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娘受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忠犬攻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亿万婚宠:老婆,你好甜 娘受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忠犬攻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 括剑灵 著

滕婉,肖云森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4-01 11:12:58
优质创作《情深缘浅:亿万宠妻》是括剑灵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故事,主人公滕婉,肖云森,精彩内容试看:幸好现在是冬天,滕婉衣服穿得多,而她又拼命抵抗来着,这就给张国伟增加了难度,可就算这样,滕婉也快抵挡不住了,就在她要绝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锁,突然转了一圈,门被打开了,有人夹着一股冷风闯入。“张国伟!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幸好现在是冬天,滕婉衣服穿得多,而她又拼命抵抗来着,这就给张国伟增加了难度,可就算这样,滕婉也快抵挡不住了,就在她要绝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锁,突然转了一圈,门被打开了,有人夹着一股冷风闯入。

“张国伟!你在干什么?!”

这样尖利的女声,张国伟吓一跳,立刻衣裳不整地从滕婉的身上爬起来,迎着来人,他喊了一声。“艳艳。”

不是不丧气的,他就要制服这只小野猫了,哪知道,在这种节骨眼上,他的老婆大人竟然杀到了作案现场。

“你!”那个被张国伟称为艳艳的中年女性,冷着脸。“你看看你的样子,你还有脸喊我?!”

张国伟立刻说。“老婆,对不起,我没抵抗住诱惑,这个女人,要被医院开除了,所以她来找我,拉着我,你知道,我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

已经坐起来的滕婉听张国伟这样说,肺都要气炸了,她大声打断张国伟的话。“你别听他胡说,明明是他想要强……非礼我,他就是一流氓!”

张国伟的老婆田明艳,冷冷地看着滕婉。“你住口,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一口气没上来,滕婉差点堵死,但很快她冷笑。“你以为我想在你们面前说吗?我就是跟狗说,也不愿意跟你们这种人渣说话!我呸!”

张国伟突然窜到了滕婉的面前,对着她的脸,狠狠的又是一巴掌。“贱女人,勾引我不说,还敢骂我老婆!”

这一巴掌太重了!滕婉被打得站立不稳,但她很快就站定了,狠狠地瞪着张国伟。“我明白了,人不要脸,才能无敌于天下!”

从医院出来,滕婉边走边哭,哭到后来,眼泪都哭没了,随便上的那辆公交车,已经坐到了终点站,滕婉浑浑噩噩地下车,又上了另一辆公交,车子开出去没几站,她接到了男朋友肖云森的电话。

肖云森说。“婉,你打三千块到我卡里好不好?”

滕婉吸吸鼻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我前两天不是才给你这个月的生活费吗?怎么又要钱?”护校毕业的她,有一个正在本城读博的男朋友,就是肖云森。

“急用呢!”

“星期六给你。”肖云森读博的地方,和滕婉工作的云城一医院,相距比较远,虽然在同一座城市,但在人口上千万的云城,这两地的距离,坐地铁都得一个小时,所以,他们平时并不见面,只有到了星期六、星期天的时候,才会聚在一起。

“我今天下午就要跟导师去上海调研?最迟中午,中午你打给我。”

沉默了一会儿,滕婉说。“我等会儿就给你寄钱去。”

不瞎坐公交了,滕婉从椅子上站起来,下车,就近找到一处柜员机,依着男朋友肖云森说的金额,往他的卡里打了三千块,望着自己卡里所剩无几的积蓄,滕婉叹气,唉,读博可真花钱啊。

身后传来催促。“小姑娘,你好了没有?”

滕婉清醒过来,原来她还堵在柜员机前面发呆呢,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催她的男人,走了。

没地方去,滕婉不想现在就回家,现在回家,妈妈会奇怪,她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她出事故的事情,还瞒着家里没说呢。

握了握快冻僵的手,去哪里呢?

一抬头,发现就在不远处,有一对情侣从一辆街边的黑色私家车中出来,这对手挽着手,亲亲密密的情侣,那个男人,那个男人!!

滕婉目瞪口呆,瞪着那个男人,瞪着那对情侣,看着他们走进了近在咫尺的绮云酒店!

眼前,一阵发黑!刚才被开除,被上司吃豆腐,她已经够伤心的了,但都没有这一刻伤心!

因为那个男人,不是别个,正是她的男友肖云森!是看错了吗?不会看错的,天底下,就没长这么像的人!!

忍不住,滕婉尾随着进了酒店,将脖子上的围巾取下来,包住了头,服务生眼神奇怪地看着她,捏着嗓子,她说。“我是***。”

服务生不看她了。

肖云森和那个女人进了酒店的餐厅,滕婉低着头,也进了餐厅,找了一张离他们不远不近,背靠着肖云森的位置坐下。

肖云森说。“亲爱的,这次你去不去上海?”

他喊那个女人亲爱的?!滕婉气得都不会动了,全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在爆炸,都在幻灭!她从来就没想过,大她五岁的肖云森,居然会背着她,和别的女人这样!

“可以坐吗?”有男人,站在滕婉的桌子对面问她。

滕婉胡乱地点头,她没功夫搭理其他人。

只听肖云森又说。“看,这是我为你买的,喜欢吗?”

女人惊喜地哇了一声,“好漂亮!”接着撒娇。“你帮我戴上!”

他为那个女人买的什么?项链吗?滕婉硬生生管住了自己要回头看的冲动,肖云森,肖云森,从她那儿要钱,原来,只是为了给另外一个女人买礼物!太过分了!

坐在滕婉对面的那个男人,看着滕婉气得发白的脸,突然轻轻地说。“他给她买了一顶帽子,红色的帽子。”

滕婉这才抬头打量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有点面熟,这个男人,不就是那个,刚才在自动柜员机边,问她好了没有的那个男人吗?!

“想问我是怎么知道的?”男人邪魅地笑了笑。

“噢,我当然知道,你在外面盯着他们看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有侍应生拿着菜谱走过来,递给滕婉。

滕婉摇头,她不是来吃饭的!

男人也不看菜谱,他说。“来两杯咖啡。”

侍应生走了,咖啡很快就到了,男人说。“不管怎么说,你得吃点东西打发时间,因为他们正在用餐。”

“我知道!”滕婉没好气,她能不知道吗?她正专心听他们对话呢!

“喝点咖啡吧,提神。”男人边喝边低声建议滕婉。

“不喝!”真是,哪里来的八婆男人,烦死了!害她漏听他们说话了!滕婉集中精力,咦,他们怎么不说话了?

对面的男人说。“他们走了,去了服务台,估计是要开房,要跟过去吗?”

开房?!脑袋嗡的一下,滕婉站都站不起来。

男人将钱压在托盘下面,走到滕婉的身边,伸手将她拉起来。

滕婉刚要反抗,就听男人说。“你这样包着头,又跟我在一起,他就不会注意你了。”

也是!滕婉停止了动作,现在她不怪男人八婆了,只是很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帮她呢?算了,不想这些,还是跟踪肖云森要紧!

来到大堂,眼见着肖云森他们已经从服务台离开,去等电梯了。

滕婉也要去等电梯,但男人拽住了她。“你就这么过去?现在抓奸?没有证据哦!而且跟太近容易被他发现,不想被发现的话,你就会不知道他在哪层下。”

确实,等电梯的,还有其他人呢!

要不,不跟了吧?她看到这些就够了,就够了!!

望着徐徐关闭的电梯门,滕婉身边的男人说。“你最好能将他们堵在床上……”

床上?!不,她不相信!她不愿意相信!他们会上床,她要证明!这个陌生男人的判断,是错的,是错的!!滕婉终于说话了。“我该怎么办?”

男人笑了笑,“跟我来,”拉着滕婉来到前台,出示了一张证件。“警察办案,请配合。”

前台立刻恭敬了。“请问您要查什么?”

男人说。“刚才那一对男女,登记的是几号房?就是戴红帽子的那一对。”

电梯里,只有他们俩,滕婉问,“你真是警察?”看起来非常不像。

男人说。“以前是。”

滕婉不明白。“以前是?”

男人解释。“以前是的意思,就是现在不是了。”

“为什么你还有证件?”

“以前的工作证。”

出了电梯,他们来到前台说的1108号房门口,男人的耳朵贴在房门上,听了一会儿。“现在还早,等会儿我们再进去,你就可以抓奸了,”说到这里,他问滕婉。“他是你老公?”

“……我没结婚!”

“我也觉得你不像结了婚的,你看起来很小,成年了吗?有十八吗?没十八就有男人,那可是早恋。”

滕婉忍无可忍。“你才没成年!”

男人低笑。“我二十九。”

二十九,和肖云森一般大!都是比她大五岁!肖云森!滕婉的耳朵贴在了门上,倾听,隐隐的,似乎听到里面有男欢女爱的声音,脸一下子涨得通红,她退开一步。

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很欠揍。“怎么,他们开始了?”

滕婉不答话。

“现在可以进去参观限制级的真人秀了,”

他们……他们!!

女人的脸,原本是陶醉的,现在,忽然看见两个两位衣冠楚楚的男女,她尖叫。“啊……”

可是,因为她原本就是在一波一波的尖叫,肖云森还以为是自己的功劳,女人舒服了,牢牢抓住女人的双腿,他兴奋地继续,嘴里还不停地说。“宝贝,宝贝觉得好吗?”

滕婉看不下去了!也挪不动脚步,如果不是男人搀着她,她会晕倒,闭着眼,使劲喊了一声。“肖云森!”

如此私密的空间里,突然挤进来这样突兀的声音,吓了肖云森一跳,他终于明白,女人剧烈地扭动身体,女人尖叫,并不是因为他的原因了!

他回头,看见了那个男人,还有靠在男人怀里的滕婉!慌忙扯过一床被子,盖在女人身上,他说。“婉,你怎么来了?”

他,还有脸问她怎么来了,滕婉的眼泪,涌出眼眶,指着女人,颤抖着身体,连带声音也是颤抖的。“她是谁?”

可是肖云森并没有回答,他边穿衣服,边打量一直扶着滕婉的男人,男人的长相,似乎比他更胜一筹,心中,有一种叫做妒忌的东西,在蔓延,他反问。“他是谁?”

他是谁?她也不知道,可是,她看到了肖云森眼里的那点妒意!他还会妒忌吗.?他还知道妒忌?他和别的女人这样了,他还有脸妒忌她?!脱口而出,她说。“我只是想顺便告诉你,他是我男朋友……”名字说不出来。

男人很机灵地接口。“欧阳烈。”

欧阳烈?很奇怪的名字,处在悲伤和愤怒中的滕婉感激地看了欧阳烈一眼,感谢他为她撑场面。

肖云森瞪着滕婉。“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是你男朋友,你刚才还……”寄钱的事情,到底没好意思说出来。

滕婉尖刻地说。“没什么不可能的,你都找了别的女人,我就不能有男朋友?!”

肖云森说不出话。

这个时候,床上的女人也躲在被子里穿好了衣服,下床了,瞟了滕婉一眼,挎着肖云森的胳膊,高高在上(因为她个子高),满脸蔑视地看着滕婉,她问肖云森。“森哥,这个老女人是谁?你的前女友吗?”

在她的印象中,只有不甘退位的前女友和生了孩子的黄脸婆才会如此胡闹,而肖云森,并没有结婚。

肖云森不愿意让这两个女人争吵,他喊了一声,“雯雯!”原来,和他一起的女人名叫黄庆雯,是他导师黄教授的独生女儿。

滕婉那个气啊!她不过二十四,就被这个女人称作是老女人,这个女人很小吗?看起来也不过是比她小一岁两岁而已!

“在我看来,你比我女朋友还要老一些。”欧阳烈又开始帮衬滕婉了,他亲昵地揽着滕婉的肩膀。“走吧,现在你可以安心了,反正他已经有了女朋友,你和我在一起,也不算背叛了。”

思维混乱的滕婉,在这一刻,变得异常清醒,她点头。“是啊,我一直内疚来着,所以,他每次问我要钱的时候,我都尽量给。”

肖云森的脸色突然惨白,瞪着滕婉的眼睛,几乎要冒出火来,滕婉,她这两年,一直都在骗他吗?一直都在脚踩两条船?!他不相信,可是,事实就在眼前摆着呢!

真是,他还真以为,她跟他一样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滕婉和他对视。

黄庆雯气了。“你少胡说,森哥怎么可能问你要钱?!”

“我胡说吗?你问问他自己,这两年,他问我要了多少钱?!”

“森哥?”

想质问滕婉,但欧阳烈和黄庆雯都在,肖云森只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说。“雯雯,我们走。”

也不理黄庆雯是不是愿意,强拉着黄庆雯走了。

望着他们的背影,听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一直拉着滕婉的欧阳烈放开了她。“我们也走吧?”

滕婉看着这个今天才认识的男人,轻声道谢。“谢谢你。”

以现代言情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情深缘浅:亿万宠妻》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括剑灵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括剑灵的设定中,男主角(滕婉,肖云森)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滕婉,肖云森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括剑灵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