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抢婚王妃 作者是一碟晓菜的小说 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Twink
《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抢婚王妃 作者是一碟晓菜的小说 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Twink

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 一碟晓菜 著

荣王,卫陵 互联网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4-01 14:20:24
有很多读者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的创作,是作者一碟晓菜创作的架空网文,佳作的情节还是很有看头的,值得一看,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新书。从赵国皇城到燕国边境,日夜兼程,以前不出门总以为天大地阔,很远很远,现在发现不过十来天。这些天,除却晚上,孟茴一般都自己御马而行。她一直都很喜欢骑马的,很享受清风拂面的感觉,本想过了边境就坐进车舆,做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从赵国皇城到燕国边境,日夜兼程,以前不出门总以为天大地阔,很远很远,现在发现不过十来天。

这些天,除却晚上,孟茴一般都自己御马而行。

她一直都很喜欢骑马的,很享受清风拂面的感觉,本想过了边境就坐进车舆,做个规规矩矩的和亲公主。

可是,没想到燕国迎亲者早早相侯,孟茴来不及装样子了,索性骑着马就冲了过去。

迎亲队伍最前端的那个人,身穿正红锦衣,应该就是荣王吧!只见他眉宇坦然,一副开朗之相,应该不是个难相处的人。孟茴如斯想,不觉心安。

知道对方是荣王,孟茴就想试他一试,她没有勒停马,反而朝他奔去。

可是对方似乎有些呆,一直看着她的脸,眼见都要撞上了,还傻愣愣的没有反应。

孟茴急了,大喊,“让开!”

众人大惊,然而千钧一发之际,那人凌空一跃,竟踏马而上,来到孟茴身后,不由分说的将她抱下马。

“哎呦,三公主,您可当心点,若是摔着碰着,您让老奴回去怎么向皇上交代啊!”随行的老公公吓得不轻,忙上前去扶孟茴。

卫陵抱着孟茴,一听竟是三公主,惊得急忙放手退后。他之前只顾欣赏那鲜衣怒马的模样,却不曾注意到,身穿嫁衣不是公主又是何人。

只是三公主想起外界传言,又看着眼前这明艳照人的女子,不免有些怀疑,她真如外界传言那么不堪吗?

怀柔也走了过来,身为姐姐对孟茴很是关心。

“我没事。”孟茴说着,又几分歉意对卫陵说,“无意惊扰了荣王,还请见谅。”

卫陵忙道,“我不是荣王。”

孟茴和怀柔面面相觑,有些惊讶。

“在下卫陵,奉吾皇之命前来迎接太子妃和三公主。”卫陵说着,示意手下人将马车牵过来。

孟茴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单见衣着考究华丽,也定不是寻常人。

可是,既然派他来,照理说不应该出错啊,怎么称她不是“荣王妃”,而是三公主呢?

孟茴想不明白,却也没有问,跟着怀柔上了马车。

赵国送嫁者就此离去,只有陪嫁的仆人浩浩荡荡的随行。

往燕国皇宫而去的路上,怀柔都显得很安静,哪怕进入这陌生的国度,她既没有不安也没有兴奋。倒是孟茴,她很好奇,燕国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国家?

不知又行了多少天,终于到了燕国帝都。

听着外面的喧哗,孟茴再也忍不住了,偷偷掀开了窗帘一角。其实她没怎么上过街,不知道竟是这样一番人声鼎沸之景。

街道很宽,可容好几辆马车并驾齐驱。

但尽管如此,也抵不过百姓们的热情,为了一睹异国公主的风采,他们纷纷走上街头。

寻常百姓家的女儿都不轻易示人呢,更何况是公主。不一会儿,就有宫人从马车外将窗帘放下。

视线被阻隔,孟茴有些无趣,她是如此渴望外面的世界。可是,从赵国到燕国,那份自由依旧离她很远。

傍晚到了皇宫,一切是陌生而新奇的。

按例,孟茴与怀柔前去拜见燕国皇帝,然而刚到大殿门口,就听见里面有人在大发雷霆。

卫陵领着两位赵国公主候在殿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只听三皇子也就是荣王霍承元在据理力争,向皇上禀明,说什么都不肯娶三公主,皇后也在一旁帮腔。

其实霍承元拒婚,也并无道理,传言赵国三公主不但顽劣无礼,更要命的是有天煞孤星之相,故而没有哪个男人敢招惹上她。

再者是赵国不对在先,言明是大公主天娇和亲的,这一下子,天下第一美人换成了臭名昭著的“野公主”,自然是心里不痛快。

其实皇上对赵国这种行为也很恼火,但两国本是盟友,人家也送来了两位公主,加之本国也没有指定说一定得是哪位公主联姻。

故而,再怎么觉得被戏耍了,皇上也不能因此发难于赵国。

里面的霍承元还在对三公主指指点点,言语恶劣且不屑。

卫陵站在孟茴身边,觉得既尴尬又羞愧。他总觉得荣王再怎么不满,也不该失了身份,更不该对一名弱女子如此刻薄。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孟茴面不改色的听着,没有梨花带雨,也没有负气离去。此刻,她那样安静,仿若什么都伤不了她。

不知为何,他心里生出一丝莫名的怜悯。

“三公主……”他想说带她们先回房休息,然而,刚一开口,就有内侍多嘴道,“皇上,小侯爷回来了。”

殿内突然死一般的寂静,须臾,皇上才说,“宣。”

闻言,卫陵领着孟茴和怀柔进殿,只见她二人向皇上、皇后行礼问安,卫陵这才知三公主闺名“孟茴”。

他想起了午夜梦回,莫非出自此处?

正想着,只听孟茴直截了当说,“在殿外不慎听见皇上和荣王谈话,既然荣王无意,孟茴也不是个喜欢强人所难之人,皇上大可将我打发了回去,省得为难。”

其实荣王的反应,她虽然有些意外,但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本来她就对嫡出者没什么好感,认为大多狂妄任性,尤其是刚才听荣王那样鄙夷、看不起她,怎还好厚着脸皮说要嫁?

可是,皇上不答应,“不行、不行,这哪里还有回去的道理?”

孟茴不说话,倒是荣王霍承元急了,“父皇……”

“你什么都别说,给朕退下!”皇上微愠,深皱着眉头的样子很是威严,霍承元不得不听从。

孟茴站在殿上,觉得尴尬极了,一国公主居然被人退婚。

皇上无奈的叹息说,“朕这三儿子你也看见了,顽劣不听话,朕也头疼。”

话虽如此,却透着宠爱,孟茴不知道说什么,索性不说话。

皇上又说,“你若当真也无意荣王,朕的儿子众多,你也可随便挑。别再说回去的话了,既已远嫁而来,就注定要当朕的儿媳妇了。”

不容孟茴拒绝,他就让宫女送她们回去休息。

本来就是赵国换人在前,所以燕国这样,孟茴也接受,只是有些难堪罢了,可不巧又让她在这时候遇见了霍承胤。

还真是冤家路窄!

孟茴恨恨的想,正愁无处发火呢!

然而,霍承胤仿若不认识她一般,从回廊那头而来,面无表情的与她擦肩而过。

无视……她再一次被他无视!

“霍承胤!”她羞恼的将他喊住,不客气道,“你都出的什么馊主意啊,让我反抗让我勇敢,现在倒好,受这么大羞辱,你说该怎么办吧!”

(霍承元:燕国三皇子,荣王)

霍承胤有事急着要走,却耐不住孟茴纠缠,不爽道,“若没记错,那天你还想谢我来着,怎就一转眼的工夫,你这态度相差十万八千里?”

孟茴恼了,“让你在大殿上被人拒绝试试,看还有什么好态度。”

“原来是被荣王拒婚了啊!”霍承胤故意将这话拖得老长,气得孟茴脸通红,又听他说,“那你找荣王算账去啊,找我有什么用?”

“你明知道荣王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让我去争,怎么就不关你的事,你到底什么居心?”孟茴一急,口无遮拦,竟冒犯了荣王。

怀柔急得捂住她的嘴,霍承胤眉宇深皱,愠色道,“这里是燕国,可不是任你胡来的赵国,赵孟茴,你最好搞清楚这一点,否则将来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孟茴脸一阵青一阵白,也知道自己言语失德,不敢和霍承胤争下去了,只得随着怀柔灰溜溜的离开。

她们一走,霍承胤身边的小太监就道,“皇子理她作甚?听说自她生母亡故后,三公主就疯了。”

“她若是疯了,这世上便没有清醒的了。”

霍承胤意味深长的说着,小太监听不懂,想多嘴一问,却见主子已走远,只能忙跟了去。

到燕国后,孟茴就被安排住进了祥云殿,和怀柔一起。可是,不日后怀柔便与太子完婚,搬进了太子宫。

说起太子,虽然十来岁左右就死了,但皇上简直当他活着似地,不但为他娶了太子妃,还养了好几个妾侍。

这种爱子之心,孟茴无法理解,她觉得那些女子都好可怜,包括怀柔。

太子大婚那日,热闹非凡,虽然全程只有新娘一人,却也没有人敢议论半句。

孟茴心里愧疚,若非她,怀柔也不会如此。然而怀柔却一点都不难过的样子,还一脸憧憬和喜悦。

这一点,孟茴始终想不透。

日子一复一日,孟茴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燕国住下了。

皇上让她自己挑选夫君,可是,皇子们都做鸟兽状,散得一干二净。

荣王生怕被她纠缠,没两日就急急忙忙的娶了自己的表妹为妻。其余一些皇子更是纷纷效仿,成年的赶忙娶妻,没成年的也都急着定亲。孟茴越发觉得自己是月老转世了,要不怎么她才露面,就促成了这么多姻缘?

不过随便他们,就单看他们那副嘴脸,孟茴就不想嫁。堂堂男子汉大丈夫,信什么不好居然信命,也不嫌害臊,这样的人,她才不要!

比起这些劳什子皇子,孟茴觉得卫陵更看着顺眼。他是定远侯卫青田的儿子,人称“小侯爷”。

从边境到皇城的那段日子里,她们水土不服,多亏了卫陵的照顾。入宫后,又偶遇了几次,这一来二往就熟络起来。

虽然来自燕赵不同的国家,但丝毫不影响他们成为朋友,好似认识了很多年,那种莫名的吸引谁也说不清。

卫陵刚及冠,年纪轻轻、家世显赫,却丝毫没有世家子弟的纨绔,而且人也随意,与之交谈,孟茴总是很轻松。

可是,渐渐的,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她知道了,原来定远侯不仅仅是爵位,更手握十万大军

父皇的话,孟茴不敢忘,母妃生前受尽刘氏一族的欺凌,先是太后,后是皇后、刘钧。故而,助父皇扳倒刘氏是孟茴现在最想做的事。

只是来燕国这么久了,她一直不知道从何处着手。

燕国很大,从边境到皇城走的是最快的官道也花了好久,如今皇宫也是富丽堂皇、极具奢靡,非赵国能比的。

孟茴现在身份很尴尬,既非上宾,也非皇子妃,说穿了也不过是个和亲却没有人肯娶的公主。

闲来无事,她喜欢在宫内转转,一则熟悉生活环境,二则也是在打探观察。

然而,每次出去,除却冬雪还有大批燕国的宫女跟着,也只许在祥云殿附近走动,根本不能去什么偏远的地方。

而皇帝呢,没有召见过她,也没有问她想嫁哪个皇子,好似就将她扔在祥云殿自生自灭似的。

幸而怀柔和卫陵偶尔过来,否则她真要闷坏了。

说起卫陵,原来他自幼并非在京城长大,而是和父亲一起戍守塞外,难怪行事作风随意,丝毫没有京中人的繁文缛节。

孟茴喜欢听他说塞外的事,卫陵说来京城可把他憋坏了,规矩太多,尤其去接亲的时候,紧张得要死,生怕出错在友国面前丢人。

孟茴乐不可支,卫陵就像个大男孩似的,心思简单,毫无城府。在他的世界里,天是蓝的,水是清的,花是香的……十五岁以前,孟茴的世界也是这样。

如果不是相逢在燕国,或者不是这样的身份,或许,他们会有一番不一样的际遇。

从卫陵那儿,孟茴知道了不少这燕国皇城的事,比如说太子是先皇后的儿子,先皇后生子难产而亡,皇上痛心不已,故而其子一落地就被立为皇储,取名霍天佑,是唯一一个不按“承”字取名的皇子。

天佑……祈求上天保佑,这个倾注了太多疼爱与关注的孩子,终究还是在十一岁那年不幸夭折,皇上伤心欲绝,不许百官提再立太子之事,在他心底,太子始终是他的第一个儿子——霍天佑。

至于荣王,是郭贵妃所生,不过皇后死后,她便晋升为新皇后,主掌后宫。自那以后,母子俩不似从前谦恭,得了权势就格外的嚣张专横。

不过,和赵国一样,皇后并不得宠,皇上最宠的人有两个:一个是深居简出的卫妃,另一位是新人云嫔,闺名云岫。

“卫妃?”孟茴吃着茶,随口问,“怎么跟你一个姓?”

“那是我姑姑。”

卫陵说着,没有一点炫耀的意思。孟茴却差点被呛到,她没想到卫陵来头这么大,还当真是惹不起啊!

正准备打趣他几句,却见冬雪匆匆进来,小声说,“公主,钟粹宫差人过来传话,说让你过去一趟。”

“钟粹宫,谁啊?”孟茴惊诧,但见卫陵神色凝重,越发好奇了,笑道,“不会是你姑姑吧!”

“不是,是云嫔。”

“云嫔?”孟茴满脸惊愕,“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她啊!”

《劫个夫君来洞房:抢婚王妃》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架空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架空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一碟晓菜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