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大泼猴》大泼猴什么时候上映 小顶 大泼猴强受
《大泼猴》大泼猴什么时候上映 小顶 大泼猴强受

大泼猴 甲鱼不是龟 著

藏经阁,叶子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3-24 10:13:06
《大泼猴》由网络作家甲鱼不是龟所著,终于迎来了引人入胜的大结局,藏经阁,叶子这两位主人公会有怎样的悬念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剧情都将在这章精彩纷呈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猴子快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什么?”猴子睡眼朦胧地朝四处张望。深夜,这是一处荒郊野地,龟裂的地面,枯萎的树林,自己双脚正踏在软绵绵的枯叶堆上。“快跑!他追来了!”猛地回头,猴子看到一个消瘦的男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猴子快跑!”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什么?”猴子睡眼朦胧地朝四处张望。

深夜,这是一处荒郊野地,龟裂的地面,枯萎的树林,自己双脚正踏在软绵绵的枯叶堆上。

“快跑!他追来了!”

猛地回头,猴子看到一个消瘦的男子正在远处搭弓。

那是一张消瘦的脸,却没有眼睛。

无边的恐惧在猴子的心中蔓延。

他撒腿就跑,慌忙中利用树木躲避来袭的弓箭。

身后的男子三箭未中,收起长弓,转而抽出匕首快步跟了上来。

“快跑!猴子!快跑!”

一路狂奔,猴子的心都快蹦出来了。

风在他的身后流转,跌跌撞撞地穿越了整个树林,直到再也听不到后面的脚步声他才躲到一颗岩石后面。

石猴疲惫地笑:“呵……呵……哈哈哈哈……雀儿,逃掉了,我又捡了一条命。哈哈哈。雀儿——雀儿你在哪里?”惊慌失措地四周环顾,却没有看见那意料之中小小的身影。

忽然间,手心一湿。

低头看去,竟是身前被划了一道长长口子奄奄一息的雀儿!

温热的血从她的身上流出,染红了猴子的手心。

“雀儿……雀儿!你别死啊!我们要一起修仙的!别死啊!”

猴子拼命地用手捂住伤口,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喷涌的鲜血渗透石猴的指缝,滴到地上,凭空激起涟漪,整个大地都变成了红色。

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旁边的岩石化作一张狰狞的脸,森林在风中狂笑,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嘲弄。

一双双的手从泥地里、从岩石中、从树干上伸了出来,像是挣脱的恶灵,它们伸向被猴子护在掌心的雀儿!

“你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不要啊!”

猴子惊慌失措夺路而逃。

掌心处,雀儿断断续续地说着什么,可是他却连听的功夫都没有,他到处躲,却无处可躲。

一双从树根上伸出的手将他绊倒,慌乱中,雀儿滚出了几米外,留下长长的血迹。

头顶上原本空荡荡的枝桠顷刻间好像爆炸一般长出了无数的红色叶子,那是血一样的颜色。

猴子想站起来,可是他的身体被四处伸出的手紧紧捉住,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

那些叶子汇聚Cheng人脸,一张没有眼睛的脸,张大了嘴巴朝着雀儿呼啸而去!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猴子猛地睁开了眼睛,瞪得好像铜铃一般大。

屋外半睡半醒的虚度被吓得掏出“连牍”。

月光从窗外透入,黑漆漆的屋里安静得让人心慌,只剩下破旧的窗户在风中叽叽作响。

猴子惊恐地看着自己空无一物的手,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

“又做噩梦了……咳咳……”猴子用手掐了掐自己的喉咙,低头摸了摸自己腹部留下的伤疤,抬头朝屋外望去,天空中月明星稀。

许久,待到呼吸渐渐平复,他又躺在卧榻上静静地思索着什么。

“‘七十二变’是行者道,却让我修悟者道……三不收……行者道数年可成,悟者道却需要上百年……”他囔囔地念叨着,似乎梦呓一般,只有自己知道现在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

“雀儿……”掏出那根桔黄色的羽毛放在手心,月光下,历尽光阴洗礼的羽翅已经渐渐失去了往昔的光泽。

“我不想再等了。”

次日,他一如往昔地去给须菩提早请,只是不同于往常,半句多余的话也没说。

临走的时候须菩提特地起身望了他一眼,两人相顾无言。

对视许久,猴子忽然又是拜了下去,道:“师傅,弟子让您失望了。”

须菩提只是笑,笑道:“去吧。”

缓缓退出门外,猴子依然好似往常一样前往后山打坐。

风铃只觉得他似乎话少了,吃的又多了,其他倒也一概如常,兴许是修心有所进。

入了夜,猴子早早熄了灯躺在床上,却没有入睡,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屋外,“轮值”的虚进已经困得打哈欠。

待到下半夜,蹲在屋外青岩后的虚进已进入梦乡,猴子才从床上蹑手蹑脚地爬了起来,脱掉宽厚的道袍,悄悄从窗户爬了出去。

出了屋,他远远地眺望飞云阁,没有走廊道,而是朝着一旁的岩壁飞奔而去。

月将冰凉的白色撒下大地,撒在猴子暗金色的绒毛上,一如十年前的那个夜晚。

他咬着牙,用手拽着岩壁垂下的藤蔓,青筋在他的臂膀迸发。

一步步地攀爬,坚硬的石壁上留下他的抓痕。

攀上石壁,跃过悬崖,潜过园林,他飞快奔腾,绕过飞云阁,直奔目的地——藏经阁!

十年的远行,早已将野Xing深深地刻入他的心中,这是磨练,更是天Xing。

这些午夜潜行,反追踪的伎俩猴子更是早已无师自通。

逃过把守门徒的眼睛,猴子直接从石柱攀爬到了二楼。

正在内室闭目打坐修行的须菩提猛地睁开眼睛,转头朝藏经阁的方向望去。

许久,内室静默,唯有烛光风中摇曳。

长长一叹,须菩提却又缓缓闭上眼睛,若无其事继续修行。

借着窗外投入的月光,猴子可以清楚地看到层层叠叠的书架,上面陈列着一卷卷的竹简以及皮质卷轴、纸质书籍。

随手抓过一卷竹简,在月光下拉开,上面遍布密密麻麻的文字。

“鸟篆?!”

又抓过一卷卷轴,拉开。

“虫……虫书……”

握着竹简,他的手丝丝颤抖,这些文字他一个也看不懂!

“你不教!我便自己学!”冷漠的夜色中,猴子咬牙攥紧了手中的竹简低吼道。

阶梯隐约传来脚步声,慌忙中猴子随手拿起几卷塞到自己的衣服里,一跃出了二楼的窗户,小心翼翼地原路返回。

次日,猴子装做若无其事地随风铃给须菩提早请,却看见须菩提房门紧闭,一年轻道徒立于门外。

那道徒行礼道:“师尊交代,若孙师叔来了,便告知一声:‘往后若无他事,无需特地过来早请。一切以修行为重,俗礼可免。’”

此话一出,风铃懵懵懂懂,猴子却已经心如明镜。

《大泼猴》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仙侠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仙侠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甲鱼不是龟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