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神剑化魔传》炫神剑魔天赋 鬼畜 神剑化魔传小说完结版
《神剑化魔传》炫神剑魔天赋 鬼畜 神剑化魔传小说完结版

神剑化魔传 HS化山 著

马如飞,武进 阅文集团 已完结

更新时间:2020-03-28 08:17:54
《神剑化魔传》由网络作家HS化山所著,终于迎来了流光溢彩的大结局,马如飞,武进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剧情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主线都将在这章柳暗花明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祁连派掌门人马如飞带领十几名门下弟子,快马加鞭,一路东去。一名弟子告知掌门人,如果继续快马赶路,不出半日,在天黑时就能赶到肃州。马如飞随即下令,让大家启程赶路,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肃州。虽然马如飞不知晓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祁连派掌门人马如飞带领十几名门下弟子,快马加鞭,一路东去。一名弟子告知掌门人,如果继续快马赶路,不出半日,在天黑时就能赶到肃州。马如飞随即下令,让大家启程赶路,务必在天黑之前赶到肃州。

虽然马如飞不知晓贺兰派的李寒秋为何相邀前往肃州,但他隐约觉得有要事发生。临行之前,马如飞让其师弟齐旋坐镇全权打理门派事务。当时,齐旋向掌门师兄禀明,近来不知为何,师娘的病情突然变得严重起来,不仅是身子上的病魔缠身,心理上似乎也在饱受无尽痛楚的折磨。这样下去的话,师娘恐怕轻则会心智错乱继而疯癫,重则直接危及性命。马如飞交代齐旋务必照顾好师娘,一旦出现任何紧急异常,定要及时书信告知。

夜幕降临,寒风呼啸。肃州西城门,崆峒派掌门人沈烈和青海派掌门人高凌风带领数名弟子,在城外迎候祁连派众人的到来。马如飞与二位掌门拱手寒暄几句,随即众人一起进了城。马如飞着实未曾料到,原来崆峒派的沈掌门和青海派的高掌门也一同赶来肃州。

众人来到同门客栈,祁连派众位弟子被安排妥当。马如飞随同沈烈和高凌风来到二楼一间客房。当马如飞进到屋内,李寒秋上前拱手相迎。这时,马如飞抬头竟然看到了丐帮帮主濮阳武进也在屋内,他的脸色立即大变。濮阳武进竟然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上前拱手向马如飞寒暄几句江湖客套话。

马如飞突然出掌打在濮阳武进身上,濮阳武进根本毫无防备,直接被震开后退差点摔倒在地,顿时嘴角溢血。众人见状,高凌风和沈烈立即出手阻止,挡在马如飞前面。李寒秋走到濮阳武进身旁,查看伤势,还好并无大碍。

马如飞脸色大怒,厉声道:“濮阳武进,你这卑鄙无耻的小人,竟然带领丐帮弟子暗中假扮魔教妖人,谋害我师妹钟离飞雪。此事马某定然不会放过你。”

濮阳武进拱手说道:“马掌门,此事绝非我丐帮所为,且我丐帮也是受害者;江湖传闻,魔教残余势力暗中兴风作浪,不仅谋害了贵派的钟离飞雪,还用阴谋诡计暗中将名震江湖的苏大侠谋害。而我丐帮就是背此黑锅的受害者。还望马掌门明察此事的来龙去脉,若查明事情确实是我濮阳武进带领丐帮所为,我濮阳武进任凭马掌门处置,绝不还手。若是马掌门非要咬定此事是我濮阳武进带领丐帮弟子所为,那马掌门现在就可以一掌将我濮阳武进毙命在此!”

沈烈和高凌风也开始劝阻马如飞冷静下来,江湖传闻不可全信,毕竟事情未查清之前,绝对不能乱杀无辜。

马如飞正在气头,厉声道:“好你个濮阳武进,你到装成是受害者了,马某真没想到你濮阳武进如此狡猾,竟然提前将李盟主,沈掌门和高掌门一同邀来,就算如此,此事马某也跟你没完!”

李寒秋厉声道:“马掌门,有话好好说,难道此刻你真的要将濮阳帮主毙于掌下?马掌门,能否给李某一个薄面,大家坐下来,慢慢相谈。”

马如飞这才冷静下来,坐在沈烈和高进弦中间的位置。马如飞愤怒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坐在正对面的濮阳武进,他实在没想到这濮阳武进竟然如此奸诈,城府之深,让他着实所料未及。

李寒秋举杯示意大家同饮一杯。当大家都饮下杯中美酒,只有马如飞手中的酒杯还在嘴边停留,然后马如飞仰头一饮而尽,重重的放下酒杯。马如飞依然在盯着濮阳武进,那眼神如同一把利剑;而濮阳武进则不敢直视马如飞,继续装作一个受害者的身份。高凌风伸手拍着马如飞的肩头,让其定要冷静下来,千万不可鲁莽行事,以免伤了大家的和气。

李寒秋看着马如飞,说道:“江湖传闻不可全信,但也不能任其相传下去。既然传闻在江湖中流传开来,那我们正派联盟就派人彻底调查清查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样事情才能水落石出。”

高凌风附和说道:“李盟主所言极是。江湖传闻毕竟是江湖传闻,需要调查清楚才行;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沈烈拱手说道:“不过,沈某认为,江湖传闻亦真亦假,有时候有些江湖传闻,眼见也不一定为实;若是被居心叵测之人在暗中操纵利用,那就会让不明真相之人铸成大错。”

马如飞算是彻底听出来了,他祁连派是最后一个赶到肃州的,看来濮阳武进这无耻小人,早已将所谓的那些江湖传闻,不知与三位掌门巧言辩解了多少次,现在的丐帮和濮阳武进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受害者,一个被魔教残余势力所诬陷,背了黑锅的受害者。看来,三位掌门正是来做说客的,濮阳武进这卑鄙小人早已做了十足的准备!

马如飞厉声说道:“濮阳武进,马某给你一次机会,你来说,我师妹钟离飞雪究竟是如何被谋害的?”

濮阳武进淡定地拱手说道:“马掌门应该也早有耳闻,毕竟江湖传闻早已闹得沸沸扬扬。贵派的钟离姑娘正是在兰州城外的皋兰山被魔教残余势力所暗中下毒手谋害,也有江湖中人在相传,那些蒙面黑衣人为了掩人耳目,竟然放出消息,说那些蒙面黑衣人是丐帮弟子假扮的魔教残余势力,目的正是为了想要嫁祸给我们丐帮,想让我们丐帮和贵派之间起冲突,大动干戈,两个帮派一旦出现刀光剑影的局面,定然两败俱伤,那最终受益的正是魔教残余势力。”

马如飞一掌拍在桌上,指着濮阳武进,厉声道:“濮阳武进,你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歪曲事实。那些出现在兰州城外皋兰山的蒙面黑衣人,正是你们丐帮弟子假扮的,你害怕事情走漏风声,被我祁连派追查到线索,才会将此事放出风声,嫁祸给魔教残余势力,想要掩人耳目,转移事情的真相,而现在你却在这里装成无辜受害者。”

李寒秋轻抚胡须,说道:“马掌门,这些事情,你又是从何处听闻而来?”

濮阳武进拱手说道:“只要马掌门能够证实刚才所言,或者寻来能够证明此事的人,才能让大家心服口服,否则就是口说无凭或者只是江湖传闻推测罢了;若能证明此事,那我濮阳武进这条命根本不用马掌门动手,必会当场自刎在此!”

马如飞一时陷入被动,只有苏师伯一人能够证实此事,但苏师伯已经被贼人暗中谋害;这样一来,马如飞就根本无法证明刚才所言。马如飞心中大骂,濮阳武进这贼人实在可恶,该死!

沈烈说道:“马掌门,此事确实蹊跷。但沈某认为,此事多半是魔教残余势力所为,毕竟我们正派联盟合力围剿了魔教教主,重创了魔教势力,所以魔教残余势力想要报复我们正派联盟,而此事的目的就是为了在暗中搅和局面,让我们各派之间相互猜疑,相互争斗;这样一来,魔教妖人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高凌风也说道:“是啊!沈掌门所言极是。马掌门定要冷静下来,莫要中了魔教妖人的阴谋诡计!”

马如飞开口说道:“能够证明此事的人,就是我师伯苏定南。可惜,苏师伯已经被贼人暗中谋害。”

濮阳武进嘴角露出一丝惬意,拱手说道:“马掌门应该也知道,江湖早已传闻,贵派苏大侠正是被魔教残余势力中的紫袍鬼面长老在甘肃镇使用歹毒计谋所暗中谋害,而且那些魔教残余势力用了同样的手段,再次嫁祸敝帮,目的就是为了想要彻底让敝帮与贵派之间结下不可拆开的仇恨。苏大侠被魔教紫袍鬼面长老谋害那段时间,我带领帮内不少弟子正在甘肃城内追查探寻魔教残余势力隐藏的地点,虽然敝帮查到了七品客栈就是魔教残余势力在城中的一处秘密据点,但还未来得及继续摸查里面的虚实,贵派苏大侠竟然就被那可恶的紫袍鬼面长老所谋害。”

马如飞彻底陷入被动,一时无言相对。他盯着对面的马如飞,这贼人如此狡猾狡诈,看来今日想要对付他,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啦。但马如飞怎能轻易放过这厮,眼珠子一转,顿时豁然开朗。

马如飞厉声说道:“濮阳帮主,马某听闻你们丐帮暗中在为东厂办事,不知此事你作何解释?”

濮阳武进拱手说道:“马掌门,此事确实属实。敝帮确实曾为朝廷效力,但并非为东厂效力,而是为洛阳镇国将军府的朱王爷效力。关于此事,李盟主,沈掌门和高掌门,都曾有所耳闻。”

马如飞起身指着他,大怒道:“濮阳武进!你分明是暗中在为东厂阉贼效力,此事你休要狡辩!”

突然,内屋中传来一个女人的说话声:“濮阳帮主并未说谎,他的确是在为镇国将军府的朱王爷效力。”

马如飞心中大惊,究竟何人在暗处说话?

这时,一个身穿白黄浅色衣衫的女人从内屋走出来,只见那女人头戴金钗装扮,冷艳的眼神折射出一丝寒光。马如飞睁眼相看,这才认出来眼前之人,正是当年阴山派掌门人完颜西峰的女儿完颜丹素。她怎会在此出现?马如飞顿时疑惑不解。

完颜丹素盯着马如飞,说道:“丐帮为朝廷为镇国将军府效力,难道说,马掌门心中是有意见?”

濮阳武进起身拱手道:“朱夫人,还请听在下一言。马掌门绝非此意,马掌门只是误听了江湖传闻,才会认为敝帮在为东厂效力,还望朱夫人谅解。”

马如飞心中怒气不减,他这才有所明白,原来这阴山派的完颜丹素早已成了洛阳镇国将军府朱王爷的夫人,事情远远超乎他的意料。今日之事,看来只能暂时作罢。

马如飞厉声道:“原来是镇国将军府的朱夫人!丐帮为朝廷效力,马某怎会有意见?我祁连派远在西域边陲,虽然想为朝廷效力,但却高攀不起。看来今日马某是来错地方了。李盟主,各位掌门,马某告辞!”

马如飞拱手之后,就准备离开。沈烈和高凌风极力劝阻,让马如飞留下来。

李寒秋起身说道:“马掌门,请留步!请听李某一言,朱夫人虽然是镇国将军府的人,但同样也是代表阴山派。马掌门何必如此介怀?李某诚邀大家到此,除了要探寻处理贵派苏大侠和钟离姑娘被谋害之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来商讨。故而,李某希望马掌门,能够坐下一起商讨要事。”

马如飞这才坐下来。濮阳武进将身旁的座位拉开,请完颜丹素坐下来。

李寒秋举杯说道:“今日,大家共聚于此,李某诚心敬大家一杯!”

在座之人,举杯共饮。虽然氛围不大愉悦,但总算平稳下来。

李寒秋继而说道:“无论江湖传闻是真是假,但魔教残余势力暗中在江湖出没是不争的事实,且已扰乱到江湖武林秩序,关于魔教长老紫袍鬼面人就是龙剑山的江湖传闻,此事确实有待各位共同商议。不知大家有何见解?”

沈烈拱手说道:“李盟主,沈某认为此事多半不可信服,定然是魔教残余势力放出的虚假风声,目的就是为了想要打着龙剑山的旗号来震慑我们武林正派中人。毕竟,当时祁连派的马掌门已经亲自带人去往西域天山,调查清楚了此事,那龙剑山和魔教教主白芸裳早已化为干尸而死,龙剑山又怎会突然活着出现在江湖武林中?”

高进弦拱手说道:“李盟主,沈掌门所言极是。魔教残余势力记恨我们正派联盟,才会在暗中行事,扰乱江湖武林,若那紫袍鬼面人真的是龙剑山的话,为何不以正面目示人,这样岂不更加让正派中人胆怯?故而,高某始终认为魔教残余势力就是想要通过这样子虚乌有之事,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

濮阳武进拱手说道:“李盟主,沈掌门和高掌门所言,都有一定的道理。我濮阳武进认为,魔教残余势力明着不是我们正派联盟的对手,故而才会在暗中挑拨离间我们正派联盟之间的关系,以来达到瓦解正派联盟的目的;一旦我们落入魔教残余势力设好的圈套,那我们正派联盟定然不攻自破,继而魔教残余势力就会暗中逐一击破,那样的话,江湖武林将会再次陷入一场浩劫。至于紫袍鬼面人是龙剑山的江湖传闻,确实让人无法猜透;毕竟祁连派的苏大侠武功高强,但确实是在甘肃镇被魔教长老紫袍鬼面人所谋害。由此推断,那紫袍鬼面人定然是魔教中一位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但究竟紫袍鬼面人是不是龙剑山,却是有待查证。”

李寒秋看了看马如飞,又看了看完颜丹素,似乎二人都无想要表达内心看法。

李寒秋说道:“三位掌门所言都不无道理。马掌门,不知你对此事有何见解?”

马如飞拱手说道:“李盟主,关于魔教长老紫袍鬼面人是龙剑山的江湖传闻,马某认为,亦真亦假!”

李寒秋询问:“马掌门,不知此话怎讲?”

马如飞说道:“当时,马某带领门下弟子远赴西域天山探查,见到了天山派副掌门章招义,从而得知魔教教主和龙剑山都已化为干尸而死的消息,但却并未亲眼所见那两具干尸;若是那章招义当时所言是蒙骗马某的话,那龙剑山就极其有可能还活着,或许是受了重伤一直在天山派闭关,而章招义却不想让江湖中人知晓此事;毕竟龙剑山曾受到魔教教主的控制,作下不少危害江湖武林之事,章招义担心江湖武林中人会趁机来报复。故而此事现在想来,也是极其有可能的。”

众人听闻之后,简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李寒秋,沈烈和高凌风,三人脸上顿时显露担忧之色。完颜丹素和濮阳武进对马如飞刚才所言,也无不感到惊讶,难道那紫袍鬼面人真的就是龙剑山?

模仿《神剑化魔传》,但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特别是对国产电影的魔改我认为这本书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HS化山)第一本书经验不足,小说开头情节发展有一点想当然,但是整体确实是越写越好。可惜,作者(HS化山)没有太监,被平台强行太监了。。。。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