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瑾成毓秀》瑾成毓秀什么意思 by璧月堂 瑾成毓秀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瑾成毓秀》瑾成毓秀什么意思 by璧月堂 瑾成毓秀古代言情类型小说

瑾成毓秀 璧月堂 著

夏侯,老夫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30 20:01:41
璧月堂独家创作《瑾成毓秀》由璧月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作品,主人翁夏侯,老夫,主线余音绕梁,非常值得加入书单。精彩片段预览:身后小厮道:“二公子,咱们没带那些物件来。”夏侯巡嗤笑一声,“没带?不会去买?我看那边,”他伸手一指路边的一个摊子。“那个棚子就挺好的,拿十两银子给他,马上给少爷弄来。”小厮“哎”了一声,马上过去掏钱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身后小厮道:“二公子,咱们没带那些物件来。”

夏侯巡嗤笑一声,“没带?不会去买?我看那边,”他伸手一指路边的一个摊子。

“那个棚子就挺好的,拿十两银子给他,马上给少爷弄来。”

小厮“哎”了一声,马上过去掏钱提货。

那支着小棚子的老板原本在卖扇子,一见这情形直接傻眼了,接钱的手都哆嗦不已。

好半天,这老头儿才回过神,赶忙道:“小哥儿,老朽这摊子上还挂了这些扇子和伞,等老朽把它们摘下来,再、再给公子拿过去罢……”

一激动,老头儿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这可是夏侯家!夏侯家要买他的摊子!

小厮皱眉,道:“老丈,那我来帮你。”

“小算,摘什么摘啊,再给二十两,把那些都买了。天儿这么热,让老丈早点回去休息吧。”夏侯二公子懒懒的声音又传来。

小算马上又麻利地掏钱。

没办法,他可是跟着夏侯家干活,这家也没什么别的优势,就是给的工钱够多。

这么点钱,他就先垫着好了,回头再去找二公子讨吧。

忽然天降三十两,那老头儿哪里还计较什么强买强卖的,银子一收好,脚下像踩着棉花似的,飘飘忽忽地就走远了。

很快,武定侯府外面就搭好了一个结实的凉棚,把桓靖佺主仆几乎看呆。

夏侯巡惬意地躺在刚刚又花了十两银子“买”回来的太师椅上,小算则从刚刚“买”回来的扇子里仔细挑了把大的,殷勤地给他扇了起来。

另一个小厮则不知从哪捧了块西瓜过来,笑道:“二公子,吃点西瓜解暑吧。”

夏侯巡懒懒地一抬眼睛,日头已经高了,还真有些晒人,只怕围观的百姓也都要就此散去了。

若是他们散去,这“势”便弱了,斓儿在侯府里怕是也凶多吉少吧!

可怎么对面的桓靖佺就一直不动?

再看看他脸色,阵红阵白,不知是晒的还是气的,若是能中些暑气,那倒是他们的造化。

夏侯巡冲桓靖佺微微一笑,马上在小厮头上敲了一记,“小盘,你是蠢货吗?还不快多买些西瓜来,没看见这附近还站着这么多乡亲呢?”

接着又向旁边的小算道:“看看那老丈摊位上还剩多少扇子和伞,给各位乡亲们送去分了,少爷我用不了那么多。”

“得叻!”两个小厮声音洪亮。

夏侯巡打了个哈欠,竟然就这么躺在太师椅上睡了过去。

桓靖佺主仆这回是真的目瞪口呆。

“王爷,这……”旁边的侍卫已经口齿不清了。

都说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回兵商相接,直接闷棍似的把他们这些兵都给敲晕了。

桓靖佺暗暗捏了把拳头,转身拂袖进了府内,只剩声音狠狠落下:“看着他们,别叫他们跑了。”

齐王府的侍卫们和武定侯府的家丁们瞧着外面坐成一圈边吃西瓜边扇风的围观百姓们,都默默吞了吞口水。

看这架势,这些人只怕是想赶都赶不走。

不过,那西瓜看着还真甜啊……

尉迟默大踏步地冲进府中,轻车熟路拐进后院,忽然一个黑影冲出来,“砰”的一下把他撞了个正着。

一时间,尉迟默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喉头一甜,“哇”的吐了什么东西出来,整个人再也支持不住的软倒下去。

“世孙!”后面的小厮吓得呆住,可等看清冲出来的人,更加吓得魂飞魄散。

这披头散发的,不正是老侯爷吗?

两人一撞,尉迟默吐血倒地,原本窜出来的武定侯也只得停下来。

乱糟糟如稻草般的长发把脸遮住了大半,只能看到一双惊慌的眸子,不住地往四面察看,仿佛知道自己闯了祸,随时准备逃跑。

跟着跑进来的西陵毓,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触到外祖父那惊慌的目光时,西陵毓几乎失声哭了出来。

很早之前,她就听说外祖父突患恶疾而致神志不清。

而她竟然现在到了现在、换了一具身体……才记得来探望外祖父!

两个小厮去照顾地上的尉迟默,其余的则小心翼翼地把老侯爷围了起来,老人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目露凶光不住打量,好像一只困兽。

“抓——抓住他……”

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由远及近,小厮们不敢怠慢,有人已经取了麻绳来,战战兢兢地上前。

不!

西陵毓心里有个声音大声呐喊,不要这样对他,求求你们不要!

可是眼下,她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令老人平静下来……

不知是谁喊了声“起”,众人一拥而上,好容易才将老侯爷制服,七手八脚地把还在嚎叫的老人捆住。

西陵毓痛苦地别过头,眼前一片模糊,泪水止不住地跌落。

武定侯夫人常氏终于气喘吁吁地带着一众丫鬟赶到,神情麻木地看了一眼被捆得像粽子似的丈夫,转头看到倒在地上的孙子,脸色瞬间苍白,“言深!这是怎么回事?”

马上有小厮禀报:“回老夫人的话,方才……老侯爷冲过来和世孙迎面一撞,世孙就吐血……倒下去了……”

常老夫人脚下晃了晃,身子发软险些栽倒,幸亏旁边丫鬟及时扶住,“老夫人您没事吧?……老夫人,您可不能也倒下呀!……”

常老夫人重新站稳,缓缓吐出一口浊气,正要开口,忽然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满脸泪痕的小姑娘。

“这——是谁?”常老夫人刚问完这话,就发现小姑娘身上竟然穿着一身孝服,顿时感觉到晦气迎面扑来,立马语气也变了,“还不快把闲杂人等赶出去!”

两个婆子冲出来,作势要架起西陵毓往外拖,西陵毓回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她轻巧几步脱出两个婆子的包围,到了常老夫人跟前,恳切地道:“老夫人且慢,小女有办法帮助侯爷。”

不提“侯爷”还罢,听到那两个字,常老夫人的脸色越发黑似锅底,厉声道:“你们都是废物吗?还不快把这野丫头扔出府去!”

见两个婆子都还对付不了这个小丫头,旁边的几个小厮也忙都怒气冲冲地围拢了过来。

说实话,璧月堂这本带点古代言情性质的小说,在他所写的众多小说中不算多优秀,我之所以看下去也是想看看主角(夏侯,老夫)和大洋马女朋友的故事如何进展。可惜,还是太监掉了,璧月堂同学也至今没有一本小说是完本的,无怪乎璧月堂的贴吧如此简练的介绍他:“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