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以嫡为贵》以嫡为贵百度云 妖孽受 以嫡为贵YAOI
《以嫡为贵》以嫡为贵百度云 妖孽受 以嫡为贵YAOI

以嫡为贵 木嬴 著

明澜,赵大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4-01 14:06:47
辣文《以嫡为贵》是木嬴墨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网文,设定中的主要角色是明澜,赵大,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妙趣横生,实力推荐。书中主要讲述:建兴二十五年,冬。大旱。连续三个月,滴雨未下。缠绵病榻,无力处理朝政的明孝帝连下了三道罪己诏,最后一道诏书刚下,不到半个时辰,明孝帝就驾崩了。死前留有遗诏,传位于寄养在赵太傅府的皇长子萧翌。国不可一日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建兴二十五年,冬。

大旱。

连续三个月,滴雨未下。

缠绵病榻,无力处理朝政的明孝帝连下了三道罪己诏,最后一道诏书刚下,不到半个时辰,明孝帝就驾崩了。

死前留有遗诏,传位于寄养在赵太傅府的皇长子萧翌。

国不可一日无君,第二天,新皇继位。

说来也巧,新皇登基不到一个时辰,天上就飘起了大朵的雪花,虽然不是期盼的瓢泼大雨,但这一场鹅毛大雪,倒也缓解了旱情。

久旱逢甘霖,又适逢新皇登基,举国欢庆,宫内一片欢呼雀跃,倒是把还躺在棺材里,尸骨未寒的孝明帝丢在了一边。

但被晾在一旁的又岂止明孝帝一人。

清漪院内,顾明澜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簌簌落雪。

这场雪来势汹汹,才不到一个时辰,屋檐、树梢、地面已经是白皑皑一片寒霜了。

带雪寒风吹在脸上,刀割似的疼。

她在窗前已经站了半天了,双眸红肿,全然不见往日的神采,浑身弥漫着凄惨,悲凉。

一颗心就仿佛被窗外飞雪裹了厚厚一层,随着呼吸跳动,那股寒气蔓延全身,冷的她想蜷缩成一团。

眼泪模糊了双眼。

她抬手抹去。

眼泪她擦的掉,可是寒掉的心,却再也捂不暖了。

她和赵翌同床共枕七年,齐眉举案,相待如宾,到昨天,才知道他是龙种,是天潢贵胄,凤子龙孙,他姓萧。

她和他无话不谈,从不隐瞒他,他也一样。

可这么大的事,如果不是圣旨昭告天下,她还被蒙在鼓里。

如果所有人都不知道,也就罢了,可寄居在府里的堂妹都知道了,唯独不告诉她。

她想听听他的解释。

可是他在宫里料理先帝后事,又忙于登基事务,已经两天没有回府了。

她心里闷的慌,让丫鬟海棠陪着去花园里走走,本想舒缓心情,可没想到,她会无意间听到堂妹和小姑子赵嫣的谈话。

堂妹恭喜赵嫣,即将被册封为后。

赵嫣并不高兴,拿一盆牡丹花出气,“你现在恭喜我,为时尚早,你堂姐还没死呢,表哥初登帝位,她又贤名在外,至少还允许她多活半年,我才能进宫,倒是你,明儿表哥登基,就会册封轩儿为太子,你是轩儿亲娘,我该恭喜你才是。”

堂妹笑握着她的手,姐妹情深道,“轩儿虽是我生的,但从未喊过我一声娘,将来你做皇后,他记名在你膝下,就是你生的。”

赵嫣勉强挤出一抹笑来,叹道,“你放心,我早年伤了身子,不能生养了,你是知道的,你我关系又是最好的,就算表哥将来纳多少妃子,生下多少皇子,也动摇不了轩儿的太子之位,我这辈子,也就只能享受荣华富贵了。”

她的声音里透着一抹惆怅和伤感。

做女人,如果不能生儿育女,哪怕贵为皇后,也是一大憾事。

她站在假山旁,却因她们这一段话,险些站不住身子。

轩儿是她怀胎九月,早产生的儿子啊!

他出生便孱弱,太医都说难活下来,她衣不解带尽心竭力的照顾,几次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养到如今,白白胖胖活波可爱。

为什么赵嫣会说是堂妹亲生?

她想出去质问,可是脚却像是被粘在地上似的,动弹不得。

那边,赵家二少奶奶,她的表妹沐婧华走了过来。

她笑容满面,如沐春风,“老远就听你们两道贺来道贺去的,也不怕被人偷听了去。”

赵嫣不以为然,笑道,“也就是看着你过来,丫鬟才没拦着,你也别酸我们,她那么丰厚的陪嫁,我们可都不要,全是你的。”

沐婧华把玩着绣帕,吃酸道,“她的那些陪嫁,一大半是我沐家给的,她死了,我继承也应当,倒是你们,一个太子之位,一个皇后之位,可都是实打实的好处呢。”

赵嫣揽着她的胳膊,笑道,“我的好二嫂,表哥是在咱们赵家长大的,爹娘待他如亲生,他重情重义,登基做了皇帝,还能少的了咱们赵家的好处?就算顾及天下悠悠之口,不能封王,一个国公怎么也跑不掉的,你未来的国公夫人,还嫌不够呢?”

三个人笑成一团,比牡丹花还要娇艳。

一高兴,再加上四下无人,沐婧华说的越来越多,在背后笑话她太蠢。

无权无势,但凡是疼她的都死绝了,养的儿子还不是自己的,还妄想做皇后,真的是异想天开。

得知先皇传位给赵翌,清漪院上下高兴一团,忙着收拾东西,等着进宫了。

东西收拾了正好,她还是喜欢住原来的院子,省的到时候还派人过来收捡,直接抬到她住的院子里就成了,东西到了她手里,晾她也不好意思开口要回去。

要了,她也不给。

三人有说有笑的走远,明澜颓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曾外祖母疼她,临死之前,叮嘱舅舅保护她,她要什么,舅舅都给。

沐婧华是舅舅继室生的女儿,嫉妒舅舅疼她,素来和她不对盘。

两人偏偏从表姐妹成了妯娌,赵大太太要她们妯娌相亲,她们明面上亲厚,私底下互不理睬。

堂妹顾音澜是她带进府的,她及笄之龄,定了一门亲事,可是出嫁之前,未婚夫坠马身亡,她伤心欲绝,去静心庵为未婚夫祈福,一住两年,不愿再嫁。

后来,静心庵失火,她堪堪逃过一劫。

那时候轩儿病重,道士算命,说要是有人给日夜给他祈福,或能保住一命。

赵大太太知道堂妹顾音澜做了道姑,又刚好静心庵失火了无处可去,就让她请回府里,安排了住处,一住就是四年。

明面上,顾音澜向着她,没少帮着她训斥沐婧华,两人见面就掐,谁看谁都不顺眼,却从来没想过,她们私底下竟关系这么好。

她们有说有笑,把属于她的一切都刮分了个干净!

明澜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她跌跌撞撞从假山后面出来,却不小心被赵嫣的贴身丫鬟瞧见了。

丫鬟见到她,就像是见到了鬼似的,转身就跑去告诉了赵嫣,她们方才说的话,她都听见了。

她一脸狼狈的回了清漪院,她们没有追来,但是清漪院的丫鬟仆妇却只出不进了。

这才过了一夜,清漪院就只剩下她和海棠了。

海棠不在屋内,她出不去,见明澜没吃饭,就去小厨房做了碗面端来。

她是大丫鬟,几时会做面啊,一个人在厨房里手忙脚乱的,为的只是不想做个饿死鬼。

她或许还有一条生路,能苟延残喘半年,她一个丫鬟,偷听到那么大的秘密,还能有活路?

海棠捧了面进来,灰头土脸的,要是以往,明澜一准笑她花脸猫,现在却是怎么也笑不出来了。

海棠把碗放下,看着她道,“少奶奶,你好歹吃一点吧,这或许是奴婢最后一次伺候您了。”

明澜眼眶通红,鼻子酸涩,她实在吃不下,但海棠的话,她心疼。

她走到桌子旁,吃了半碗这辈子最难吃,比小拇指还要粗的面。

海棠一番心意,她本想全部吃完的。

只是吃到一半,赵大太太就带人进来了。

几个粗壮婆子一把将她摁住了,动弹不得。

赵大太太冷看着她道,“本还想多留你半年,让翌儿稳住朝局,可惜你听到了不该听的,留你不得了!”

“送她上路!”

婆子拿出白绫,要将她活活勒死。

明澜惨笑一声,她没有挣扎,这些年,为了照顾轩儿,她殚精竭虑,身子骨并不好,在赵家,她逃不掉。

就算能逃,她又能逃到哪里去?

疼她的人都死绝了。

明澜仰着头,让眼泪倒流回去,她没什么好伤心的。

过不了一会儿,她就能再见到他们了。

她只是不甘心,她想亲口问赵翌一句为什么,她望着赵大太太,“你杀我,赵翌……他知道吗?”

这句话,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赵大太太摸着用凤仙花新染的指甲,笑道,“你到底是翌儿明媒正娶的嫡妻,不经过他同意,我岂敢冒然要了你的命?知道你喜欢如意锦,这条白绫,是他特地为你选的。”

“动手!”

赵大太太话音一落,转身就走,走了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望着明澜道,“当年,你生的是个女儿,右大腿上有块桃花胎记,不到两岁就夭折了,到了地底下,好好照顾她吧。”

说完,笑了一声,头也不回的走了。

两婆子就拿了白绫过来。

凶狠的面孔,没有丝毫的怜悯。

明澜站着没动,如果不是婆子扶着她,她早瘫软在地了。

“少奶奶……!”

海棠扑过来帮她,却被婆子一脚踢开,倒在地上,口吐鲜血,动弹不得。

明澜看向海棠,眸光落到她身旁的高脚莲花灯上。

窗外的风吹进来,灯烛摇曳。

明澜像是突然着了魔似的,使出吃奶的力气,从婆子手里挣脱开,朝莲花灯扑了过去。

舅舅和父亲给她的陪嫁,她宁肯毁了,也不愿意便宜了她们!

灯烛掉在了天蓝色绣着木槿花的锦帐上,瞬间烧成一片。

几个婆子吓住了,见火势迅速蔓延开,连忙丢了白绫,往外跑。

如意锦织成了白绫,被风掀起,和窗外飞雪像极了,一如那年初见,满树梨花堆雪,年少跳脱的她,裹了个雪团子丢出去,好巧不巧的砸了他一脸。

温润俊美的他,从脸上扒拉下雪,狼狈极了。

她站在梨花树下,满脸窘红,恨不得钻了地洞。

他未有责怪之意,反而笑道,“是我扰了姑娘玩雪的雅兴了。”

那年初遇,他的温润如玉,他的清隽幽笑,入了她的眼,钻进了她的心,便再也拔不出来了。

往事如潮涌入脑海,使人窒息。

明澜仰头大笑。

他武功高强,身手敏捷,当真就躲不开一个小小的雪团吗?

是她。

太傻太天真。

PS:开新书了,需要亲们的支持,收藏和推荐票砸过来吧,谢啦~~

木嬴的《以嫡为贵》本质上还是一本小白书,各种狗血桥段随处可见。但同时,它可能是小白书中综合素质最高的一本。所以如果有一位从没接触过古代言情小说的人希望你给他推荐一部小说,这本《书名》,我觉得是不二之选。就算是老白看完这本, 说不定也能解解中原五白的剧毒。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