陆大人)是华裔和非裔的混血,这还不算纯种黑人呢,那么多武侠白人主角的小说你们看得津津有味,黑人主角就不能看?还不是骨子里认为“白贵黑贱”,或者有些人还真把自己代入成小说主角了?在虚构的小说中寻找真实感,都是脑子有病。。。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