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道士处口袋》口袋征服水道士 直人 道士处口袋BL
《道士处口袋》口袋征服水道士 直人 道士处口袋BL

道士处口袋 华龙金男 著

光昭,殷勤 阅文集团 连载中

更新时间:2020-02-10 15:01:23
火爆作品《道士处口袋》是华龙金男原创的一本二次元风格的创作,主线人物光昭,殷勤,主要讲的是:“尔等对之情况深切何忍无动于衷,方才款款言及重要岂复铁石心肠!”全场惊动多少相顾骇然这一撞之威竟狂暴至斯...今番确与先前实不同并无绝长补短作戏弄的优势存在;我‘罪恶充盈’颇虚怯不敢晓得那俩猎人迄今‘
展开全部
推荐指数:
在线阅读
章节预览
书本点评

“尔等对之情况深切何忍无动于衷,方才款款言及重要岂复铁石心肠!”全场惊动多少相顾骇然这一撞之威竟狂暴至斯...今番确与先前实不同并无绝长补短作戏弄的优势存在;我‘罪恶充盈’颇虚怯不敢晓得那俩猎人迄今‘意思’究竟是真正伤于职责还是悲愤伤于颜面,只见神魂颠倒极尽五光十色显纠结...拿人好处终不似孝敬豁了性命,当机摇唇鼓舌挑是非立断。

“亏你也是修行却不晦气好意思说得出这等‘欲盖弥彰’之语!”那俩猎人相顾嘴角抽搐自然为之恬不知耻‘感动’得‘变本气加厉’。

“咳咳...那个是我要买人头,而他们对我只想绑架,对你才想杀手,所以方才询问到底是何情况都招惹得这等‘厚遇’。”连及骚包‘同流合玷污’都俯仰有羞愧,好歹轻咳一声缓缓尴尬怯解释。

“...你大爷!敢是放赖讨价还价别计较:非为我帮你殷勤而为你帮我倒殷勤,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誉呢!”这会提醒活该贼道嘴角抽搐只掩饰不住的尴尬,勃然责备好不乐意说好的‘同心戮力共利益’哪去啦!

“一时之间肯定拿不出来,必须回家才能保证...平白赔了本还善罢干休当然不是滋味,修行既深明‘争为不争,不争为争’何不雅量各谦退一步。”骚包赧然一本正经窃商量的‘将军校体谅’。

贼道沉吟未及决意舍得,拉姆达这个无常千面鬼诛求却恣肆无忌惮,收回双弹瓦斯改换了一只嘟嘟利上窜乱下跳...现实早起可争先恐后又是个神特技,当于队伍单独出场时必先制一击...他妈就是加强版的‘下流作威’啊。

不料出场立足尚未稳就凄惨...突然雷轰电掣袭来三道十万伏特豪光炮,径刚捷直打得嘟嘟利‘一神出世,三龙涅盘’真个百感交纠结又悲伤又愤怒又愉快(...什么鬼SM)再难得有条不紊(...套路)。

拉姆达凛然明白情急事迫(联盟暗埋伏正是‘夜来风雨’那些人)甚不妙,现今自家同联盟一样主张‘开阔怀远’,务必款曲周照顾客人切不可有失败坏了合作,当机驾轻就熟扔了两个瓦斯弹作烟雾弹用,声色俱策厉招呼猎人先走一步,本来潜伏暗监戒备警察的火箭队员自会接援。

“功德无量,有话好说!”却不可怜贼道急促惊变故诚实战战兢兢失言行,蹊跷深惆怅为之‘捉拿归案问重罪’,究竟是痛快的招供还是痛快的不招确实愁肠结麻烦。

“...我怎么越来越感觉你才‘诡秘’像是个违条犯法的...看看服饰时尚倒是合众来的,就是言行古朴更像京都中人。”骚包见识好不刁钻竟似洞察其奸。

“只你全家便违条犯法,贫道是‘坦荡的君子,正经的好汉’,须不好为琐碎即侮蔑了清交素友!”贼道惶恐打个触突颇有杀人灭口之冲动。

“哥们当真不是桧皮镇人?”骚包惊疑兀自嫌弃不为意。

“哥们当真玩笑,我看你翻云覆雨才像桧皮镇人!”次奥...好吧,出来抖擞迟早要侧漏!这货‘索隐行怪’什么鬼跳跃...贼道郁闷果断顾左右而言其他。

“不然何能挥洒虫系自如,除此之外,放眼两都可平常都没这等厉害...哈哈!也是!那位虽有手段却是传统不及哥们破格精微!天下道理,万变不离其宗...也是!”骚包素来通达自豁然解疑释结笑爽朗。

“对对!‘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全为诸君抬爱,各成切磋之经验!”初起两代各不显(除超能)何况虫系,有名(种族)而无实(配招),大大小小都于后来方缤纷才各身显名扬,现今两都除了那位活生生的虫系精灵百科全书与勉强挂钩的父女忍者之外,其余十四家主力道馆及八大天王无一精善虫系,包括世界精善虫系的训练家都寥寥可数(合众冠军阿戴克只算半个);我怡然同样如释重负笑爽朗,郑重措着模棱两可的辞。

这俩贼货正浪荡‘投桃报李’之际,实实不止那位凄惨莫名遭牵扯(被轻率‘判了刑’),殃及中心(经常)无端(乔伊家族:...)更凄惨遭劫难,仰仗(诸君)‘喧嚣煞殷勤’自金石隙剧也败坏轰然爆炸了烈焰,所幸警报已经疏散多数生灵,只周围震骇唬得上下‘急急连滚,惶惶带爬’趁尚未全毁逃是非,奈何乔伊爱心仁术好不晓得‘时害务利’犹自依依不舍得伤痛苦撤离的精灵。

“这等杀人放火(夜)却不丧狂断残了多少雨魄云魂!”我俩彷徨面面相觑煞无奈,且贼道默契又关切光昭(及行李)何等情况(消费),只好矫情强行拉过骚包冒水火犯夷险,骚包本就惭愧当然敢不尽心竭诚。

巨翅飞鱼和飞天螳螂镇御坍塌,快泳蛙治水救火,而凯西正适宜救助为关键可瞬间移动逃是非。

“大家还好吗!”果不其然,光昭似飘风清爽似急雨润朗合战相救援,怪颚龙当先破釜沉舟连纵身撞碎了上下两层屋顶(藻井)以便巨翅飞鱼和火焰鸡、摩鲁蛾等怀抱(控制)幼小的生灵飞去(飞天螳螂:...)好歹分担凯西的‘劳苦功高’,摇篮百合则取而代之挥洒散触手...帮助飞天螳螂。

“你怎才来...勉强还得保全尸...桥豆!这摩鲁蛾又是从哪噌来的?”我‘怀冤抱屈’好不幽涩诉辛苦,愕然‘际遇惊入彀’简直云谲波诡(不已)。

“这...这个等会再说,先救济大家逃灾避难吧。”光昭赧然欲语还弄玄虚笑羞涩。

“对对...对了!大家有缘相际会各自介绍一下,我叫(诸伏)孔明,他叫(真田)光昭,你叫相马什么来着...另外杜舍人呢?”我欢欣勾搭人脉发利市鼓舞,却又愕然‘神出惊鬼没’简直泛萍浮梗。

“我那魂淡老子非叫义贤,反正我是不欢喜这个粗鄙叫法,自古贤人多流落,哪有风雪烟花好生......”骚包浪荡奋兴如悬河滔滔尽不(欠)羁(抽)损了自家亲爹。

“得得,报个名还扯了蛋!”我凌乱好生粗犷无礼恕打断。

“请多多关照!”光昭强忍笑意对义贤鞠个躬以示礼数,义贤纵然‘积了贼风,衔了道骨’却不好轻慢不威自严肃的光昭:“不敢!不敢!我们风流少年何苦这般繁缛,哥们气宇非常...是出身兵家吧?”

“诶诶~!家父年少时候确实曾于海军效过力,后来就退役回乡办实业建设了...相马...嗖噶!”光昭急促深同感这位新交(又)好生敏锐不禁惊异致惊醒推赞叹:“令尊是尼比科学博物馆当主吧,在下仰慕久欲打扰...果然名门不虚传!”

“快别提了!各种魂淡老子乱七八糟,高见不成,低见不就,老生常扯淡,无味又无趣,说起愤慨都满满是龌龊,简直不是人生父母养的...哥们恐怕要平白一趟...且顾当务之急!”义贤赫然孤心傲世真个切合‘念天地之悠悠,独欷歔而怆怆’。

义贤是尼比相马(分家)的嫡长少主,其家源远流长世为本土豪族,相马金石及尼比科学博物馆即为私产之一二(怪道未有光昭辛苦却阔绰有化石精灵,莫说家大业大只以权谋私也够得了),历任家督资望虽不及各大主流博士深重(或许当今这位就不及其子浪荡有名)却也代代高贤为考古及天文学之权威教授,彼此之间各擅胜场,但这种‘根深蒂固本土化’必然惹得各方各面(包括联盟在内)各势力满怀芥蒂,毕竟月见矿产实实丰饶过诱惑,欲求和衷共济而不得如意不免(愈加)咬牙切齿谋参与;

唯独火箭(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既敢觊觎又敢参与竟决绝为天下先,而联盟雄图一贯打着持危扶颠旗号极尽‘慰劳’之能事,夙夜梦寐简直恨不得各处都变故有如此良机可趁取,本欲投间抵隙观动静又岂会轻举妄动乱殷勤,决计对于其他无不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然京畿之内敢这等剑拔弩张早先戒备森严,是故敝帚千金云云肯定有一定依据并非空穴来风;

义贤此来华蓝依然似无动于衷,超逸离家飘散心同先前为了一场赌赛竟坚执放弃了订婚宴会那样,浑不顾两家世交关系闹得何等尴尬,独行强其道远飞合众参赛,当主气急断然绝了对不会与孽子资本,奈何孽子孤注一掷僭了越向西尔弗借贷几个亿,契约签字画抵押的却‘败坏’是当家(背后担保之人便是坂木即久有预谋),导致两都各名望哗然捕风捉影为一时新闻,(估计)老子淡漠倒是没把契约撕裂就是想把孽子撕裂,简直伤风败俗丧尽家族体统,其实仔细前艰启后难就贯彻能明白所作所为何出格,一是来寻神秘水滴,二是来求各家援手;

可一贯芥蒂尼比各家‘恃才矜贵’的华蓝各家(尼比工业远过华蓝乃垄断月见,联盟屡屡出面调停相通达(主要平分月见)亦奈何,各种乱七八糟导致本就‘高远’的尼比山区愈加稀(如)货(饥)缺(似)物(渴)(小刚:...),必须个人跋涉(当然明白要养有或雇有精灵帮助)从其他城市措置才能勉强保障,如今‘天翻地覆’不定更惶惶变本加厉是‘抢(控)掠(制)’)听闻之后竟一变常态或敬谢不敏或避世绝俗,反正无不借口推辞,也无非两个原因:第一,彼此之间积愤衔恨端的‘心知肚明’,即使功成也未必正果(总体都朝不保夕),何况宗家上通下达过分家,不曾幸灾乐祸就算厚道,第二,现今‘审时度势’关系何止一处存亡,循名责实连宗家都远避之若浼却不促狭请教分家如何浩然一气便得罪黑白两道即求益反损(以点及面,上下铨事都开始频繁变动);

义贤委曲已奔走华蓝经月余实实进退失据,迄今风起云蒸果不出消息所传闻突起发难,落了单的孽子险些孝敬躬先家族试劫数。

我等正边风驰电掣边崇论闳议,去救被诡谲误认作义贤遭绑架的杜舍。

“如今世道...西尔弗答应那等爽快,只怕‘周至’与你做了局;但看你潇洒还不曾精疲力竭,说明这局失策并不称心如意。”贼道擿奸发伏笑微妙...惊疑固沉吟这货貌似轻贱浮夸实际神气清奥无不深切要害,除了所见是非只怕还另有隐情。

“去***!老子怜香惜玉犹不及,根本没闲情别致去鸟个赌场!”义贤触景思及自己挥洒故作好色和yàn遇之女星流连自如,兴奋不禁眉飞色舞笑猖狂:“本以为(借机)买了三家牧场赚得自家租金,要本家真个旦夕无常,好歹避嫌远疑是条退路...潇洒个神牵鬼制,内奸求之不得破家博沽!”

嫡庶(枝叶)有别非深切居其中不得体会‘刻骨铭心’,嫡宗吃香喝辣合该登高望远,庶宗吃糠咽菜合该筚路蓝缕,父子兄弟常常钩心斗角猜嫌弃甚至不纲不常不节操犹如主仆抑制简直...甚至为了嫡长利益不惜将其余众子买卖(过继)出去,这等偏颇不龃龉才丧心病狂...上行下效未有三纲五常之情而执行三纲五常之事合该‘见怪不怪’吧。

孔明和光昭平静相通达朋友之间平等不论辈分说什么相坦率都没关系(好是好非),亲戚之间不平等论辈分说什么相坦率都有关系(难是难非),不过知道越少欲望越小,知道越多欲望越大(联盟虽曾从新修订法律昭彰无论是子是女在内在外都平等有权克承体统,然‘公道难断家事’又涉及‘农耕内向守旧,渔猎外向维新’岂堪信受奉行,先说男权只能克承一家而女权却能克承两家(娘家的‘私钱’不算婆家的‘公钱’)就无论穷僻还是繁荣都不可能,平常源远流长深留恋(尤其‘物老伤事,人老伤情’常怀落叶归根之念)对家道乡土非常爱重且名分明确(一是‘新中有旧’:既克承体统必修(家)仁(长)行(里)义(短)尽憔悴岂堪周全‘旧中有新’,二是‘旧中有新’:既出息必出去(妻子更‘刻骨铭心’以丈夫‘早出晚归’为崇尚...甚至因秉持公事为矜持私情,两地分居常常见不到父亲(母亲))‘各有所职,各安所业’岂堪周全‘新中有旧’),是故克己辑穆畅不会焚林涸泽将祖宗基业买卖平败坏),真穷共苦没甚好计较(想争也不能争,有的迎来没的送往量入为出对簿问不成正比),富贵显荣何苦必计较(想争也不敢争,到了一定名分那就不纯粹是私家事情而牵连是公家事情)...似相马这等(家族产业)死就死在不尴不尬要斤斤计较...既是共利益又是争利益,既是共又是推,既是祥风彩云又是风流云散,貌似有关系不如没关系,如此深固隔阂又要掩饰隔阂,一旦嫡长权威(侧漏)不足镇服其他兄弟时,当然咬牙切齿恢宣泄撕裂了颜面永不来往受肮脏,引外人或外戚为援,该分家的分家该明均的明均,推己及人相刻薄却不晦气玩耍的,于是彼此之间气急各败坏装甚孝子贤孙由冷暴变热暴...若非顾及债主招惹不起债户早破口极骂,多大仇恨真个陨雹飞霜栽荆棘,我凛然矜持好不乐意入了彀:“你意思是也想买凶杀人,不杀还囊橐羞涩不给对吧!”

一部十分平庸的二次元小说,作者(华龙金男)有文艺青年的情怀,小说也有点想模仿《道士处口袋》的感觉,但是笔力不及,把整部小说的剧情往文青方面带的无比尴尬。在感情戏方面,男主(光昭,殷勤)和几个女主的感情铺垫不足,有时候发展的会让读者感到莫名其妙。
免费章节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